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立法會:政制事務局局長就「呼籲市民踴躍在九月十二日立法會選舉中投票」議員議案發言全文

**********************************

  以下是政制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今日(六月二十三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李柱銘議員所提「呼籲市民踴躍在九月十二日立法會選舉中投票」議案的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主席女士:

  近兩個星期,大家很高興見到香港有一番新的氣象,有不少良性的互動,不同的派別倡議大家放下分歧和爭拗,返回到溝通的正確立場。

  政制發展這議題過去幾個月在香港社會爭論不休,令大家心緒不寧,但事情發展至目前階段,亦令香港市民體會香港與內地之間必須進行良性溝通和互動,我們與中央必須建立互信基礎。這不等於香港要放棄「兩制」的原則,而是在尊重「一國」的前提下,將「兩制」發揮得更好。

  如果香港只管獨斷獨行,不理會中央的想法,我們不但不能將事情辦好,而最終受害的會是香港社會,香港市民的利益受損。

  兩星期前,劉千石議員在這議事廳建議民主派應與中央改善關係,今天亦由李柱銘議員提出動議辯論。

  六月十二日,行政長官與一班學者和專業界人士討論核心價值。上星期,行政長官分別會見了多位民主派人士。明顯地,雙方的關係是有所緩和及改善,這為大家日後進一步的溝通,創造了一些較有利的條件。

  行政長官已承諾未來會繼續加強雙方的溝通。只要大家有決心、有誠意,我相信大家的努力必定會開花結果。

  香港的前途不是任何團體或個人的專利。在香港這個大家庭,每個人都有發言權,最重要的是大家能和而不同、求同存異。所以我們歡迎大家提出不同意見,理性辯論,集思廣益,共同搞好香港。

  特區政府基本上認同大家要推動更融和的社會氣氛。而今天各位議員提出不同的主要論點,有不少都是我們認同的。我想就幾方面作出回應。

落實「一國兩制」

  李柱銘議員在原動議表示要致力真正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我想跟大家表明,自回歸以來,中央和特區政府嚴格按照《基本法》的規定,致力落實執行「一國兩制」的原則。

  但這並不是說我們完全沒有遇到困難。畢竟在一個國家內,同時容許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並存,是世界上前所未有的。因此以一個從未付諸實行的嶄新制度來說,在操作上遇到一些問題、困難,絕對不稀奇。

  要貫徹執行《基本法》,我們必須正確認識「一國兩制」。

  香港作為兩制之中的其中一制,可以保留原有的生活方式,繼續沿用舊有制度,包括法治、司法獨立、資訊自由流通、廉潔公務員體制和公平競爭環境。這些制度是香港在過去賴以成功的基石,也是確保香港未來繁榮和穩定的保證。

  但我們要接受「一國兩制」這方程式是有兩面的。一方面,香港在回歸後可以繼續沿用原有的模式運作。另一方面,香港的法律地位在回歸後出現了變化。

  我們是國家內的一個特別行政區。香港所享有的權力來自中央的授權。香港可以自行處理自治範圍內的事情。至於自治範圍以外的事情,中央有最終的決定權。政制發展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政制發展

  《基本法》訂明普選是最終目標,也是大家共同接受的。人大常委會按照法律程序作出解釋和決定,完全合法合憲。香港特區須遵從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來處理政制發展的議題。

  雖然我們未能在○七、○八年實行普選,但我們依然有空間改進現時的選舉制度。選舉制度的任何改變,須有助提昇特區的管治、繼續平衡社會各方面利益,及加強選舉制度的代表性。

  隨荓M責小組發表第三號報告,我們舉辦了兩場政制發展研討會,我們歡迎不同團體及黨派參與,並且就如何改進選舉制度提出不少具體建議。我們準備在未來一、兩個月舉辦多場跨界別的討論小組,進一步聽取各方意見。

  我希望大家繼續積極參與專責小組領導的諮詢工作,共同作出貢獻,拉近現時香港選舉制度和普選這最終目標之間的距離。

核心價值

  楊森議員的修正案表示要維護香港的核心價值。除了剛才已討論的民主政制發展,大家關心的是包括人權、自由、法治。我們相信不同黨派、不同背景的人士都不會反對,我們是應當珍惜和維護這些核心價值的。

  市民可以自由地發表意見,依然是香港社會的特色。新接棒的電台「烽煙」節目主持人繼續非常敢言,不同的政治觀點天天從不同的媒體表彰出來。我們政府的同事亦繼續與節目主持人對話,接受傳媒質詢,解釋政府立場。

  自回歸以來,香港的法治完整無缺。《基本法》為香港奠下新的憲制基礎。

  《基本法》訂明人大常委會擁有對《基本法》的解釋權,香港終審法院對香港法庭的案件行使終審權。這一套獨特的憲制安排也反映香港獨特的地位,一方面體現國家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另一方面保留了香港的普通法傳統。

