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行政長官在北京會見傳媒的答問全文

****************

  以下為行政長官董建華今日(三月七日)下午在北京會見傳媒的答問全文(中文部分):

行政長官:你們好。這次我來到北京前後共四日,期間聽取了總理的人大工作報告,見了胡錦濤主席、溫家寶總理、中央幾個與香港有密切關係的部門。我藉著這個機會多謝了中央領導以及各個部門,在過去一段時間媢麰輕銎狶@出的支持。我們用了一個新的模式,在CEPA(內地與香港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的框架下加強合作,成效非常好,為香港經濟的強力反彈起了很積極的作用。我們大家亦同意在現有CEPA及中央一系列措施的基礎上,怎樣深化和擴闊我們之間的工作,以確保香港的經濟能夠持續維持一個良好的勢頭。

  國家非常關心香港,主席和總理非常關心香港,我知道他們和中央政府會盡一切力量去做好這方面的工作。所以不論是在旅遊、金融、基建協調、航權、產品零關稅和服務業方面,好消息會陸續到來。我亦好希望隨著香港的經濟復蘇,香港更加能用自己的優勢,為國家的發展作出更大的貢獻。

  在我與溫家寶總理見面時,亦代表了香港祝賀他在過去一個非常艱難的年度堙A在他的領導下,國家獲取了驕人的成就,雖然未來仍然充滿挑戰,你們都聽了他的工作報告,他是充滿信心的,為此我們都深感鼓舞。

  溫總理亦跟我說,重溫鄧小平先生二十年前關於「一國兩制」的重要論述,對我們全面準確了解「一國兩制」方針是很有意義的,有助今後的政制發展。他亦跟我說香港人真的要抓緊這個機會,集中精力發展好經濟,搞好民生,他對香港充滿信心。

  稍後我會去會見廣東省書記張德江先生和省長黃華華先生,與他們探討如何在現有基礎上,令我們的合作更上一層樓,製造一個更大的雙贏局面。

  前後來了四日,我覺得這次訪問雖然比較忙,但是是相當成功的。

記者:想了解一下,溫總理和胡主席好像都很著重說現在先談經濟,暫少談政治或政改,是不是這個情況呢?你有沒有向領導人說民主的訴求是很強呢?

行政長官:現在在經濟開始復蘇時,我們十分重要的工作是確保經濟能持續增長,維持一個好的勢頭,我們不可以認為這已經是可以了,是這樣的了,不可以take it for granted,一定要自己繼續努力,做好這方面的工作,切不可以掉以輕心。我對經濟的持續增長和與內地的合作都是十分著重的,我覺得這是最重要的,要確保經濟持續發展、失業率下降。

  在政制方面,我們當然有談及,中央說了多次,在目前的階段最重要的是要了解六個大原則性問題,要了解《基本法》起草的原意,了解這些問題後對將來的政制發展是有幫助的。我們現在正處於這個階段,我亦多次呼籲大家要對這六大原則多作了解。當然,我有向中央反映香港各方面、各階層的意見。

記者:董先生,有沒有向領導人反映香港社會近期對「愛國論」的討論的關注,甚至開始產生一些不安?另一方面,領導人是否有給你一個信息,關於○七、○八普選的問題,中央的立場是怎樣呢?

行政長官:關於你第二個問題,我剛才說過,中央的重點放在我們香港人對六大原則的認識。認識了六大原則後,相信對政制發展有幫助,我在此希望大家對六大原則能多了解,以及把意見反映給三人專責小組。

記者:你有沒有向領導人反映香港各界近期對「愛國論」不同意見的討論,甚至可能產生的一些不安?

行政長官:我覺得這個問題是應該討論的,我相信你們都很了解我的立場,近期我都說過,或者我在這埵h說一次。在一個正常的情形下,這個問題根本不是一個問題,愛國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事,如果不愛國才是奇怪的。我們都知道以愛國者為主體的香港人治港是一個基本原則,所以我們要講清楚這些原則,使到大家都了解,事實上這些都是社會很接受的。

記者:董先生,你說這些問題應該討論,兩位領導人都說我們現在的討論都是有積極意義,你覺得這些討論仍是在初步階段?是否要較長時間討論下去?要多長時間才足夠?另外,領導人都有提到我們要排除干擾,搞好經濟,你覺得有甚麼正干擾我們的經濟發展?

行政長官:我覺得香港的經濟發展方向十分明確──背靠祖國,面向世界,去推動經濟發展。政府對今年的經濟增長是樂觀的,機會的確是很多,但我們如何抓著這個機遇,不但為今年的經濟增長努力,亦為我們將來的經濟增長和經濟轉型過程打下一個良好的基礎?我覺得我們要埋頭苦幹才可以,因為這些成效是來之不易,不是從天上跌下來,是靠我們自己努力出來的成果,我們要專心搞好它。

記者:李柱銘是不是干擾?領導人如何說?

