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統局局長於2005亞洲教育北京論壇致辭全文
**********************

  以下為教育統籌局局長李國章教授今日(十月十五日)於2005亞洲教育北京論壇全體大會的致辭全文:

周部長、各位嘉賓、各位來賓:

  亞洲教育北京論壇舉行第二次年會,而我有機會在此向各位嘉賓致辭,實在感到萬分高興和榮幸。首先,我謹向舉辦這次盛會的北京市人民政府、博鰲亞洲論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中國國家留學基金管理委員會致賀。

  今年會議的主題是「新世紀亞洲各國教育發展策略」。對香港來說,這是一個十分適切的議題,因為我們正在推行多項重大的教育改革,從根本上改變中學和高等教育的學制,以及革新香港新一代的學習經驗。今天,我將以香港特區教育統籌局局長的身分,與各位分享推行上述改革的經驗,以及我們的願景。

香港在新世紀中的挑戰

  一如亞太區許多現代化都市,香港正在急速邁向知識型經濟。廿一世紀為我們帶來新的挑戰,也催促我們謀求創新的解決方案。但與區內很多現代化城市相比,香港面積小,也沒有天然資源,唯一的重要資產就是人才。

  過去數十年,香港致力發展為區內的金融中心,務求在貿易和高增值服務業方面處於領導地位。這些轉變對人力供應構成強大壓力。去年,香港的總勞動人口是三百五十餘萬人,但推算數字顯示到了二○○七年,具備大專及以上教育學歷的勞動人口將供不應求,短缺逾10萬人,而學歷在高中或以下程度的勞動人口卻供過於求,多出達23萬人。工作要求的轉變明顯地不利於低學歷人士。解決問題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提升勞動人口的素質。為此,我們必須致力改善教育服務。

香港教育概況

  在香港,教育向來是優先的政策項目。本年度的教育開支高達約580億港元,是我們最龐大的單項開支,佔政府總開支23.5%,即本地生產總值的4.4%。以實際金額計算,今年的教育開支比一九九七年增加達54%。

  在教育政策方面,我們提供九年免費普及基礎教育,並輔以各類學前、高中及專上教育服務。凡有志求學的學生,幾乎都可接受獲政府大幅資助的高中教育或職業培訓。不過,大學入學試的競爭非常激烈。即使把副學位程度的學額也計算在內,直到上一世紀結束前,香港仍只有三分之一的離校生有機會接受專上教育。

增加專上教育機會

  因此,我們在二○○○年訂出一項政策目標,務求在10年內把學額增加一倍,讓60%的高中畢業生有機會接受大專教育。這個目標訂得很高,但為了維持香港的競爭力,這實在是必要的。

  教育服務成本高昂。在香港,由於政府對大學學額成本的資助達80%以上,有關開支尤其龐大。如果我們要以目前的資助模式提供雙倍的學額,定會對公共財政構成難以承受的壓力。因此,我們從一開始便認為,在增加專上學額方面,自負盈虧的機構應擔當重要角色,而政府則應充當支持者和促導者。所以,我們一方面讓巿場決定課程的數量和種類,另一方面則推出適當的措施,扶助業界發展。有關措施包括︰提供50億元免息貸款;以象徵式地價撥地;提供學生資助,以及建立嚴格的素質保證機制。

  政策推出後,新的服務機構紛紛湧現。目前,香港有20所自負盈虧專上院校,提供超過25000個副學位及學位程度的一年級學額。有機會接受大專教育的年輕人,也由二○○○年的33%,倍增至今年的66%。換言之,我們已提早五年完成讓60%高中畢業生接受大專教育的目標。

  學額得以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是我們引進了副學士資歷。香港的教育制度早已設有一些以職業導向為主的副學位課程,例如高級文憑、專業文憑等,而副學士的推出,正好為市民提供多一個選擇。

  新推出的副學士資歷非常受歡迎。目前,香港所有大學和10個地區或國家約150所專上院校,均取錄副學士攻讀其本科課程,或讓他們把學分轉移。在學術界以外,22個商業、工程、金融、會計、資訊科技及物流服務業界的專業團體,已承認副學士資歷,豁免資歷持有人參加部分專業考試。香港特區政府也會考慮聘請持有副學士資歷的人士。

高等院校精益求精

  以自負盈虧模式開辦副學位課程的教育機構發展蓬勃,情況令人鼓舞。不過,位於知識階梯頂端的大學,仍然擔當獨特的角色。

  香港政府透過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資助八所高等院校,包括兩所歷史最悠久,擅長學術研究的綜合大學、一所較近期成立,並茩型鴔犎M商科的大學、兩所前身為理工學院的大學、一所推行博雅教育的大學、一所以「全人教育」模式提供高等教育的大學,以及一所教育學院。政府每年動用超過港幣100億元,資助這些院校的運作,並額外撥出校園用地和提供非經常撥款,以支持這些院校的基建發展。為鼓勵各院校物色其他資金來源,我們也因應院校自行籌得的私人捐款,不止一次向院校提供高達港幣10億元的一筆過配對撥款。

