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及科技局局長外國記者會午餐會致辭全文(附圖)
************************

  以下為工商及科技局局長曾俊華今日(十一月十一日)在外國記者會午餐會致辭全文(譯本):

Ilaria、各位理事、各位先生、女士:


  午安!首先感謝Ilaria的介紹。很高興有機會再次來到外國記者會,與各位暢聚。大家也許還記得,今年四月,我曾在這婼芺蛂u打擊濫發訊息」的問題,這回的題目又是另一種滋味。

  今天,我要講的是十二月十三日至十八日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的世界貿易組織第六次部長級會議。我會代表香港主持這個會議;世貿148個經濟體系成員,會派遣代表出席。不過,這些代表目前正雲集日內瓦,在「最後一擊酒吧」喝蚗\前酒。請勿介意,我還要借佳餚美酒為今天的話題加添滋味。事實上,成員如確實希望能商定開放農業、工業製品和服務業市場的實質建議,以便在香港部長級會議進行討論,就要好好地把握這個最後一擊的機會。箇中原因,容後再談。

  不過,我先要強調,香港部長級會議不僅關係到世界貿易的未來,也關係到全球數以千萬計的貧困人口,更關係到香港。這次會議對香港至為重要,不單是因為某些談判項目與香港的切身利益攸關,還因為從宏觀上來說,主辦這次會議能進一步彰顯香港奉行自由貿易的形象,同時可以向世界證明,香港有能力主辦和管理這類大型、複雜、關係全球經濟的國際會議。

  讓我簡單介紹一下背景。世貿上一次部長級會議於二零零三年九月在墨西哥坎昆舉行。當時,香港申請主辦第六次部長級會議。當時有意主辦二零零五年部長級會議的,不單只香港,但按照世貿一貫的議決模式,去年在共識下選出了香港。

  坎昆會議未有取得談判成果,而在風景如畫的墨西哥城卻出現頗有規模的暴力示威遊行。許多人認為香港願意承辦第六次部長級會議,委實勇氣可嘉。

  我們可不這樣想。首先,我們深信香港的能力,處理香港會議展覽中心會場內外的事情,應該綽有餘裕。其次,世貿委託我們舉辦這次會議,就是肯定我們的國際都會地位。成員顯然都相信我們有能力應付任何難題。

  其三,我們樂意承擔作為世界公民的責任,而且作為國際多邊貿易制度的支持者,我們也希望竭盡所能,協助這制度穩健發展。

  其四,容許我套用美國前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的說話:全球互補互惠,益處無窮,香港繁榮興旺,正是明證之一。我們希望向世界各國展示這些好處。這回合的談判是一個好機會,我們可以協助其他地區,在經濟發展的階梯上,像我們一樣,拾級而上。

  話雖如此,我們從來沒有低估當前的重任。因此,一年前我們已在政府內成立一支專責隊伍,為這次會議進行籌劃,大小事務,由安排、保安,以至與世貿日內瓦秘書處及其他成員保持緊密聯繫,無不仔細安排。其中一項重要的工作,是汲取近年這類大型國際盛事的籌辦經驗,研究得失,並把這些寶貴經驗應用於香港。

  現在得返回「最後一擊酒吧」。在外國記者會,這個神話中的「劉伶禁地」,我不知道是否適宜提到酒吧……十二月十三日,我會宣布香港部長級會議正式開幕。現在只剩下三十一天。坦白說,我們很難預料會議的結果。在目前一眾說及要降低香港部長級會議的目標,但多哈回合貿易談判不變的氣氛下,談判的前景並不明朗,現階段很難說瓶埵釵h少酒,半瓶滿抑或是半瓶空。我生性樂觀,相信是載滿半瓶。國際商貿談判往往在最後關頭還有微妙變化。

  回顧在坎昆舉行的會議,大家想必記起當日徹底失敗的光景。事後看來,坎昆會議是個分水嶺。發展中國家告訴我們,世貿兩位巨頭,美國和歐盟,不能再主宰談判了。巴西、中國、印度這些較大的發展中經濟體系,早在十年前已大步走向市場主導的發展。坎昆會議以後,他們成立G-20集團,走中間路線,舉足輕重。

