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行政長官發言全文

********

  以下為行政長官董建華今日(七月三十日)聽取傳媒代表的意見後總結發言的全文(只有中文):

行政長官:各位,我想對當前形勢作一個判斷和評估,其實七月一日之後,我們面臨一個很大的考驗。七•一遊行主要的原因是甚麼?中產或基層感到數年來的情況,無論在負資產方面、削減薪金方面、失業率方面,是每況愈下,看不到有甚麼希望,看不到出路。

  政府在施政方面是有出錯的。有時為了解決多年聚積下來的問題,政府會推出很多改革措施,而且因為這些措施比較遠期才會有效應,但近期則加重部分市民的負擔,尤其是對中產而言。我自己的施政作風,剛才大家都說過,政府的失誤以及與市民的溝通有不足之處,所以引起不滿。

  經濟轉型帶來的痛苦,不幸是必定的,亦需要時間,但我們嚴重缺乏正面輿論的引導,所以七月一日遊行,他們是對政府的施政表示不滿的抗議,對目前的情況、對經濟的情況的不滿的抗議,亦是對二十三條憂慮的表露。

  我們十分重視地做研究、總結經驗、汲取教訓,每一件事都會作出回應,我們近來十分緊密召開會議檢討。

  我們目前工作的重點在哪幾方面呢?簡單地說是要確保社會穩定、政治穩定。如何去做呢?首先要徹底改善我們的施政作風,另一方面是要搞好民生及經濟方面的工作。

  我們要徹底改善施政作風,譬如要在行政長官開始,剛才我說過,我會與各階層、各界別會面,聆聽意見;我會把這個安排制度化;我亦會透過傳媒或其他方式,直接與市民溝通;我亦會把這個安排制度化。整個特區領導層,領導班子亦會與市民更密切的溝通與聯繫,我亦會把這個安排制度化。

剛才張先生提過,我們正重新檢討諮詢架構,怎樣可以確保香港的精英、專業人士、學術界會被吸納到諮詢架構堙A確保他們的意見可以暢通無阻地來到我們中央。我們不單是聽意見,而是聽到意見之後要檢討一下,跟現行的政策,推出的政策對不對,怎樣可以做好它,真正做到想市民所想,急市民所急。我們在這幾方面,其實還有很多事情,太長了,我現在不說,我們會就這幾方面會很努力工作。在經濟方面,當然是我們的工作重點。去年第三季超過百分之三的經濟增長,第四季超過百分之五的經濟增長,與今年第一季百分之四點五的經濟增長,都證明我們所行的方向是正確的。以金融、旅遊、物流、商貿,做一個支柱經濟發展路向,是行了正確的路。

  不幸的是,第二季因「沙士」的關係,經濟受到很嚴重的打擊,所以我們要從頭開始,但我相信我們行的方向是對的。目前我們正在做些甚麼呢?短期最重要的工作是就業,就業最重要是搞好旅遊,因為旅遊即時可以製造就業機會,譬如週末香港市民到內地其他地方旅遊,若果有更多內地遊客週末來香港個人旅遊,對香港經濟肯定有很大幫助。目前廣東省四個城市已經開始,相信更多廣東省城市也會很快批准讓市民個人來港旅遊。中央亦同意我這個要求,開放上海與北京兩個城市個人旅遊來香港。

  第二,我們從四月份開始到八月尾為止,會製造七萬二千個就業機會,這是政府已訂出的一個政策方向,就業與培訓機會有七萬二千個。其中接近二萬個是給青年人的。在這兩方面,希望一方面推動經濟,一方面可以對因為「沙士」關係而上升的失業率可以有幫助。另一方面,短期要盡快做到的,就是關於房屋方面。我說過多次,樓價在去年孫局長出了「九招」之後,有些穩定作用。「沙士」之後,樓價又開始跌,信心是很脆弱。我們是要做些事,目標不但是要將樓價穩定下來,也希望它能夠回升。

中長期來說,現在走的方向的基礎已存在,利用與珠三角洲的合作,進一步的合作,以及利用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CEPA)來推動我們的經濟轉型。在這方面,從工商界及專業界來說,他們對前途看好了很多。另外一點我想在此強調一下的,是我態度是怎樣,如果有些政策會令到社會沒有辦法接受,我們便不會推出,而會推遲,這個要很清楚知道。回歸以來,大家看到的,為何香港的地位好像明顯地下降,為甚麼呢?問題出在哪堜O?其實,全球化經濟的確在衝擊香港,香港是一個已發展的經濟體系,即developed economy。在全球化經濟內,因為我們的成本比較高,所以生產業、服務業都一定搬去一個發展中的經濟體系內,我們一直都在搬,所有的生產業在八○年時代搬了,現在服務業亦正在搬去。