  香港的高等院校具備競爭力,足以在區內名列前茅,令我們深信撥款都用得其所。我們的院校提供全亞洲最出色的行政商管課程和款待學課程。此外,院校亦已作好準備,嘗試在創意媒體、中醫藥及物流服務等項目上尋找新的定位。在學術研究方面,我們的院校同樣屢創佳績,研究結果獲得全球認同。例如在二○○三年的「非典型肺炎」一役,我們的生物醫學研究人員便是其中一批最早發現非典元兇的研究人員。

  儘管我們很想大力發展各院校,但資源卻有限。因此,院校必須集中資源。我們鼓勵院校之間進行角色分工,並特別推行撥款計劃,協助各院校改善表現,以符合其角色。我們希望各院校能各司其職,優勢互補,協力發展本港的大專教育服務。

把香港發展為區內的教育樞紐

  香港高等教育的整體動力,應該朝什麼方向發展?香港作為亞洲的國際都會,眼光和目標均不應受疆界所局限。我們期望服務鄰近地區,把香港發展成為區內的教育樞紐。

  香港的教育制度非常多元化,課程和評核制度均能滿足本地及國際社會的需要,獲得世界各國認同。香港中西文化薈萃的特色,對境外學生別具吸引力:內地學生可在熟悉的環境中開拓國際視野,而海外學生則可在此多認識中國事務和尋找商機。

  我們營造了方便文化交流的環境:所有專上院校都以英語作為教學語言;而《基本法》也保障了各院校的自主性和學術自由。我們對非本地研究生的數目並無限制。至於其他由公帑資助的課程,非本地學生的數目可高達院校學生人數指標的10%。

  大學一直把學生交流活動列為常規學術活動的一部分。大學可以靈活調動公帑作此用途,政府也鼓勵它們向優秀的非本地學生提供獎學金。我剛才說過,政府已預留港幣10億元,因應院校自行籌得的私人捐款提供配對撥款,這筆款項也包括為非本地學生提供的獎學金。

  在制度配合和資源調配方面,香港已為國際化作好準備,只需要有更多國際合作夥伴,便能水到渠成。這次國際會議正好讓我為此作出呼籲,我謹代表在座的八位高校校長,邀請大家與我們攜手合作,共同邁向國際化。

新的「3+3+4」學制

  我剛才為大家介紹過香港教育制度的成功之處和新的方向,然而,除非我們不時為制度注入新動力,否則制度不能持續發展。我們計劃由二○○九年起,推行高中及高等教育新學制,正是為了這個原因。

  目前,香港中學教育實行「3+2+2」學制。在新學制下,所有學生均可接受三年的高中教育。學生不再需要在四年內為兩次公開考試而進行操練,他們可接受更有系統的課程,有更多時間學習,而他們的學業成績也可按認可的能力級別獲得公正的評核。

  在大學教育方面,我們會以四年制的學士學位課程,取代現時的三年制課程,讓學生有更多空間發展各方面的共通能力和技能,使個人得以均衡成長。採用新學制亦可使香港與國際上的主流學制接軌,讓學生可順利升讀香港以外的院校。

  從根本上改革學制,是一項極之艱巨的工作。沒有教育家的抱負、政策制定者的決心,以及所有持分者,包括家長、學生、教師、院校、納稅人,以至社會上每個人的充分支持,這項工作決不能完成。我很高興,經過多年的討論,社會上終於達成了共識。在未來數年,政府會投入79億元的非經常撥款,供實行新學制的基本工程及一筆過開支之用,其後每年亦會額外撥款20億元,應付經常開支。學制改革的道路漫長,但我們知道,我們已朝茈蕭T方向邁進一大步,而推行改革亦是本港教育史上一個新的里程碑。因此,我們會懷蚍鷏菕A堅毅不拔地努力前進。

結語

  各位,剛才我利用有限的時間,嘗試概括地介紹香港教育制度的機遇和挑戰。也許大家會發現,香港教育的過去和未來,與你們所經歷的大同小異;我認為這不足為奇,甚至可大膽斷言,儘管我們的文化和教育制度各有不同,但所有政府和教育機構都正沿茯萓的軌跡前進。我們都同樣地致力應付新世紀中社會、經濟及科技方面的轉變。因此,這次會議實在非常合時而有用。

  我希望這次會議是對話的開始。我們期望藉茷鬮簹漸甈y和合作,與大家建立更緊密的關係。在此謹祝會議圓滿成功,並希望從外地來的朋友此行旅途愉快,賓至如歸。謝謝。



2005年10月15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4時01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