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政制事務局局長致辭全文

***********

  以下是政制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今日(二月二十四日)在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聯歡聚會的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楊校長、各位校長、各位嘉賓:

  我很高興今日有機會仍然在新春期間和大家聚一聚,講一講大家都關心的一個議題,就是近期在香港社會上討論很多的政制發展的議題。

政制發展專責小組

  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宣布成立有關政制發展的專責小組,目的是就《基本法》中有關原則和法律程序的問題作深入研究,以及帶動社會上深入討論和認識《基本法》的原則。

  我們在一月期間已經向立法會發出一份討論文件,羅列了有關《基本法》當中關乎政制發展的原則和法律程序問題。為鼓勵社會要更廣泛討論這個議題,我們前數天在新設立的網站羅列了這些有關的原則和法律程序問題。我們昨天也在香港的各大報章刊登廣告,邀請關心香港政制發展的市民和人士、不同團體直接向我們發表他們想發表的意見。

政制發展的原則

  兩個星期前,專責小組到了北京,與中央有關部門就政制發展的原則和法律程序問題交換意見,我們趁這個機會進一步了解了中央高度關注的到底是哪幾方面,這對我們今後在香港處理這個問題是很有幫助的。

  回港後,政務司司長在接茯P期三的立法會會議上做了一個聲明,向立法會講述我們在北京得到和掌握的要點。上星期五行政長官也進一步解釋有關原則當中好幾方面的重點:

  一是「一國兩制」,中央政府特別向我們指出,是在「一國」的前提下建立「兩制」的。對於「一國」,也非常具體,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第二方面是「高度自治」,是在中央授權之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基本法》行使的權力。

  第三方面是「行政主導」,是《基本法》設計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香港政制的任何演變,必須鞏固和將行政主導的原則完善化。

  第四方面特首提及的是「均衡參與」,我們的政制原先的設計是希望香港社會各界和各階層可以均衡參與政制,所以我們如果要進一步發展,也要繼續兼顧香港社會各階層和各界別的參與,政制發展要循序漸進和顧及香港的實際情況來推動。

  最後一點說及的是「港人治港」,港人治港是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治港,對於愛國者,也有很具體的標準,也即是要尊重自己的民族、誠心誠意擁護「一國兩制」、不做損害國家和香港的事情,這就是愛國者。

  透過這些原則,中央向我們重申了自八十年代為準備香港回歸的一系列方針政策。這些方針政策一直沒有改變。

內地和特區的關係

  我相信絕大部分的香港市民都是愛祖國、愛香港的。內地和香港在經濟、社會、政治、文化方面的聯繫和關係,其實在回歸前、回歸後,一直都很密切,都是息息相關的。

  經濟方面,我們看到自從二十多年前國家推動四個現代化,推動改革開放,香港的工業有機會北移,有新的發展空間,這已經將香港社會和內地的關係拉近。近日,我們有進一步機會可以跟中央達至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以至香港不同方面的服務行業有新的機會,可以更積極、更廣泛地參與內地的經濟發展,為國家、為香港做新一番事業,這也將香港和內地的關係更加拉近。

  社會發展方面,我們近年看到國家發展一日千里。香港市民看到北京成功申辦2008年奧運會,非常雀躍。早幾個月前,楊利偉訪港,香港人同樣很雀躍,為什麼呢?因為我們覺得國家可以有這個成就,是每一個人、每一個香港市民都感覺自豪的。

  政治和憲制方面,香港市民經過八○年代、九七年之前一個長的過渡期,看到「一國兩制」可以成功落實,香港可以順利回歸,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變成每一日我們接觸到的事實,這對香港市民來說,也是一個莫大的鼓舞。

  國際關係方面,我們看到國家的國際地位與日俱增。我們如果看近幾年某一些與香港也有關係的發展,例如九七、九八年的時候發生了亞洲金融風暴,在亞洲區內有很多不同國家都要他們的貨幣貶值,但我們的國家維持人民幣匯率,為什麼呢?是要維持亞洲區內金融和經濟體系的穩定。這個做法得到國際社會非常大的稱許。接茬o些發展,早一段時間,國家加入了世貿,國際社會現時對內地的經濟發展有非常大的興趣和關心。所以每一次有外國的訪問團到內地,他們必然希望可以更積極參與我們國家的經濟發展。

