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就青年領袖發展計劃致辭(只有中文)
***************************

  以下是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博士今日(十月十五日)出席香港基督教青年會二零零五年青年領袖發展計劃的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楊會長、各位嘉賓、老師、各位同學:

  今天我很高興能出席這個畢業典禮,見證一藻~青人,利用課餘時間關心世界和積極參與社會時事,藉以訓練和培養領袖才能;對你們的未來,我充滿希望。我注意到接下來,會有一個論壇,題目是「締造可持續發展 青年人所肩負的角色」,我就借今天這個日子,講述一下在可持續發展的廢物處理方面,各位可擔當的角色。

  我們經常提及香港的廢物問題嚴重,你們又是否知道這問題的嚴重程度呢?據資料顯示,2004年香港棄置於3個堆填區的廢物約共640萬噸,即平均每日約棄置17,500噸廢物。香港每日產生約9,280噸都市固體廢物,即我們每人每日產生約1.3公斤都市固體廢物,足以填滿3個奧林匹克標準游泳池。

  你們可能會有一個疑問;為何市民大眾對廢物問題好像不甚熱切關注呢?原因是香港有一套相當完善及高效能的廢物收集系統:當市民丟棄廢物後就不會再見到,便會以為問題就此已經解決;然而,香港的廢物處理問題正面臨嚴峻的挑戰。

  隨茪H口增長和經濟發展迅速,廢物產生的數量正不斷增加。我們現有分別位於屯門、將軍澳及打鼓嶺的策略性堆填區,在90年代初期發展和啟用,佔地約270公頃,比三個香港海洋公園的面積還要大,以當時廢物的增長預計,這三個堆填區可運作至2020年,但以現時的數字來看,估計在未來6至10年間,我們的三個堆填區便告填滿,壽命短了差不多三分一,香港廢物的極速增長,由此可見一斑。如果我們仍不坐言起行,茪漈悃M香港的廢物問題,縱有至完善及高效能的廢物收集系統也是枉然。然而,香港地少人多,要另覓土地發展堆填區絕非一樁易事。

  我們丟棄的廢物看似並不值錢,但要處理它們一點也不便宜。現時三個的策略性堆填區造價約60億元,每年的營運開支逾4億元,此數目尚未包括修復堆填區的維修費用;而堆填區的估計地價約值30億元。其實,它們在填滿後仍需長期被管理,以減低對環境的影響。這些後果,都要由社會去承擔。已關閉的堆填區的復修設施建造費用約為13.3億元,驗收後環境監測工程的估計費用更高達15.9億元。除此以外,政府每年在廢物收集及運輸方面的開支分別為4.6億及3.5億元。處理廢物的財務承擔的確十分沉重,因此我們必須減少製造廢物。

  為妥善處理廢物問題,我們已訂下了管理廢物的策略,首先是要避免和減少產生廢物,同時要增加廢物回收、循環再用和再造,以及大量縮減和處理不能循環再造的廢物。

  現時我們製造的家居廢物與日俱增,是一個「即棄文化」所造成的惡果。從源頭避免及減少製造廢物,可以更容易和有效地減少送往堆填區的廢物。其實,只要我們在生活上多加留意,稍微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在日常購物時減少使用膠袋、選擇環保包裝的貨品,把不用但性能良好的物品轉贈他人等,便有助減輕我們現時在廢物處理方面所面對的壓力。請你們緊記在購買或替換物品時,考慮該物品是否必需,避免造成浪費。

  各位同學,校園生活每每亦有不少減少製造廢物的妙策,例如以電子卡取代聖誕卡、以毛巾取代紙巾、自備水壺、餐具和飯盒。各位若在學校飯堂用餐,請避免使用即棄的餐具和餐盒;若飯菜會由供應商預先分配好,請要求供應商使用可重複使用的餐具和容器。其實只要你們多問一句、多行一步已能有效地減少廢物的產生。