  國家的經濟起飛,群龍四起,周圍的城市現在都發展得非常好。香港不再像以前一樣一枝獨秀,我們面對的是全面的競爭,在全面的競爭情形下,我們以往運作的辦法已不行,一定要轉型。八○年時代,我剛才說生產業已轉移了,現在服務業亦在北移,對香港造成很大的壓力。我們要接受這一點,但我們亦要知道,國家的經濟起飛為我們帶來無限的機遇,我們要看到正面的一面,正面的一面是,內地不單是全世界最成功的生產基地,世界上大家都公認的,內地是最成功的生產基地,更加是一個需要好的服務業的發展中經濟體系,香港具有很優秀的服務業。另外十分重要的是,內地已成為一個全世界最有潛質的市場,這對香港而言亦是求之不得的,因為我們擁有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

  所以,面對茬o樣的機會,我們要用新的思維和新的辦法去把握這個機會,好好去發揮。政府在這過程中可以做些甚麼呢?全世界、所有的國家、所有的經濟體系都在看如何進入這個市場,譬如台灣,美國一向是台灣最大的出口市場,現在已經不是了,現在已變成是我們中國內地,韓國亦如是,變化的確是十分之大。我們政府在做些甚麼呢?第一點,在過去一段時間內,我每一次會見國家領導人時,都會向他們解釋CEPA對香港的重要性,有了CEPA便會為我們經濟轉型提供一個良好的基礎,香港的產品可以以零關稅進入內地,香港的專業人士可以進入內地,香港有很多的優秀企業有機會進入內地,這對香港轉型的過程太重要了。

  第二,我亦提及建立大珠江三角洲的經濟地區對香港來說是非常重要。大家都明白,珠江三角洲的城市崛起後,他們每一個城市都很富裕,亦很有競爭力,香港如何與珠江三角洲的城市,與珠江三角洲本身互補優勢,大家如何做到呢?優勢互補後令香港能夠發揮優勢,令到香港得到財富方面最大的效應,這是我們正在努力的。因此從去年十二月開始,我與廣東省領導人多次會面談這些問題。大家現在已經確定了,大家一起努力,建立一個大珠江三角洲的經濟區,更重要的是,大家同意了各自的角色,定位是如何。因為有些地方可能要競爭,但有些地方我們可以避免競爭。大家的角色是什麼?到底我們的定位是什麼?香港的定位是什麼?香港的定位很清楚,就是以我們的強項,我們的強項是什麼?就是服務業、專業、金融、物流,這些就是我們的強項。現在的定位,大家接受的定位就是如何讓香港這些強項,金融、專業、物流得以充分發揮。內地的城市有他們的強項,譬如他的製造業很強。我們互相配合後,整個珠江三角洲的綜合競爭力,世界上很少地方可以和我們比較。因為我們的方向很明確,定位很清楚,我們預備在八月五日與廣東省在香港召開聯席會議,所以我相信這次聯席會議會敲定一系列比較具體性的事項。

我們很多工作在進行中,CEPA方面我們在工作中,珠三角方面我們在工作中,另一方面,當然無論在環保方面、改善居住環境方面、教育方面、創新科技方面,這些全部都是為了打好我們的基礎,將來發揮使用。

  其實,最近你們看到,我希望你們看到甚麼呢?最近利息非常低,美元下跌了很多,香港的競爭力上升了很多,我們會在多方面推動,我相信已經打好基礎,帶出了香港經濟轉型的方向,我想大家知道。

  最後我想跟大家說一說,今天政務司司長及廖局長去了北京,出席明天舉行的內地與香港大型基礎設施協作會議,這是關於兩地大型基礎設施問題,譬如橋、高速鐵路及如何協調香港與廣東省的貨櫃碼頭建設等各方面。為了這些問題,我每一次見到國家領導人,我都會強調這些基礎設施對香港的重要性。溫總理六月二十九日來香港訪問時,我與他談話時,我亦再一次反映了意見,這一次我上北京時,他特別為了這幾項作出回應。他對我說,中央政府高度重視我提出的意見,認同港珠澳大橋和深港高速鐵路,以及香港、廣東省貨櫃碼頭建設協調,對香港未來經濟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因此,要著眼於繼續發揮香港作為國際貿易、金融及航運中心的作用,推進香港與內地更緊密關係,所以中央政府對這些項目會給予積極支持。並且確定明天會舉行會議,關於大橋,如何積極推動,做好屬於內地方面的各項工作,鐵路亦如是。所以我相信經過這次會議後,我希望能夠在八月五日我們開會時,會有更多實質的消息給大家。總之,方向確立了,我們會拼命努力地推動,希望能夠慢慢會更實質給大家看到我們走的方向、經濟方向是正在走出來。

記者:董先生,可否說一說你剛才所說我們的經濟已經走出谷底?

行政長官:我看到的是,如果你看一看七月份的經濟數據,七月第三、第四個星期的經濟數據,較我預期的想像是好很多。「沙士」過後的恢復是相當不錯。我希望是這樣,再看一段時間,我們大家一起努力吧!

記者:……是否定了……港珠澳大橋?

行政長官:到時你會知道,會有個程序,不過現時的方向卻十分清楚。多謝各位。

二○○三年七月三十日(星期三)

短片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