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立法會:政務司司長就「尊重及遵守《基本法》所訂定的原則」議案的致辭全文

**********************************

  以下為政務司司長曾蔭權今日(三月十七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涂謹申議員提出的「尊重及遵守《基本法》所訂定的原則」議案的致辭全文:

主席女士:

  胡錦濤主席去年十二月三日會見行政長官時,表明了中央對特區政治體制發展的關注。接荂A行政長官今年一月七日在《施政報告》中宣布,由我與律政司司長、政制事務局局長成立一個專責小組,就《基本法》內有關政制發展的原則及法律程序,進行深入研究,就此徵詢中央有關部門的意見,並聽取香港各界對這些問題的意見。可以說,自今年一月以來,香港社會就政制發展正式展開了討論。

  直至現時,最踴躍表明立場、表達意見的,是各個政黨和論政團體。一些機構也就相關問題進行了民意調查。專責小組對各界的意見採取公正和坦誠,及高度透明的態度。小組自一月中成立以來,主動約見了不少團體和人士,聽取他們對政制發展的原則及法律程序的意見。我們又把相關的文件放在專設的網頁和各區民政署,並通過電視、電台和報章作宣傳,鼓勵市民發表意見。

政制發展 箇中複雜

  政制發展是複雜的事情。它不是簡單的主張,不只是選舉方法的問題。相反,政制發展觸及更深層的問題,包括社會各階層的利益,香港未來的管治,經濟的繁榮、社會的穩定,還有涉及中央與香港的關係。我希望各位議員和關心政治的團體和人士,都能協助市民明白箇中的複雜性。我們不能把香港當作政治制度的試驗場。香港政制的任何發展,都必須符合《基本法》,都必須謹慎進行。

  政治從來都具有爭議性。我們可以預見,社會上難免會就政制發展出現不同意見,甚至爭拗,但我們希望各界能以理智的思考代替急燥的情緒。市民所渴望和需要的,是理性和周全的討論。

各方參與 平靜討論

  各位議員或許仍然記得,專責小組一月成立時,已表明會爭取盡快與中央有關部門會面,了解中央對政制發展的具體關注。在國務院港澳辦的安排下,專責小組已在今年二月初訪問了北京。一如承諾,我們如實向中央有關部門反映了當時已約見的團體和人士的意見,表達了香港社會普遍對現時政治制度有所改進的訴求。我並已在二月十一日向立法會講述了中央的關注。這是專責小組作為橋樑的工作模式,也說明了特區在憲制上的角色,就是說在「一國兩制」和《基本法》之下,香港直轄於中央政府,香港是國家不可分割的部分;香港社會可以就政制發展進行討論,但同時須要與中央商討,並得到支持。

  我相信大家也楚清知道,中央官員多次明確指出,要在「一國」的前題下實現「兩制」;「高度自治」是中央授權下的高度自治;政制發展不單是香港內部事務,須要得到中央的同意。

  我相信,中央渴望見到香港各界尊重它有權責審視及同意政制發展這一原則。專責小組所會見的團體及人士,是接受這一原則的。我希望大家能在這一原則下,平靜對待與中央商討的整個過程。香港各界對政制發展有不同的意見,那麼中央有它的看法也是自然的,但這並不表示我們之間有對立,或者存在甚麼爭奪。香港市民都認同,須要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國家訂下「一國兩制」方針,也是為了保障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所以,歸根到底,國家與香港的利益是一致的。我希望市民對此有冷靜的判斷。

建立共識 挑戰所在

  事實上,任何有關修改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兩個產生辦法的建議,根據《基本法》,須要得到立法會、行政長官和人大常委會的同意,若有任何一方不支持,都不能成事。因此,問題的關鍵不單是在法律層面上誰有權啟動修改選舉辦法,更重要的,是必須在三者之間達至政治層面上的共識,商討為重,這樣才可以推動政制發展。這正是專責小組、立法會與社會各界未來須要共同面對的真正挑戰。

倉促不智 務須三思

  有議員指現時討論的原則太顯淺,不值得花精神理會。他們認為直接討論政制方案,一切問題就能迎刃而解,但現實的政治運作是否如此這麼簡單。我認為要對此三思。

  首先,政治體制發展,都是每每先確立了原則,然後才有具體體制的設計的。很難想像,不經過對原則問題的深入討論並取得共識,就可以設計出各種方案來,讓社會考慮和選擇。原則代表茪j家認同的共同利益,方案則是市民在這基礎上可作出的選擇。

  此外,專責小組二月初訪京時,中央有關部門明確指出,香港特區的政制發展討論,應優先處理《基本法》的原則問題。由於討論的方案必須符合《基本法》的原則及法律程序,只有在共同理解的基礎上,政制發展工作才能穩妥的踏出下一步。香港若走捷徑,匆匆推出單方面的方案,不但有違在憲制下必須與中央商討的責任,在政治現實中,若日後的具體方案不符合《基本法》的原則,只會為社會帶來更大的衝擊和爭拗,受害的最終是香港市民。

