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制事務局局長在港大法律系政制發展論壇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是政制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今日(十一月五日)出席香港大學法律系政制發展論壇的發言全文:

  大家早晨,多謝Benny及Johannes你們安排今早的聚會,讓我們在港大法律學院召集底下,討論一下我們非常關心的議題。開始談這個議題前,我想與大家分享四個信息:

第一,第五號報告已經貫入了實質的民主進程。

第二,第五號報告所提出的○七/○八方案標誌茪筍嵽萿k會發展一個非常重要的轉捩點。

第三,特區政府很希望與不同的界別一同拼出普選的路線圖。

第四,我們已經準備好全方位推動香港的政制發展。

方案具有實質民主成分
----------

  首先是第一個信息,為甚麼我們一直強調,今次我們○七/○八的方案在第五報報告內貫入了實質民主的進程。現在選舉委員會是由八百人組成,今後到二○○七年是由一千六百人組成。目前只有三十位直選的立法會議員在這八百人的選舉委員會內,今後會有超過四百位民選的區議員或立法會議員在這個一千六百人的選舉委員會參與行政長官的選舉。

  至於立法會的組成方面,我們建議由六十席增加到七十席。雖然人大常委會的決定要求我們如果增加這些議席,直選和功能組別的議席要維持平衡,即百分之五十對百分之五十。但是今次我們新增的十個議席,其實是完全由地區的直選或間選產生,五個是一如現在,三十位立法會議員由地區直選產生,增加到三十五位;而新增的五個功能組別議席,即由區議會議員互選產生,使今後有六個由區議員互選產生的議席。

○七/○八是重要的轉捩點
------------  

  關於第二部分,為甚麼我說這個方案是標誌茩輕銗萿k議會一個重要的發展的轉捩點呢?我們經過很長時間的討論,在過去一年半接收了很多意見,有很多團體和界別都與我們提出,可否在○八年第四界立法會的組成加入新的功能組別議席。例如牙醫與我說過,可否與西醫分開;中醫也與我們說過。中小企的團體、婦女界團體,也有同樣的要求和申訴。

  但是,我們做了一個很重要的決定,我們畫了一條很重要的線,就是從今以後,不再增加傳統的功能議席。傳統的功能議席即是代表商會、工會、專業團體等的議席。其實現在已經有二十九個議席是代表這些界別,我們認為基本上已經足夠。今次再往前走,便應該發揮地區的政治,所以把新增的功能議席全交予區議員互選產生。

  另外一個很重要的信息,就是希望向香港社會清楚表明,今後不論是商界、專業界或其他界別,要更長遠和更廣泛地參與香港的政治,必須考慮從地區開始紮根。這對香港兩層議會的發展都是重要的。

共同拼出路線圖
-------

  第三個信息再強調一下,我們近日經常提的是,政府希望在十一月內正式成立策略發展委員會,轄下將成立一個政制小組,合共拼出路線圖。有關普選時間表的問題,我們也收到很多意見,我們很清楚看到,香港社會、香港市民希望盡早可以定出一個普選時間表。但是,目前情況是,社會上依然有好幾類的意見,有人依然堅持○七/○八雙普選;有人提議二○一二年;有人提議二○一七年或以後的日子,因此短時間內難以在立法會內外即時定下時間表。但是政府不會停於此,我們是經過很長時間的考慮,認為如果大家不同界別的可以坐在一起,在策略發展委員會內共襄港事,可以為這個重要的議題定出一個普選的路線圖,這對香港今後的政制發展有益及有幫助。我們正邀請的人士包括有政黨背景的代表、商界、工會、學者,今次其實是第一次邀請這幾類人士一同為香港長遠政制的發展,怎樣可以達致普選這個目標,坐下來商量這件事。

  在符合《基本法》的原則和框架底下,我們有很多議題是需要在策略發展委員會討論的。例如,第一在達致普選這個最終目標時,我們如何繼續維持「均衡參與」的原則呢?現在有好幾十個功能組別的議席,代表不同業界的聲音和影響力,如果我們要求有一天,把現在這功能組別的議席廢除,取而代之是某一個模式的普選,在這些業界之內和立法會內這些業界的代表,必然會有他們一套的想法,所以我們需要做前期工作,須在策略發展委員會內,大家把這些問題完全講通。

  第二個議題是在發展的過程中,功能組別的議席可以如何演變呢?

