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林瑞麟:致力為○七年後的政制發展締造新的發展空間

************************

  政制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今日(九月二十三日)說,特區政府會致力為二○○七年之後的政制發展締造新的發展空間,這符合香港社會整體利益。

  林瑞麟在澳洲悉尼出席香港澳洲商會及澳大利亞中國工商業委員會合辦的午宴時發表講話。

  他表示,香港需積極處理二○○七年以後的政制發展的挑戰;然而,他相信應當可爭取到進展,因為任何人士都不願意見到二○○七年以後的政制發展停滯不前。

  《基本法》規定,要改變二○○七年以後的選舉安排,須獲得立法會三分之二議員的支持。

  他說:「換言之,要作出任何改變,建議必須先得到直選和功能界別議員兩者的支持。」

  「這對政府和立法會所有議員來說都是一項挑戰。」

  林瑞麟強調,他的任務是與不同界別和政黨緊密合作,以期求同存異,達成共識。

  政制事務局正就二○○七年以後的政制發展進行內部研究。該局現時的計劃是在二○○四年開始公眾諮詢,徵求社會的意見,並在二○○六年處理本地立法的工作。

  他承諾檢討將會深入透徹,在公眾諮詢期內會有充足的機會供公眾發表意見。

  林瑞麟說,《基本法》已具體定出首三屆立法會的組成。

  回歸以來,立法會直選議席已由第一屆的二十席增加至第二屆的二十四席。到二○○四年,立法會半數的議席將由直選產生。與一九九七年的立法會比較,直選議席的數目增加了一半。

  他說,就以後各屆的立法會,《基本法》規定我們須視乎香港特區的實際情況,以及按照循序漸進的原則發展,最終達至普選的目標。

  談及問責制,林瑞麟指出,這個新制度標誌茩輕鈭猼v一項重要改革。

  他說,香港歷史上,政府首次在高層設立政治班子,即問責制主要官員,由他們制定施政綱領和集體作為一個團隊向公眾負責。

  政府也開設了常任秘書長的職級,由他們協助主要官員管理決策局和執行部門。

  他說,這樣的安排鞏固了公務員的基礎,維持一支政治中立、專業和廉潔的公務員隊伍。從今以後,隨茼甈F長官的選舉,不論政府有任何改變,公務員將一如既往緊守崗位,服務市民。

  林瑞麟說,在過去一年,問責制的運作未能非完全暢順。新制度需要時間逐步演進和發展。然而,這標誌茩輕銢F制發展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對於有人提出,在未實行全面普選之前,推行新制度難以達至向社會問責的目標,林瑞麟表示不同意。

  他說:「香港是一個開放且高度透明的城市。立法機關、傳媒和市民大眾都會發揮其監察政府的效力,並確保個別主要官員為其政策負責。」

  他指出國家安全法例的最新發展,顯示政府願意聽取市民的心聲,並因應民意和立法會議員所表達的意見調整立場。

  由於社會人士對建議法例的條文存疑,政府已撤回《國家安全(立法條文)草案》,容許有充裕時間重新研究及處理有關議題。

  他說這事證明了一點,根據《基本法》,行政機關只可在得到立法機關的支持和同意下推行立法或財政建議。這種制衡制度跟其他奉行普通法的司法管轄區相近。

  林瑞麟續說,根據政府設計問責制的概念,政府的目標是要加強官員對公眾問責,致力迅速回應社會訴求。

  他舉例說,當SARS開始減退時,政府推出了一套總開支達118億港元的助民紓困措施以振興經濟,並創造約七萬二千個就業和再培訓名額。這些方案都是在幾個星期內構思好的。假如在過往的制度下,可能要用幾個月的時間。

  林瑞麟說另一個好例子是香港與內地簽訂更緊密經貿關係協定(CEPA)。

  他說:「市民認為我們需要努力向前,令經濟復蘇,改善失業情況。政府已主動積極回應這些社會訴求。」

在CEPA之下,指定類別的香港產品可免稅進入內地。香港的服務業也可以較其他地區更早進入內地市場。

  林瑞麟說,跨國公司在香港成立的附屬公司也可歸入「香港公司」的類別,受惠於CEPA,條件是他們必須在港擁有業績記錄。

  他說:「在香港的海外業務伙伴中,澳洲公司一直是有活力而多元化的一群。香港設有超過400間澳洲公司,其中不少與內地生意往來日漸頻繁。」

  「澳洲也積極向香港出口服務業,特別在工程和建造業、法律和會計、建築業等。這些行業均會從CEPA得益。」

  林瑞麟又說,根據《基本法》,回歸後香港得以保留世界貿易組織(世貿)成員的身份。

  隨著國家加入世貿,香港可根據世貿的條款,與內地達成自由貿易安排。

  他表示:「與內地簽訂CEPA後,香港能夠率先進入內地市場,突顯了香港在《基本法》保障下的獨特身份,也證明了香港並非“只是另一個內地城市”,而是在回歸後享有獨特地位的。」

二○○三年九月二十三日(星期二)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