原則問題 虛者實之

  表面上,政制原則不像政制方案那麼具體,但它卻實實在在的涉及市民的利益和香港的穩定繁榮。

  例如,《基本法》說到兩個選舉的產生辦法時,說明要根據特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決定。現時,專責小組就「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接獲的意見相當紛紜,有人認為單看政府管治成效或去年的民眾遊行活動便可以,有人則認為要考慮政黨的普及程度和有沒有足夠的政治人才可供選擇。政治的硬件和軟件若無法好好配合,結果會不利於社會。

  此外,姬鵬飛主任一九九○年把《基本法》立法草案及相關文件提交給第七屆人大會議時,就作出聲明說,香港的政治體制必須兼顧各階層的利益,和有利於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立法會內的功能界別,就是體現「均衡參與」原則的原意。現時,若我們修改兩個選舉方法,大家也須要考慮如何貫徹「均衡參與」的原則。有意見認為,市民須要考慮自己所屬的界別或階層在議事會堂是否有足夠的能量和代表聲音,以及要考慮如何保證制定的公共政策有利於資本主義經濟及香港的繁榮穩定。

  另外,當年起草《基本法》時,經深入討論並決定,「行政主導」是香港原有政治體制中行之有效的部分,應該保留,並且通過《基本法》的有關條文,具體體現「行政主導」的原則。

  例如,根據《基本法》第四十八條,行政長官領導特區政府,負責決定政府政策和任免公職人員。財政預算由政府編制,法律草案由政府提出。

  此外,行政長官在立法過程中也有一個重要的地位。立法會通過的法案須經行政長官簽署、公布,方能生效。行政長官如認為立法會通過的法案不符合香港特區的整體利益,可在三個月內將法案發回立法會重議。

  「行政主導」成為香港特區政治體制設計的主要原則,目的在有利於促進行政效率,維繫有效管治。此外,中央有關部門也指出,按《基本法》規定,行政長官要對中央人民政府負責,也要對香港特區負責,要同時做到這樣,必須依從行政主導的原則。

  因此,當我們考慮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兩個產生辦法是否須要修改和如何修改的時候,便要小心研究有關建議會否影響特區行政主導的政治體制,及如何完善和鞏固它。

  目前,專責小組接見的團體和人士,比較少就這原則發表意見。我希望大家能對此作更深入的思考和討論。

愛國愛港 順理成章

  最近,引起熾熱討論的還有「港人治港」、即以愛國者為主體去治理香港這一原則。我希望社會各界能以平常心及成熟的態度去處理這問題。以愛國者為主體去管理香港,是國家自八十年代為管理香港訂下的長期政策方針。現在,正當香港特區進行的政制討論的時候,中央重申這一政策,是要讓大家明白,這一政策立場不會改變。

  我多次提及,普羅市民都明白到,由不損害國家利益、不損害香港利益的香港人管理香港,最符合市民的利益。雖然香港在歷史上與國家分離了一段時間,但市民心底堻ㄙ器D,維護香港的利益,並在香港有困難的時候,無論是金融風暴,或是SARS,即施予援手,全力支持,無求回報,不離不棄,都是自己國家。香港市民對國家取得的驕人成就,亦都感到自豪。

  愛國,出於心,表於行。我相信香港人對管治者會有他們的判斷。而大家都知道,我們的選舉一向都根據《基本法》所訂定的選舉法例進行。

  香港人素來講道理、明事理,慣於實事求是,好守中正之道,無過,亦無不及。我希望各位能夠努力讓市民,在《基本法》及保障香港長遠繁榮和穩定的基礎上,就政制發展所涉及的問題,進行深入的分析,和理性的討論。《基本法》已經訂明最終目標是普選,我們現在要探論的是步伐和形式,始終政制發展是一個過程。

結語

  專責小組聽取各界團體和市民意見的工作,會在三月底完成。屆時,我們會再向各位議員講述所聽取到的意見。我們並會繼續把團體和人士交來的書面意見,除非他們要求不作公開,放在五區民政署諮詢中心,供市民參閱。我們到時亦會聯絡國務院港澳辦,以便得到安排,向中央有關部門再反映香港的意見。

  此外,我必須強調,中央和特區政府均會完全按《基本法》的原則和法律程序,處理政制發展事宜。事實上,中央自回歸以來,一直嚴格遵守「一國兩制」。特區政府也是依據《基本法》治理特區事務,我希望涂議員對此可以明白。

  我亦相信在政制發展問題上,中央會出於無私愛護香港之情,和我們一起尋找最佳的安排,維持香港普羅大眾的生活方式和繁榮安定。

  各位議員,總結以上所述,我懇請各位否決涂謹申議員的動議,支持譚耀宗議員的修正動議。

  多謝主席女士。

二○○四年三月十七日(星期三)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