  第三,當我們達致普選目標時,立法會應該用甚麼模式和如何運作呢?

  昨晚我閱讀今天研討會的材料時,看到成名博士做了很多研究,為兩院制提出了很多論點,我覺得今後在我們討論這個議題時,是有參考價值的。我十分多謝你的心思。

  畢竟任何一個政治制度的發展和議會的進程,都要基於歷史、但也要有前瞻性。所以在策略發展委員會,今次是很希望大家合共拼出路線圖,將這些根本的考慮和議題,大家「打通經脈」後,普選便應該可以水到渠成。

全方位發展民主政制
---------

  第四方面,我簡單講一講,為甚麼我們說準備全方位發展民主政制。回歸後,我們已經總結了八年的管治經驗,我們認為現在已經到了一個階段,可以在四方面努力做工夫。

  第一,我剛才已經說過,我們在策略發展委員會,希望可以合共拼出香港普選的路線圖。

  第二,就○七/○八的選舉方案,雖然是未達致最終普選的目標,我們是注入了實質的民主進程,也都透過這個方案,希望有更多議席,容許更多人士、有志投身政界的,可以參選、參政,這對香港的政黨和政治發展有幫助。

  第三,我們會考慮把政治委任制度加深和擴闊。我們現時有十四位司長、局長,主要官員的同事是五年一任的政治委任,我們要考慮今後是否再擴闊些、加深些。行政長官在他參選時講過,是否要委任一些局長的助理。政治的聯繫工作有很多,任何一個地方都不可以單憑十多個人去代表一個政府,完成所有的政治聯繫和在社會上爭取支持的工作,在世界各地也不會這樣簡單地做。我們知道這個議題是敏感的,有朋友會有疑慮的。我們也要保持香港公務員、文官的制度,常任、專業和非政治化的模式、制度,所以任何這些職位要開設,會是少量的職位,也是新的職位,不影響政府公務員體制的運作。但我希望透過這個新的制度,任何有志參選、參政的人可以有幾個階層、幾步去走,可以先進入政府做中層的職位,積累了一些行政的經驗,可以去譬如是參與立法會選舉,做了一、兩屆後,可以回到政府再做局長和其他主要官員的職位。使任何有志服務香港社會、參政的人士看到路是怎樣走。

  第四,我們希望在區的層面,賦予區議會更多權與責。行政長官在十月的施政報告內說過,明年第一季我們會發出諮詢文件,希望可以將區內某些設施,例如游泳池、社區會堂、圖書館等社區設施,交予區議會管理,由我們行政部門支援。

  在這幾個範疇,我特別與大家作出簡單的介紹,是希望大家看到我們在政府、立法會、區議會的層面,整體如何發展香港普選這個模式,我們是準備積極處理及推動的。

總結
--

  總結時,我想跟大家說兩個重點。很多時候,我們討論香港的政制發展,有政黨背景的朋友,或立法會的議員提醒政府的同事,為甚麼爭取二十年依然未達致普選的目標。甚至有人提在八十年代,開始講聯合聲明和《基本法》時,已經爭取香港要有普選;也有人說在八十年代,當年行政立法兩局的共識,建議是在二○○三年已應該全面普選立法會。

  我覺得回望和前瞻都是重要的。第一方面我們要肯定的是在八十、九十年代初,我們共同努力才有今天的進度和成果,這對香港的民主發展有其重要性。八十、九十年代初爭取的,今日這個歷程已經差不多走完,所以我們在下一個階段,也要共同爭取香港的民主進程可以繼續往前邁進。而新一輪的爭取,我很希望大家不分你我,共同為香港的政治、政制發展努力,共同爭取○七/○八方案可以有進度、為香港拼出普選的路線圖、在香港社會內部有共識,也與北京達致共識,這是必要和務實的做法。

  我很高興今日有機會與大家分享一下,我們在處理這個階段、第五號報告的工作一些重要的考慮和思維,也可以與大家超越第五號報告,單講選舉制度和其他方面的工作。多謝大家。



2005年11月5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4時0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