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及科技局局長非政府組織圓桌論壇致辭全文(譯本)(附圖)
*****************************

  以下為工商及科技局局長曾俊華今日(十月十六日)下午出席非政府組織圓桌論壇的致辭全文:(譯本)

拉米總幹事、各位嘉賓︰

  午安。首先歡迎各位出席非政府組織圓桌論壇,好趁這個機會交流意見。今天的議題十分重要,對全球的經濟發展,特別是對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會有莫大的影響。在座有多個民間團體的代表,可謂濟濟一堂。期望在稍後的討論環節,大家暢所欲言,坦誠交換意見。

  在世界貿易組織的體系堙A民間團體已經是一個不可或缺的構成部分。我們希望與民間團體進行有建設意義的對話,所以舉行今天的圓桌論壇。這也反映了香港的生活方式。在香港,有各類的民間團體,例如宗教團體、勞工組織、慈善機構、專業協會、社區團體和其他非政府組織,都是構成這個自由和開放社會的重要部分。

  過去十年,世貿成員日益明白到非政府組織所擔當的角色︰提高公眾對世貿議題的認識,以及提高世貿的透明度和加強世貿與民間的溝通。今次有超過1 000個非政府組織已登記確認身分,會出席香港部長級會議,數目為歷屆之冠,與一九九六年在新加坡舉行第一次部長級會議比較,是當時十倍以上。

  香港部長級會議還會在另一方面開創記錄︰已經確認身分的非政府組織代表與世貿成員代表團,會首次被安排在同一場地設立工作間。場地的面積確實很大。

  不過,只計及數目和場地並不足夠,不能代表有建設意義的參與。作為東道主,我們致力作出各項安排,務求讓參與的各方有機會表達意見,包括反對意見。不久之前,我們與民間監察世貿聯盟達成協議,安排把一個更接近會議場地的地方劃作指定示威區。相信這足以顯示我們誠意推動有建設意義的參與。對話不會中斷,正如剛才所說,今天的圓桌論壇又提供了一個好機會,讓大家就多個議題交換意見,藉此推動多哈發展議程的進展。這方面,我留待今天的特別嘉賓跟大家詳談。

多哈發展議程

  今天的特別嘉賓是拉米總幹事,他作為世界貿易組織總幹事,在今年十二月香港部長級會議舉行前所擔當的重要角色,我得借用一個比喻稍為介紹一下。拉米總幹事好比一位飛機師,他駕駛的飛機在多哈發展議程的航線上。香港已表示可以提供茬隻a點,讓航機中途補給後再前往最終目的地去。現時,跑道已經準備就緒,降落燈亮起,雷達系統不停偵測,控制人員靜候執勤。飛機師需要把航機飛入機場範圍降落。與此同時,機上148個家庭繼續商議他們的香港之行,還有這個漫長旅程最後一段的活動計劃。

歷史的回顧

  自從《關稅及貿易總協定》於一九四八年簽訂以來,多邊貿易談判到了多哈回合,已經是第九回合的談判。眾所周知,這回合的議程,即多哈發展議程,內容非常進取,也明顯地為有關各方帶來了不少挑戰。不過,有一點大家可能沒有注意到,而我必須說出來,就是第九回合註定是一個艱巨的回合,因為這回合必須處理以前八個回合留下來未能解決的全部難題,特別是農業問題,難度可想而見。

  早期的談判,例如狄龍回合、甘迺迪回合及東京回合,均致力拆除工業貨品的關稅壁壘。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多個經濟體系特意修築壁壘,為要“保護”貿易,但結果卻完全窒礙了國際貿易的發展。香港奉行自由貿易,正正為此受益,我們全力支持多邊貿易體制,原因之一就在這點。可惜,工業貨品的關稅壁壘開始倒下來的時候,世界各地卻興起支持、補貼和保護農產品貿易的種種新措施。

  當年有很多研究,特別是八十年代初期哈佛商學院的提梅爾(Peter Timmer)的研究,已痛陳這些保護措施的禍害,並提出實徵證據,說明會嚴重打擊發展中國家的市場。雖然論證十分有力,但各國政府卻要多年後才能達成共識,相信那套適用於工業貨品的理論,也同樣適用於農產品。這實在令人難以置信。不過,環繞農產品的壁壘一定要同樣夷平。

  其間,各方面越加堅持本身的利益,而問題也變得更為複雜。試作一個簡單的說明。由於一些國家提供形形色色的優惠計劃,因此即使所有國家都一同減低關稅,反而會令原先受惠於優先計劃的國家的利益受損,削弱部分發展中生產國的競爭力。若這些發展中國家的出口貨品種類很少,他們會面對莫大的困難。在另一個極端,一些已發展的大國已同意不能長此為國內農民提供支持,但卻不願意過急開放市場,因為他們擔心可能會造成政治衝擊。兩難之處仍然沒有改變。