行政長官:你談起李柱銘的問題,我當日都講過,外國是不應干預我們的家事,而政制發展是家事,我們亦不會接受外國人的干預,更不應到外國去要求外人來干預我們。社會內有很多不同的訴求和要求,但經濟發展是一個重點,我們千萬不要以為現在經濟好轉了,就可以放在一旁,不是這樣做的。

記者:兩位領導人都說歡迎香港繼續就政治和政制發展進行討論,特區政府會抱甚麼態度來對待這些討論?剛才你說一開始可能是原則性的討論,接下來是不是有關細節和具體的步驟?有沒有時間表?而你自己是怎樣看事態發展?

行政長官:特區政府有一個三人的專責小組在聽香港人的意見及了解中央的意見,會把香港人的意見轉達給中央,在現在這個時候最重要的是我們了解好一些原則性的問題,這對將來的政制發展有幫助的。我們現在還沒有一個確實的時間表,但是我們都很希望大家積極參與現在的討論,我們盡快有一個時間表出來,不會拖延這個事情。

記者:董先生,剛才你說CEPA有一個新模式加強合作,是怎樣的呢?可否透露一下有甚麼好消息?另外,李柱銘去到美國時,他說他亦尊重一國,他在那邊這樣說,你有沒有甚麼回應?有關李柱銘去美國出席聽證會你在北京聽到甚麼聲音?

行政長官:關於李柱銘訪美的事情我已說過,我不會再重複。關於經濟方面,CEPA是一個新的框架,我剛才的意思是在這個新框架下,我們最近作了很多努力。無論在旅遊、金融、服務業、產品零關稅、航空等多方面,好消息會陸續到來,因為我們的祖國是十分關心我們的,主席、總理是很關心我們的。你們等一下,消息很快到來。

記者:在金融方面,你們有沒有談到香港成為人民幣離岸中心的進展?在航空方面,有沒有談及和珠海機場合作的進展?國泰的航權會如何談?CEPA實施了兩個月,有沒有甚麼要檢討呢?

行政長官:關於第三個問題,我剛才說過CEPA實施了一段時間之後,我們已經在研究如何在現有的基礎上去深化和擴闊我們的工作,我相信我們會越做越好。航空方面的討論,你剛才提及的問題我們都有談過,大家都以積極的態度去處理這些問題。

記者:有沒有說今年之內和珠海機場的合作,以及今年內國泰飛廈門?

行政長官:有一點耐性,很快。

記者:董先生,你剛才講到應該要討論「愛國者」這個問題,但沒有提及有否與中央領導人談及這個問題,不知道中央領導人對這個問題有什麼回應?

行政長官:我們沒有特別討論「愛國論」這個問題,但在這六個原則中,其中一個原則是「港人治港」。什麼是「港人治港」呢?「港人治港」是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治港」,這個大家是需要很清楚。我相信這個原則全香港都接受,而事實上鄧小平先生有講過甚麼是「愛國者」,他的定義是很清楚的,大家都很接受。

記者:李柱銘他們不應到外國去要外人來干預。現時政協有一個提案,希望設立審查機制,看是否有人違背其誓言。你覺得這些到外國的議員有否違背誓言及不愛國?

行政長官:我剛才講過不應該到外國,要外國人干預我們的家事;第二點我想說,大家要想一想,這樣做會否損害國家的利益,會否損害香港的利益。我們自己有足夠的智慧,有足夠的能力做這些事,不是嗎?其他的,大家心埵頃ヾC

記者:董先生,你今早講好消息會陸續公布,但之前有一種講法,香港人的怨氣比較大,所以對普選的要求比較清晰、比較大。現在中央有一系列的好消息,是否想減低社會的怨氣及對普選的訴求?

行政長官:根本並非這回事。香港經歷了五年半,差不多六年的經濟轉型,這是一個很痛苦的過程。我們終於在去年的第三季開始,經濟開始復蘇,一方面是我們香港人自己的努力,一方面是中央一系列的措施,包括CEPA的落實、個人遊、人民幣業務、與廣東省的合作等,各方面所帶來經濟的效應。我再說一次這是來之不易,我們的工作未完成,我們要繼續努力才可。因為經濟轉型並非這樣便完成,我們要繼續努力。中央政府對這方面很關心,中央始終對香港人的福祉是很關心的。至於政制方面,其實大家都在說民主,大家都要民主,依照《基本法》去發展民主。在這時候要說清楚「一國兩制」在設計時的原意是什麼,《基本法》背後的原意是什麼,這對我們將來政制的發展是很重要的。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英文部分。)

二○○四年三月七日(星期日)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