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在「亞洲文化合作論壇」內地省市文化廳廳長聯席會議上致辭全文(只有中文)(附圖)
******************************

  以下為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今日(十一月八日)在「亞洲文化合作論壇2006」內地省市文化廳廳長聯席會議上的歡迎詞全文(只有中文):

各位省市的文化領導、各位廳長、局長、各位貴賓、各位朋友:

  早安!歡迎大家光臨香港,出席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民政事務局舉辦的亞洲文化合作論壇。許多朋友現在已經是第三次在這媟|面了。這一屆論壇的題目,是「亞洲文化藝術的現代性」,探索亞洲的現代化進程與亞洲現代藝術所反映的時代特色,找尋現代性的其他模式。從文化創意產業與藝術形式的行內討論,擴大到文化與哲學的討論,希望深入探討問題,有助於亞洲文化的更新,找出適當的策略,走出亞洲,走向新世紀。

  香港的創意產業,在過去處於先進的行列,這與香港的中西交流的文化背景有關,更與香港成熟的商業服務有關。創意產業要有文化人才,更需要成熟的營運,有熟悉行情又有信譽的文化中介人,如畫廊、演藝經理人等,來處理聯絡、定價、展覽、市場與公關策略的事務,做到貨暢其流,人盡其才,物盡其利,能引進來,更能走出去,讓市場有真正的選擇。有了更緊密經貿合作安排及其他的兩地交流機制之後,香港的增值活動,如形象設計、市場推廣、採購,將更能與祖國內地的文藝創意、科研與製造結合,形成貫通內外的產業價值鏈。

  這是香港新的一面,大家都耳熟能詳。我想今天跟大家講講香港的舊事物。諸位,我們身處的伯達尼堂法國修院,有一百三十年的歷史,復修之後成為香港演藝學院的影視學院校舍,這是古為今用,更是洋為中用。比起內地許多地方,香港的總體文明歷史短淺,但以現代化的歷史來說,香港的現代化歷史,比日本的明治維新還要長久。香港是中國土地內歷史最悠久的現代化城市,有超過一百五十年歷史的現代化過程,香港的回歸,對於中國建設現代化,有長久的參考與啟發作用。香港是第一個率先實現整體現代化的中國地方,香港還是最徹底現代化的地方。因為在以前,中國派學生出洋遊學,只能進入洋人社會的某個階層,學到某學科的知識;請洋人專家來華,亦只能教到一部分人。而香港就可以上至大亨、法官,下至跟班、伙計,都能夠在現代的公共秩序之下生活,完成了社會整體的現代化,這是一個文化奇蹟。正如史學家唐德剛先生所講,現代化的轉型,不能單靠一兩位思想家,「它要靠數不盡的智者和常人,乃至軍閥官僚、洋奴大班的綜合經驗、思想、試驗等過程,並配合主觀和客觀的機運,分期分段,累積而製造之。」*

  今年,我們將討論亞洲地區在現代化過程中的衝擊與得益,特別是文化藝術方面的反思,並且探討亞洲的現代性的概念,及其如何貢獻於人類的文化多元性與和平共處。

  何謂文化的現代性?十八世紀工業革命開始,亞洲各國的發展,包括文化藝術發展,相對於西方國家顯得較為落後。西方文化和觀念主宰著現代文化的發展,西方現代文化彷彿成了現代文化的代名詞。那麼,亞洲文化的現代性是否等同於西化、歐美化?「現代性」這個名詞是否學術了一點,抽象了一點;但說穿了,現代性背後的,就是現代價值觀,而現代性的爭辯,其實就是價值觀及主宰觀念的討論。

  翻看歷史,東西方文化一直存在荇t異。民族的精神生活模式,是由這個民族在各個歷史時期的實際生活方式積累而成的。每一個地域,每一個民族的文化價值觀都是極其寶貴的遺產。

  然而,隨茯鴔瑗i步和全球一體化,世界各個地域之間的距離迅速縮短,東西方文化的差異正發生深刻的變化,互相交流和同化的過程無可避免地出現。面對輸入西方文化的衝擊,東方文化如何自處?在西方價值觀的影響下,東方傳統的價值觀有否醒覺及反思?醒覺之後的反應或對策又是甚麼樣的局面?

  尊重西方現代文化的成就,沿茈L們的道路與追求繼續向前推演;或是堅持東方傳統價值觀,立足於反叛對立以作區別;又或是尋求中庸路線,形成多元互補結構,亞洲文化藝術的現代性在醒覺後或許可以得出下列可行的方案:

一、完全擁抱西方價值為現代價值,視西方現代文化價值觀如洪水大潮流;

二、更加保持距離,尋求自己獨特的東方傳統價值與位置,突顯雙方距離與分別;

三、中西合壁,東西交匯,去蕪存菁,保留各自精粹,混為一創新的現代藝術文化,既非東又非西,又東又西;以及

四、傾向民粹主義,以普世文化價值觀定位

  事實上,西方文化的現代性並不是地球上所有地域的文化走向現代的唯一道路。西方現代文化是西方社會和西方文化體系的特定產物,屬於西方精神文化的模式,東方文化不必要也不應該去重複。如何在借鑒西方,取長補短的同時,保護及弘揚本身民族的傳統文化;以及如何處理文化領域中的新與舊、本土和外來的關係,成為世界性的普遍問題。

  隨茈甈y和同化的過程,識別和確認自我民族現代價值觀極為重要。一方面是現代「地球村」大家庭的時代共性;另一方面又必須能區別於其他地域,必須具有獨特的現代性。

  隨著亞洲經濟起飛,關於亞洲文化發展模式的討論已成為新熱點,特別是在藝術領域,風格體系的獨特性本身就是價值,就是文化財富、文化資產。

  各位,在新中國成立的初期,我們不斷的為了國家主權獨立自主而奮鬥,中國老百姓過去受過很多苦難,為改革開放鋪平了道路,中國現在的國力,相對來說,已經可以確保對外的公平交往,我們要總結教訓,反省將來建設現代社會的策略與道路,而且協助亞洲各國,爭取相對安全與公平的發展環境,一起建立人類歷史上的第二次現代化,再給現代性一個機會(按:give modernity a second chance),更新亞洲文化,也更新源自西方的現代性。我叫這個做雙重的文藝復興,既復興西方價值,更復興亞洲價值。這是中國復興之後,重新履行大國責任的文化角色。有了這種大時代的文化魄力與恢宏氣度,中國的文化產業才可以走上領導世界潮流的地位,而不是成為次等的好萊塢、翻版的麥當勞。過去香港有很多文藝事業——特別是電影,在走這種雙重文化更新的道路,但香港的能量不夠,必須融合祖國大地的能量,這條路才能夠愈走愈寬。

  諸位,明年二○○七年,是香港回歸祖國的十週年,我希望明年大家再來香港參與這個會議的時候,我們可以與亞洲的思想家,探討大局面的現代文化問題,建設新的人類文化新秩序。謝謝。

(*《晚清七十年》(全五冊),台北,遠流,一九九八,第三冊,第一四六頁。)



2006年11月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0時5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