  由於事情有這樣的發展,所以數星期前當美國於蘇黎世非正式部長會議提出削減農業補貼的可觀建議時,我們都認為有了前進的動力。當時,我也在會上,可以告訴大家,與會者都相當興奮莫名。我們的感受,就如期待已久的球賽終於開始,而且是趕及開始。

  美國實實在在地傳了一球,要看歐盟怎樣回應。歐盟能否提出相若的建議,削減扭曲貿易的農業補貼和關稅,特別是為發展中國家的農產品提供市場准入安排,會是他們一大挑戰。

  歐盟在兩星期前作出回應,美國、澳洲、巴西等主要成員,對歐盟的回應齊聲慨嘆失望。但瑞士和日本卻批評建議過份進取;法國更揚言會否決有關建議,因為他們認為歐盟貿易委員曼德爾森(Peter Mandelson)超越了他的談判權限。

  不過,依我看來,大家仍在努力傳球。這是好消息,曼德爾森的運作空間有限,他的建議一定無法做到皆大歡喜,但多哈回合關係重大,我作為今年十二月香港部長級會議的主席,只有一直呼籲各成員,促請他們要有政治決心,靈活通融,確保談判繼續進行。這不是表現政治手腕的時候,我們要的是政治智慧、政治風度。

  說到底,世貿以談判為事。談判正是我們的工作。要商定一套建議,促成這回合最後階段的談判,我們還有很多很多工作要做。

  經過一星期充實的世貿之旅,昨天我剛從日內瓦返港。星期一,美國、歐盟、巴西、印度和日本的部長於倫敦會晤。星期二和星期三,他們到日內瓦與其他二十多個國家的部長,出席由拉米(Pascal Lamy)主持的非正式會議。

  會後,有些部長發表了一些講話,令我的「最後一擊酒吧」看來有點不穩。不過,大家必須明白,貿易談判員往往傾向於把問題誇大。經驗告訴我,愈臨近正式的談判,談判廳內外便會有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主要成員國會利用每一個傳媒訪問機會去重申他們的建議是如何優勝,對其他成員國的建議則表示失望,認為未符理想,甚或說談判會破裂。這種手法無疑在談判時限接近尾聲時會變本加厲。

  儘管這些雜音會令人覺得混淆,但我認為在日內瓦舉行這一連串會議十分有用,特別是各位部長首次綜合整項談判的議題交換意見,並非專注於個別環節,而是通盤考慮,權衡得失。這是談判絕對必要的工作,而在擬就一個可行的建議亦漸見端倪;雖然過程有時非常棘手。

  各方正在摩拳擦掌。真正的談判已經開始,大家拭目以待。

  到目前為止,大家一直環繞農業問題談判。多哈回合特別重視農業問題,因為這回合以撤除農業方面的保護壁壘和巨額補貼為目的,情況就如過去數十年拆除工業方面的屏障一樣。為什麼呢?因為在美國發生「911」事件後,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在多哈舉行的世貿部長級會議便訂定宏圖,即多哈發展議程,只針對一個目的,就是讓貧困國家可以在較公平的環境,爭取把農作物輸往美國、歐盟、日本等已發展經濟體系的受保護龐大市場,與當地的農產品競爭。很多發展中國家幾乎全賴農業為生,有些甚至只得一種農產品出口。

  上述龐大市場門禁森嚴,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美國的貿易扭曲補貼開支,每年大約為200億美元。歐盟在這方面的花費約為700億歐羅,換言之,歐盟有四成的預算會用於僅佔百分之四的勞動人口。

  澳洲的副首相及貿易部長馬克.威爾(Mark Vaile),有蚇D洲人的獨到眼光,他最近留意到一個離奇的數字︰在歐盟,一頭普通的牛每天會獲得2.20美元補貼。這實在是超乎想象!全球超過12億貧困人口每天的生活用度,猶未達到這個水平。

  因此,正如我所說,這次會議關係重大。世界銀行估計,如多哈回合取得成果,可為全球經濟帶來超過6,300億美元的收益。世銀進一步估計,到二零一五年,這成果可協助全球約1.4億貧困人口脫貧。