  我說這些,是希望從三、四方面,跟大家重新作一次印證,香港市民、香港社會看得很清楚,國家發展非常積極,也是因為這樣,香港自回歸以來,香港人親眼目睹內地的發展如日方中,也深深感受到我們國家的國力日漸強大,大家為國家多方面的發展感到自豪,也因此我覺得整體而言,香港社會支持回歸,認同根據《基本法》在香港實施「一國兩制」,也認同「港人治港」應當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治理香港這方針政策。

推廣《基本法》

  最近,有建議表示應加強香港市民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認識。這方面的教育工作,我相信在座各位校長、老師多年以來都與我們積極配合。

  我知道自1990年《基本法》頒布以來,我們已要求大家在編寫小學和中學的課程時,適當地加入《基本法》的元素。例如,在小六的常識科會談到「一國兩制」,在這個課題下內地與特區的關係;中一的經濟與公共事務科也會提到特區在中國憲法下的地位和中央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這個安排,以及中六和中七的通識教育科目也會灌輸國家的觀念。我相信這幾方面,在座的老師和校長比我認識更深。

  特區政府內部正研究如何可以帶動香港社會更加深化認識《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有關概念。有關《基本法》的教育與其他教育工作一樣,要潛移默化,要取得理想的效果,需要從小處做起。所以我們要讓年青一代更加接觸到《基本法》和更加認識「一國兩制」,是非常重要的。今後,我們進一步的成果是有賴大家共同努力,以及深化這方面的工作。我們在內部檢討之後,準備繼續努力不懈,再接再厲,有需要的話,我們會投放更多資源,因為《基本法》這個概念,對香港的根本意義太重要。如果我們要做好未來的政制發展,我們必須有一個共同認識和同意的平台。

  我們跟中央商討有關這個問題時,中央部門提醒我們,在八○年代開始設計一系列為「一國兩制」、為香港順利回歸的制度,是一個完整的設計。這個設計中,我們有法制、經濟、對外事務、保障香港的人權自由,也有政治體制。因為這套制度是一個整全,中央提醒我們香港社會,要小心考慮和思量這套原有設計。如果我們考慮改動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兩個產生辦法是否需要修改,我們便要小心考慮是否會影響整個政治制度的原有設計?如果影響了,會否繼而也影響《基本法》下「一國兩制」一系列制度的設計呢?其實我們回到根本的考慮,打好基礎,對我們今後處理政制發展的事宜有莫大幫忙。

  另外一點是除了我們鼓勵大家多討論有關政制發展《基本法》堶鴢h性問題,我們也羅列了比較技術性、關乎法律程序的問題。不知道在座有沒有特別對《基本法》詳細安排、規定多有研究的老師和校長?我們如要修改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我們需要考慮許多實質程序問題。

  例如,我們如果要修改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到底先修改《基本法》堛漯件一、附件二的有關規定,然後才進行本地立法?抑是我們可以立刻進行本地立法,根據《基本法》規定便可以改變選舉制度?

  這些實質、仔細問題,我們已在立法會、在我們見不同團體時,都歡迎大家給予意見。在這階段,我們就這些原則和法律程序問題,鼓勵香港社會多作討論,多發表意見,讓我們打好基礎以後,今後我們在推動這方面工作時有共同基礎和平台。

  較早時我跟大家談到最近我們訪問北京時及上星期特首跟我們重申的幾點,是希望大家更明白我們掌握到的最重要原則及考慮是甚麼。對於這一套問題,雖然大家一方面耳熟能詳,但另一方面,大家可以溫故知新,我相信對今後我們處理這樣重要的議題絕對有幫助。

  最後讓我講一句,大家作為老師、校長,在教育我們下一代、在教育回歸之後成長的新一代,你們扮演茪@個歷史性的任務和角色,我向在座各位嘉賓致敬。多謝大家。

二○○四年二月二十四日(星期二)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