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司司長於香港工商專業聯會研討會上致辭全文(只有中文)(附圖)
******************************

  以下為財政司司長唐英年今日(九月八日)於香港工商專業聯會《「理性把脈、實質討論:香港為何要擴闊稅基」研討會》上致辭全文:

Sir David,王英偉主席、各位嘉賓、各位朋友:

  早晨!

  稅制改革的公開諮詢自七月開始以來,掀起社會上不少的回響和討論。我們看見不少公開表達立場的動作,很多有心的團體亦進行了多場公開或閉門的講解、說明和討論會。但我一直期待的珙O今天這種由社會上多個界別共同參與,讓大家理性地、實實在在地討論香港稅基問題的公開研討會。我必須在此感謝香港工商專業聯會的安排,和各媒體的積極配合。

  今天研討會的主題,開宗明義是有關擴闊稅基的討論。我準備和大家談幾個問題:
(一)我們現在的稅基是否太窄?
(二)稅基窄有甚洶ㄕn?
(三)為甚洎n在這個時候去討論擴闊稅基?

(一)目前稅基太窄嗎?

  一個地方的稅基是闊是窄可以從兩個角度去分析:一是政府收入所依賴的稅種有多少;二是納稅人數的多少。

  首先,單是利得稅和個人入息稅兩項直接稅收入,已經佔了香港稅收總額的63%。這和國際經合組織平均數(35%)相比,高了近八成。其次,香港的間接稅稅項比較少,其中又很多都和物業有關,如差餉、物業交易印花稅等。這些稅項約佔稅收總額的18%,是國際經合組織平均的三倍以上。另一方面,香港對非稅項收入如賣地、儲備投資收益的依賴程度很高,它們合共佔政府整體收入約三分之一。

  簡單來說,香港目前的稅種不多,稅收又集中在一、兩項直接稅,而其他稅項及稅項以外的收入又非常依賴土地。因此政府收入隨虒g濟周期,波動起落很大。

  剛才提到兩種主要的直接稅,即利得稅和個人入息稅,已佔香港稅收總額近三分之二。更令人憂慮的是繳納這兩稅項的納稅人數目並不多。現時全港有120萬名薪俸稅納稅人,即是大約每三個有工作收入的人士中,才有一個須繳納薪俸稅。其中,70萬納稅人合起來才負擔薪俸稅總收入的5%,其餘的人珥n負擔起95%的稅款。

  在利得稅方面,現時全港約有75萬家登記企業,但其中800家企業,珥t擔了利得稅總收入的60%。以上分析清楚顯示,香港現時的情況是「稅種有限、納稅人少」。

(二)稅基窄有甚洶ㄕn?

無法應付人口老化的挑戰

  香港的人口正急劇老化,65歲以上的人士佔人口的比例,已由10年前,每10個市民中有一個,增加至現在每8個市民中一個。到了2030年,將會在每4個市民中,就有一個長者。隨茠曭怳H數增加,社會在各種醫療和福利服務方面的開支,將會直線上升。

  現時每年使用醫院管理局服務的顧客中,長者佔總人數的四分之一,但狾總開支的45%。在社會福利方面,政府過去10年用於長者服務的經常性開支,亦大幅增加了近200%。在長者領取綜援方面,個案數目在過去10年間增加了接近一倍,而有關的開支更增長超過200%。

  人口老化的另一後果,便是工作人口的負擔將會更重。十年前,香港每名65歲或以上的長者,平均由7個工作人口負責供養。現時,每名長者亦由6個工作人口負責供養。但到了2030年,平均每2.5個工作人口便要供養一名長者。

  若果從納稅人的角度來看,今天每兩位納稅人便要供養一名長者。若這比例維持不變,到了2030年,每名納稅人便要供養1.2名長者。在預計需要支援的長者日增,但繳納薪俸稅的人數將減少時,我們必須反問自己:若我們緊守今天的稅制,不作任何改動,將來它還能應付當時的需要嗎?這個問題還未計及由於社會整體對生活質素的要求不斷提升,帶來對教育、醫療、環保等服務的進一步需求。

無法回應全球經濟一體化帶來的挑戰

  全球化令資金和專業人才更容易跨國流動,加劇了不同經濟體系間在吸引資金和人才方面的競爭。近年,國際上較進取的經濟體系如歐盟、新加坡、愛爾蘭等紛紛調低稅率,以吸引投資和高技術及專業人才。

  我們正面對一個明顯的國際趨勢,就是利用迅速增長的消費稅,逐步調低利得稅和個人入息稅等直接稅率,以吸引投資和人才。因此,我們不能故步自封,反而應該積極考慮開拓具有廣闊稅基的新收入來源,為調低利得稅、薪俸稅等直接稅稅率創造條件,保持香港競爭力。

  內地改革開放,經濟與香港進一步融合,除了為香港企業和專業人士帶來很多機遇外,亦為香港的勞動人口帶來不少挑戰。現時香港18%的適齡青年有機會修讀學士學位課程,這方面的開支是每年83億元。在香港向知識型經濟轉型的過程中,我們是否認為現時這個比例已經足夠?另外,現時香港勞動人口中,65%只有中五或以下的教育程度,30%更只有中三或以下程度。為了確保香港勞動人口能配合經濟轉型需要,我們必須在基本教育、職業培訓和再培訓方面大力投資,提高他們的競爭力。教育及培訓是長期的投資,必需較穩定的政府收入來源配合。因此一個廣闊的稅基,更是不可或缺。