  事實並不複雜,但卻令人傷感,甚至震驚︰我們生活富足,但同一天空下,卻有半數人每天以少於2美元過活,更有超過10億人以少於這數額的一半維生,或者是掙扎求存。另外,估計有1億1千五百萬兒童失學,還有4千萬愛滋病人飽受折磨。

  世界貿易並非什麼靈丹妙藥,不可能在一夜之間重整乾坤,但沒有世界貿易,他們的悲慘景況肯定不會有所改善。

  拉米希望能有三分之二的項目可以商定方案。假使下月不能定出切實可行的建議,甚至沒有拉米所期望的成績,我們會錯失千載難逢的機會,無法在歷史留下光輝的一頁。多哈回合的政治環境和實際情況如下:

* 只要回顧坎昆會議,我們使知道已經一再誤期。

* 我們必須在年底之前達成有意義的方案,理由很簡單,美國國會授予布殊總統的快速審批權,將於二零零七年年初期滿無效。我們需要明年一整年的時間,根據在香港商定的方案,把成果納入適當的法律框架,讓成員提交他們的政府核准。

* 美國國會的觀點是,如多哈回合以失敗告終,國會不會再授予總統任何快速審批權。而沒有任何成員國會願意讓美國國會左右經多年談判才得來不易的一個可平衡各方的方案。

 以上種種說明了什麼?最重要的是,不能重蹈坎昆的覆轍。借用王爾德(Oscar Wilde)的說法︰一次部長級會議有失,是運氣不好,但兩次有失,就未免太粗心大意了。不過,在這一次,應該是後果不堪設想。

  世貿的公信力會蕩然無存。成員會懷疑這個組織是否有能力達致成果,而我們所熟悉的多邊貿易制度,也會受到嚴重的損害。

  各國會紛紛訂立雙邊協議。大約一星期前,馬丁.澳爾夫(Martin Wolf)在《金融時報》侃侃而談:「由於這些協議幾乎完全不受規管,弱者會遭強者魚肉,強者則肯定會設法建立本身的商業勢力範圍。全球關係勢必日趨緊張。」

  事關重大,不能掉以輕心。

  主席女士,想你也留意到,我還沒有提及香港部長級會議另一些深受市民和新聞界關注的事項,例如可能出現交通大擠塞、商業活動停頓、停課、暴力示威等等。這些都是我們極為關注的問題。我們負責籌備今次會議的人員,過去一年均日以繼夜地工作,為要部署妥當,應付各種可能出現的事故。我們一方面為最壞的情況做好準備,另一方面卻保持樂觀,期望從坎昆和格倫伊格爾斯的會議,以及其他大型活動,汲取教訓,幫助我們處理突發問題。

  不過,我要強調,作為一個自由、開放、包容的社會,對於絕大部分想表達意見的示威者,香港抱持歡迎的態度。這是香港的傳統,而這個傳統會繼續保持。約有2,000名已經確認身分的非政府組織代表會出席香港部長級會議,與已經確認身分的6,000名代表團成員和3,000名新聞工作者,在同一場地設立工作間。這是史無前例的安排。世貿的廣廈,確實接引萬千。

  對於希望在場外表達反對意見的示威者,我們已劃出灣仔公眾貨物裝卸區和灣仔運動場作為示威區。

  相信會有一小撮人存心搗亂,甚至訴諸暴力。我們不會忽略這現實。這些人已表明目的,想騷擾或破壞香港部長級會議的進行。

  我們的主要工作之一,是保障代表團成員、非政府組織代表、新聞工作者、和平示威者在香港的安全,並讓本港市民如常地生活。我們的警隊配備精良,訓練有素,懂得怎樣應付滋事分子。

  總結一句:身為這個重要會議的東道主,我希望會場外的事故不會影響會場內的成果。街上即使發生什麼事情,但願只足以作為歷史的註腳。我熱切希望,在香港部長級會議舉行後的十二個月內,世貿148個成員能商定一套貿易自由化改革方案,讓後世鄭重地用上整整一章的篇幅,記下這輝煌片段。要達到這個目的,我們仍須加倍努力。

  個人來說,我定當竭盡所能,確保香港部長級會議能推動多哈發展議程,讓談判在明年年底前順利完成,不負眾望。

  謝謝。





2005年11月11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5時4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