  香港是一個獨特的城市。早在八十年代中立法機關引進民主選舉前,香港已是亞洲區內一個最自由的城市,我們亦早已建立了全面的法治制度。這個環境因有獨特情況得以形成。

  我們於六十年代末已開辦首間香港的法律學院,培育香港的法律人才和精英。部分當年法律畢業生時至今天已成為立法會議員或法官。

  我們在七十年代建立廉政公署,強化香港法治基礎,繼續保障公平競爭原則。

  我們在九十年代成立終審法院,保留我們的普通法制度,同時讓它在香港發揚光大,繼續演變。我們也制訂了《人權法》,保障香港的人權和自由。

  我向各位議員提及這一切是要表明香港現有的建制,已足夠保障香港的自由、人權和法治。

  香港的核心價值,並非特區政府或任何一個政黨獨有,它們其實代表了香港市民的信念,這些信念每一天都支持茩輕銂漸肮﹞閬﹛C

  政府、政黨、及所有有份參與公共事務的人士,都有同一個使命,就是全力維護這些核心價值。

立法會選舉

  有議員提及九月份的立法會選舉。已有超過三百二十萬名登記選民將可以在這次選舉中投票,比上一年新增超過二十萬。

  六十個議席當中,直選議席會增至三十個,功能界別的議席維持三十席。不論是從地方直選或代表功能界別的議員,市民會期望他們不只代表某一個選區或某一個界別,他們還要以香港的整體利益為出發點,為香港做事。所以特區政府和所有議員一樣,呼籲各位選民九月十二日出來投票,選出最能代表你的議員。

  特區政府必然致力維持選舉的公平、公開、公正,讓各位候選人可以在公平競爭的環境中,憑茼菑v服務市民的往績和選舉策略,爭取選民的支持。

  何秀蘭議員關注到是否有人涉嫌施用脅迫手段試圖影響選民的投票意向。一如既往,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會與廉政公署緊密合作,確保九月份的立法會選舉在公平、公開、公正的情況下進行,以及不會受任何非法或舞弊行為影響。

  根據《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任何人如對另一人施用武力或脅迫手段以誘使該人投票予或不投票予某一個候選人,即屬違法。市民如遭遇到任何這些情況,我們鼓勵立即向廉政公署舉報。違例人士一經定罪,最高可判罰款五十萬元及監禁七年。

  最近有議員在審議立法會選舉附屬法例的小組委員會會議上,向選管會提出了進一步保障選票保密性的建議。為回應委員的關注,選舉管理委員會建議在九月份的選舉採取進一步措施:

(一)將用以界定「小投票站」的登記選民人數設定由二百名提高至五百名。登記選民人數少於五百人的小投票站的選票須運送到一個大點票站,與大點票站的選票混合一起,然後才進行點票。

(二)建議拆除投票間前面的布簾,方便投票站工作人員、候選人及其代理人可觀察到選民在投票間的一般行為。投票間外的地上將劃上黃線,當有選民在投票間填劃選票時,其他選民不得進入或停留在黃線範圍內。一般情況下,黃線會劃在投票間以外最少一米的地面上,如投票站的布局容許的話,我們會把距離拉闊至最多二米。

(三)小組委員會亦會繼續研究有關提高在投票站內使用流動電話或攝錄機的刑罰的建議。

  政府會繼續宣傳,提高公眾對保障投票保密的各項安排及法則的認識,確保公眾更了解對付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的各項措施,包括《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的有關條文。

總結

  主席女士,在總結前,我要向李柱銘議員致歉,本來我們預計這個動議辯論在七時半左右開始。但是議會和各位議員的效率很高,處理法案比我們預期(時間)早。我也多謝何秀蘭議員的提醒和鞭策,她對我們監控的效率也非常高。不過,我隱約記得幾個月前,何議員本身也有一次因為找不到講稿,而要向主席申請休會,而當時議員也沒有追究,既然今日大家講融和,相信大家會繼續包容。

  近月來在經濟方面有不少好消息,這顯示特區政府過去幾年在推動香港經濟轉型的措施初見成效。市面氣氛好轉,失業率降至二十六個月以來的低位,預計在第二季的經濟增長可能接近或甚至達到雙位數字。

  今日不同政黨、議員都表達了希望,希望一同共創更和諧的政治氣氛,為香港揭開新的一頁。就此,特區政府跟大家都有同一個意願。

  我相信如果大家真正循茬o個方向共同努力的話,再過幾年回望今天,我們可能會發覺六月二十三日的動議辯論是香港新的政治氣候的新開始,而並非外間部分評論所指的選舉前夕的政治表態。

  政治是極富競爭性的較量,而往往在選舉期間,競爭會更趨白熱化。我看到在座議員,絕大部分跟他們代表的黨派,已參政多年,大家都有同一的心,希望為香港做點事,搞好香港。

  我在英國、加拿大十多年代表香港在經貿辦事處工作,期間見過很多外國的政治家,有來自執政黨,也有代表反對黨的。儘管他們代表不同陣營在議會之內會時有激辯,在議會之外分頭努力爭取選民支持,但大家可以做到和而不同,共同為國家服務。這就是政治成熟的表彰。

  我相信我們同樣在香港有這樣的政治成熟的質素。但是要達致這個地步,必須有一個根本的態度,就是不同參政團體和候選人,大家要尊重中央與香港特區之間的憲制秩序,選舉前後,都要以服務國家和服務香港社會為依歸,共同擁有這個目標。

  所以不論民主派、抑或其他黨派的議員,只要能夠認定目標,確切維護國家和香港整體利益,尊重《憲法》和《基本法》當中所蘊含的憲制秩序,這樣我們就有根本條件去建立一個和諧的特別行政區,香港的政治和政制發展就更有希望,可以循蚇n極的方向發展。

  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

二○○四年六月二十三日(星期三)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