  香港一直奉行簡單低稅制,主要徵稅的基礎是收入;我們並沒有資產增值稅,股息稅、利息稅等稅種。以往這主要向收入徵稅的制度行之有效,為香港今天的經濟成就作出了一定的貢獻。但世界一直在變化,全球經濟一體化更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衝擊,因此我們亦不能緊抱老皇曆不放。其他地方的經驗顯示,由於國際資本、專業人才的流動性大增,一些傳統的直接稅如利得稅、薪俸稅等的徵稅效率,未必能追上新形勢。香港因為採用「地域來源徵稅原則」,所以制肘更大,亦更有必要認真參考世界上大多數先進經濟體系的做法:即除以收入外,亦以消費為徵稅基礎。這個做法可以為政府提供一個廣泛而穩定的稅務基礎,避免政府收入太受經濟周期影響,或過分依賴和土地有關的收入。

收入不穩定,難作長期規劃

  香港稅基窄,其中一個直接的影響,就是政府收入往往會跟隨一些我們無法預計和控制的經濟轉變大幅波動。

  以最近八年的政府收入為例,薪俸稅收入的波幅為50%;利得稅收的波幅為85%;印花稅收的波幅為140%;而賣地收入的波幅更達到540%。在這種情形下,政府即使在制訂各項長遠政策和投資發展計劃時,亦往往較難作出長遠的承擔。

(三)現在是適當時候討論擴闊稅基嗎?

  在個多月來,我常常聽到一個反對改革稅制的論點,就是特區的財政已轉虧為盈,加上我們有大量財政盈餘可以支持未來的經濟逆境,所以根本無須改動現有稅制。

  這種說法似是而非。當然,我並不是說剛才提及的種種人口老化,國際競爭力的問題,在明天,或明年,便會大幅侵蝕我們的競爭力,使到香港的公共財政出現重大危機。但是,我相信在座很多人都會同意,這些都是我們必須直接面對的長遠問題,不能逃避。

  這三年來經濟穩步復蘇,加上我們豐厚的財政儲備,的確減輕了我們當前的財政壓力。但是,我們絕對不應沾沾自喜,反而應該利用這個喘息的機會,好好為香港的未來繁榮,作好長遠打算。

  數年前金融風暴及其後數年的經濟低迷,失業率急升及巨額財政赤字,我們仍然歷歷在目。我們無法預計下次經濟下滑會在甚洫伬唻鴩荂A我們只知道經濟發展有其一定規律。繁榮過後,經濟寒冬隨時會重臨。若果我們不像伊索寓言堶悸瑪藏ぁ憤B綢繆,在夏天為冬天做好準備,便難以逃避寓言媮聒洩漱U場。

  在過去數年,在全體市民努力和公務員的積極配合下,我們處理了一些存在已久的結構問題,為今天的經濟全面復蘇打下了基礎。政府嚴格控制開支,把公務員薪酬下調至九七年水平、公務員人數亦按計劃減至接近160 000,令政府的經營開支連續兩年下降。這些都顯示了政府控制公營部門體積的決心和能力,亦加快了經濟復蘇和公共財政回復收支平衡。

  展望未來,政府進一步大幅削減開支的空間非常有限,而且市民亦未必希望政府降低各種公共服務(包括教育、醫療、社福)的水平。因此,當經濟再次逆轉時,公共財政收支失衡的情況將會更為嚴重。我們必須把握現時的機會,詳細討論香港未來的公共財政安排,就改革稅制,擴闊稅基找到共識。因為這些討論內容複雜,牽涉層面廣闊,確實需要充分時間,讓大家討論、辯証。這也是為甚洹畯抳{為九個月諮詢期確屬必要。

結語

  這次公開諮詢的重點,可以歸納為三條向市民提出,讓他們思考的問題。這三條問題是每位市民都要面對和回答的:

(一)現今的稅基是否出現了問題,稅基是否太窄,能否應付未來需要﹖

(二)商品及服務稅是否最好的解決辦法?若否,還有甚洧銗L更好,更可行及大家接受的辦法?

(三)如果大家同意進一步考慮商品及服務稅,怎樣的具體細節安排才能令社會接受?例如怎樣確保低收入階層的生活水平不受影響。

  這三條問題每一條都是大家耳熟能詳,但問題癥結在於這三條問題是「一環扣一環」,不能抽空只看一條,否則結論便不全面,社會仍然不能找到共識。而今天研究會討論的稅基問題,正是這三條問題中的基本。

  這幾天清晨已開始有點秋意。事實上,若果今年不是閏七月,昨天已是中秋節。暑往寒來,冬天又快到了。在伊索寓言中,螞蟻的生活自然比不上蟋蟀的休悠寫意;但是,若果明知冬天將至,而夏天的辛勞可以換來寒冬中安穩溫暖的生活,我相信務實的香港人都會作出適當的選擇。

  多謝各位。



2006年9月8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3時16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