  各位老師,我希望你們可鼓勵同學以電子郵件方式交功課、支持同學籌組環保小組在校內推行環保活動,一同締造環保的校園生活。

  當廢物不能避免及減少,便要盡量回收作循環再用及再造。在2004年香港回收廢物達40%,這個回收率比較其他鄰近地區已經不錯,例如台灣的回收率為36%,但我們不能鬆懈。政府希望在十年之內把回收率推至50%,與先進環保國家如奧地利、比利時等看齊。

  十年時間其實一點也不長,為要達到這目標,我們必須加緊步伐。過往幾年,我們推出了一系列措施,大力推動公眾教育和社區參與活動;我們確信市民的參與是廢物處理中最重要的一環。相信在座的同學可能也曾參與「環境保護大使計劃」,我們希望透過一連串的活動及訓練,加深同學對環保的認識,明白環保的重要性,並把所學得的環保知識加以宣揚,身體力行實踐環保生活。沒有公眾的積極參與,即使有更好的政策亦只是「事倍功半」。

  在今年一月,我們在全港屋苑展開了「廢物源頭分類計劃」,提供資助給市民及鼓勵物業管理公司在大廈各樓層提供廢物分類設施和定期舉行回收活動,方便居民在源頭將各種廢物分類。如果同學所居住的屋苑已經參與了這項計劃,希望你們盡量把家中的垃圾分類,讓當中有用的物料可以被循環再造。未有參與的,請即與你家的管業公司接觸,要求大廈參與廢物源頭分類。

  政府即將推出《都市固體廢物管理路向大綱》,建議多項政策以提高廢物的回收量,但我們每年仍然會剩餘約400萬噸不能回收、不能避免的廢物需要妥善處置。現時單靠堆填區填埋廢物並不符合持續發展的理念。無論運作中或已關閉的堆填區,都會在廢物降解過程中產生堆填氣體和滲濾污水。堆填氣體既帶有臭味,而且屬易燃氣體,容易引起爆炸。滲濾污水為高度污染物,如果控制不當,可因為滲漏或直接排放而造成嚴重污染。我們每年除了以4億元營運現正運作的堆填區外,還要花費約6,000萬元維修已復修的舊堆填區。在廢物降解過程中,堆填區除持續產生堆填氣體和滲濾污水外,地面層會受不平均沉降影響,令至土地只能作有限度的使用。堆填區內的廢物降解過程頗為緩慢,完成廢物的降解和整個堆填區修復過程,可能需時30年。這一切都是香港的長遠負擔,並不是可持續發展的方法。

  綜觀其他先進的環保城市,不少已採用先進的焚化技術來處理廢物。以韓國的首爾為例,雖然回收率為頗高的51%,但亦須採用先進的焚化技術,處理部份不能回收、不能避免的都市固體廢物。焚化可有效將廢物的體積及有害性減少,過程中更能產生熱能或電力;現代的焚化爐採用先進的程序控制技術,確保可以全面銷毀有機污染物,亦符合國際採用的最嚴格排放標準。我們必須吸取海外的成功經驗,以符合可持續發展和保護環境的原則,採用新的廢物處理技術,以縮減最終要送往堆填區棄置的廢物體積。

  可持續發展的理念是希望香港這一代和未來的市民都能持續不斷地共同享用公共資源。作為香港社會未來的棟樑,我衷心希望各位能關注香港廢物問題及其他各項環保課題的發展,並充當環保大使,鼓勵身邊的親友、鄰居共同為香港的環保事業作出努力。

  政府在處理廢物方面推行了不少措施,增加回收的渠道。但是,要成功減少廢物是一項長遠而持續的工作,單靠政府的努力而缺乏大家的支持及參與是不可能成功的。我請各位坐言起行,建立良好的減廢習慣,實踐減少和回收廢物,共同把香港發展成為一個可持續發展的城市。

  多謝各位。




2005年10月15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2時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