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保安局局長發言全文

*********

  以下為新任保安局局長李少光今日(八月四日)傍晚在政府合署新翼一樓會議廳舉行的記者會上的發言全文(中文部分):

保安局局長:今天我很榮幸被特首委任成為保安局局長。我會盡我的能力做好我本份和工作,與保安局的同事、各個紀律部隊的同事和立法會的同事一同攜手合作,維持香港內部的治安和香港的穩定,以促進香港的繁榮。

記者:你做完入境處處長,跟茼A出任廉政專員,現時做保安局局長,你是由紀律部隊出身,然後出任保安局局長統領紀律部隊,中間可能其他部隊對你會有一些要求,或者你不能滿足,中間有利益衝突時你會如何處理?

保安局局長:我們作為政府高級行政人員,我們做事最重要是公平、公開,因為過往一年我出任廉政專員,同時我們做事一定要有原則。我以前在紀律部隊工作時,我在入境處與其他紀律部隊的同事都是相當熟悉,我相信我對紀律部隊的運作也有一定的認識,我有信心我與同事間會工作得很愉快。

記者:李先生,你在入境處工作時,葉太接任保安局局長時,你接任入境處處長;現時葉太離任保安局局長時,你接任保安局局長。其實在葉太退休前,即在她辭職前,你是否知道董先生何時找你擔任保安局局長呢?

保安局局長:葉太退休時我不在香港,所以並不是葉太通知要接任保安局局長的職位。當這職位懸空之後,特首邀請我擔任保安局局長一職。

記者:李Sir,保安局最大的任務是推銷二十三條,你會怎樣處理這個燙手山芋?會不會葉太的經驗給你有一個借鏡避免重蹈覆轍,做一些衝擊社會的事?你過往在紀律部隊的經驗,會不會使你在處理這件事時,更加讓人感到你有困難?

保安局局長:我剛剛到任,我會回去了解一下整件事的關鍵在哪堙C我可以這樣說,特首早前曾說過,政府會作一輪新的諮詢。我們會很仔細的聆聽社會各方面的聲音。在《基本法》二十三條,政府沒有一個既定的時間表,我只可在這堳O證:在我上任後,我會很小心處理這個問題和小心聆聽社會人士各界的意見。

記者:我想跟進二十三條的問題。大家都知道保安局現時最棘手,但又要處理的問題是二十三條。你剛才亦已經答過。其實董先生在邀請你上任前,有沒有跟你談過怎樣處理這個問題?他怎樣跟你說?你又是不是接納他的講法?

保安局局長:董先生的講法,我相信和大眾的講法沒有兩樣:我們會作新一輪的諮詢;我們會真的仔細聆聽社會人士不同的聲音;以及我們對立法沒有一個既定的時間表。

記者:如果以你剛才這樣說,似乎你會接手繼續推銷二十三條的工作或繼續諮詢的工作,你會否跟民主黨或民主派見面?另一個問題,對於「七一」五十萬市民上街遊行,你有甚麼看法?

保安局局長: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是我們香港特區一個憲制上的責任,這事情我們一定要去做,身為保安局局長,有這樣的責任落實這一個法例。我剛才都說過,董先生都說過,我們會仔細聆聽社會上不同的聲音,當然,在立法會內有不同的聲音,我可以向大家說,我是會跟不同黨派議員見面。至於「七一遊行」,我相信政府已經聽到市民的訴求。

記者:我想問,對於你上任局長處理二十三條有甚麼評價,有甚麼做得好,有甚麼方面做得不好?至於連葉太也不能成功推銷二十三條,你是否有信心可以成功推銷到二十三條?

保安局局長:政府有一個傳統,新任的局長好,新任的署長好,我相信都不應該對他的上任官員作出任何評語,我相信社會人士自有公論,以及我相信將來歷史自有公論。不過,你要問我葉太方面,我可以說葉太是我多年的同事,也是我很要好的朋友,我相信她的工作能力是一流,這點是我可以向大家說的。

記者:想問你外界認為保安局局長接任的人都會很棘手的,很難處理,你怎樣形容你的未來的工作會不會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是一個很棘手的問題,以及葉太之前的態度引來很多外界人士的不滿,包括立法會議員及市民,覺得她很硬銷,很硬朗的態度,令他們有很大的迴響,你會不會改變未來推銷二十三條的態度。

保安局局長:我想保安局局長這個職位是一個很大的挑戰,這個我是同意的。至於將來我怎樣做,我剛才都說過,我會很小心聆聽社會上不同的聲音,以及如果大家或者新聞界有甚麼意見,隨時可以與我說。

記者:是否用一個軟化的態度,不是以前硬銷的方法?

保安局局長:看看你怎樣硬和軟,這是一個比較上的說法。

記者:在入境處退休後進入廉政公署,現時又做保安局局長,你出任廉政專員也只有一年,董先生有甚麼可以說服你轉換新工作呢?你特別……也是做了不久,在這麼短時間內離開,是否對廉署有些不公平呢?你考慮接受新職位時你曾經考慮過甚麼因素,為甚麼這麼快便接受,你明知道需要做推出二十三條的工作你也接受,因為你接受這新職位,……兩個職位?

保安局局長:你說得很對,因為我進入廉署只有一年多一點的時間,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離開,是有一點捨不得廉署的同事,因為我工作得非常愉快。不過,董先生對我說時,亦提到這是一份非常有挑戰性的工作。因為我的出身也是一個紀律部隊人員,紀律部隊人員有一個calling,即是當社會上有這樣需要我們服務時,我們是不應該推辭的。所以董先生對我說時,我經過考慮後亦覺得現時香港社會面臨一個十分困難的時間,所以我願意接受這份工作。

記者:在二十三條的問題堙A你對北京的看法,以及香港市民大眾的看法之間你如何去取得平衡呢?

保安局局長:現時既然我們需要新一輪的諮詢,我們會仔細聆聽社會上不同的聲音。現時你問我的立場,如果我們現時有一個立場的話,並不是一個真正的諮詢。你們給我一點時間,讓我上任後,我會與同事再進行新一輪的諮詢,到時我們會向大家交代。

記者:李先生,在你眼中工作能力這麼好的葉太也不能成功sell這個具爭議性的二十三條,以你的背景,你一向是不需要處理這麼重大的政策,你為何有信心你可以勝任這項工作呢?另一方面,本來保安局局長這個位置原本是「一哥」的,你覺得為何會最終由你出任呢?董先生是在何時找你的呢?

保安局局長:《基本法》落實,一定要得到市民大眾的支持,不可以只依靠我的能力,或我是否本事,我會盡我的能力向社會人士解釋落實《基本法》二十三條的必要性及如果市民有疑慮的話,我會盡我的能力去解釋,讓他們的疑慮可以消除。至於你說熱門、冷門的問題,我回答不到你,因為熱門、冷門都是傳媒的炒作。

記者:董先生在何時,那一天找你的呢?

保安局局長:我與董先生的對話是我們私人的談話,我不想在這埵V大家說及。

記者:你做了那麼多年紀律部隊,現在要統領一班文官,你自己預期,在新職位會遇到最大的困難是甚麼呢?另外,在你考慮接任新職位時,你有否詢問過你的舊同事葉太的意見,她有否給予你甚麼意見呢?

保安局局長:我沒有詢問過葉太意見,我相信跟紀律部隊合作,即使我以前在入境處時跟其他兄弟部門都有很好的合作,我有信心會得到其他紀律部隊同事的支持。謝謝各位。

(請同時參閱發言全文英文部份)

二○○三年八月四日(星期一)

現場/ 粵語/ 普通話/ 英文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