癥結所在︰農業問題

  讓各位感受一下問題的規模。美國的貿易扭曲補貼開支,大約為每年200億美元,歐盟則大約為每年700億歐羅。很明顯,對發展中世界來說,只要能夠緩和這個不平衡現象,便已經是了不起的成績。不過,單是要這兩個主要經濟體系之間進行公平競爭,不一定就可以惠及全球。對其他主要農業生產國來說,美國和歐盟取消補貼,是解決國際市場扭曲必須踏出的第一步。不過,單憑這一步又不足以開創貿易。要開創貿易就必須真正開放新市場。

  同樣,已發展國家的補貼、壁壘和剩餘傾銷,甚至一些巧立名目的「糧食援助」,不單扭曲了國際市場,也摧毀了一些發展中國家和最不發達國家的國內市場。對這些國家來說,開放農產品貿易可帶來的利益,幾乎比議程上任何項目來得重要。不過,要說服這些國家,他們需要看到各方協定取消出口補貼的切實期限,看到大幅削減國內支持的承諾,並看到誠意開放市場給他們生產的農作物。最後一項對他們本身的發展特別重要。其他發展中的經濟體系既可以也應該為他們開放市場,尤其是正成功步向工業化的經濟體系。不過,要他們相信出口大國誠意推行貿易自由化政策,關鍵還在於已發展世界能否大大開放新市場。

  農產品貿易只佔全球貿易的8%左右,相對比例很小。不過,事實並非這樣簡單。對一些較細小的經濟體系來說,他們的有限出口,已經是舉國所有。有些經濟體系甚至只有一種產品,除了他們生產的那一種農產品以外,他們別無其他收入來源。我們有需要保障這些弱小經濟體系的利益。

  不過,由於國際市場嚴重扭曲,加上農產品貿易對已發展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同樣重要,因此,農業問題影響到世界貿易組織各個固有的陣營。結果,儘管多哈發展議程是歷來範圍最寬廣的多邊貿易談判議程,但各個範疇都有待這一個範疇先取得進展才能向前邁進,情況前所未見;此外,最重要的是,有待美國和歐盟這兩個主要成員的表現。因此,過去一年的大部分時間,大家都在觀望美國和歐盟,等待他們達成共識,確定須採取的行動。在他們勇敢地踏出極度艱難的第一步前,其他成員都不會有任何動向。

  上星期一,我在蘇黎世出席世貿的非正式部長會議。席上,美國終於踏出這一步。美國的舉措帶來積極的影響。讓我再次打個比喻,美國這一步,就如為一列速度非常緩慢的火車調正軌道。不過,火車能否真正加速前進,會取決於各方面如何配合。在蘇黎世會議之前,農業談判的三大問題當中,只有出口補貼一項有較明確的路向。今次美國就第二項問題,即國內支持,提供了遠較從前清晰的景觀。期望歐盟會作出回應,讓我們可以看到第三項問題,即市場准入,也有同樣的進展。

  美國和歐盟確定這三大問題的方向後,其他成員也要研究本身可作的貢獻,並要與各個陣營關注農業問題的成員積極磋商,尋求推廣共識,直至提出的建議獲大部分成員接受為止。其他每一項關於市場准入的談判,例如非農產品和服務業,當然還有各項規例及與發展相關的議題,也必須這樣做。假如看到這些範疇的談判正為農業問題而佇足觀望,便假設農業問題一旦得到解決,這些範疇的談判也會水到渠成,那就未免過於天真了。要知道這些範疇同樣有不少難題等待我們解決。

  當然,我簡化了整個過程。不過,至今尚無長足進展,及其他主要範疇未能達成協議,正反映了農業問題一直僵持不下。過去,美國和歐盟只要彼此達成協議,便可以把協議引入其他國家推行。時移勢易,這模式不再通行。這兩個主要成員必須非常清楚這一點︰時間已經無多。事實歸事實,世界其他國家和議程其他項目正陷於僵局,等待兩個主要成員解決雙方在農業問題上的分歧。假如他們無法取得突破,這不單是否香港部長級會議推展談判不力的問題,而是要全球共嘗挫敗的問題。假如我們無法在這個回合協力解決農業問題,便會錯失一個千載難逢的機遇,未能為發展中世界帶來真正的裨益。

結語

  多哈發展議程的「發展事宜」,內容不只限於農業。我只集中談了農業,原因有二︰首先,農業對紓減全球大部分發展中成員的貧窮問題和推動他們的經濟發展極其重要。其次,這項目已成為談判的主要障礙。

  這又說明了為何香港部長級會議集挑戰與機遇於一身。還有兩個月,世貿成員便要根據二零零四年七月的協定,為農產品及非農產品市場准入架構訂定具體的內容;就服務業定出談判的期望;並就規例的談判商定隨後的具體步驟。他們要適當地從發展的角度締結各項談判。這項工作殊不容易,但世貿全體成員均須確保工作能夠完成。事關重大,任何成員都無法承擔失敗的代價。

  以上是我對當前問題的一些看法。現在,我把時間交給來自日內瓦的特別嘉賓,拉米總幹事。多謝各位。



2005年10月16日(星期日)
香港時間16時01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