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署理保安局常任秘書長出席於香港大學舉行的國家安全立法研討會致辭全文

*********************************

  以下是署理保安局常任秘書長湯顯明今日(六月十四日)出席於香港大學舉行的國家安全立法研討會致辭全文(中文譯本):

陳教授、Forsyth博士、各位嘉賓、各位先生、女士:

  有一個老問題常常令我反覆思量,就是:「究竟先有雞,還是先有雞蛋?」。同樣,究竟是大眾文化孕育大眾傳媒,還是大眾傳媒孕育大眾文化?究竟是公眾的看法影響某些問題的政治反應,還是政治反應影響公眾的看法?

  我提及這些問題,是因為部分社會人士對我們建議的國家安全法例有一些非常強烈,甚至可以說是負面的看法。我希望藉茪竣悛漪蒺Q會紓解大家的疑慮。我準備提出的,基本上是我們自從八個多月前公布有關建議以來一直所表達的,就是讓我們根據冷靜、理性而深入的辯論,對此事作出判斷。

  因此,我打算從較宏觀的政策角度闡述政府的觀點,並說明立法工作背後的基本理念。律政司的同事歐禮義先生則會集中討論技術及法律方面的問題。

理性討論

────

  就讓我們放下成見和先入為主的看法,仔細研究目前提出的建議 ── 比如說,我們如何藉此機會將本港多項現行法例現代化,並且大幅收窄條文的涵蓋範圍。

  一個重要的立法程序今天繼續在進行。我在這媞t講的時候,立法會《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委員會正在舉行會議。一如其他法案委員會,該委員會會逐項審議草案的條文。一如其他法案委員會,有關各方會提出措辭上的修改,由委員表決。一如其他法案委員會會議,傳媒會採訪會議過程,而委員亦會在會後向記者發表意見,大家翌日便會在報章看到有關報道。如果有一件事大家應達成共識的話,我相信便是繼續我們的步伐,根據行之有效的規則及廣為接納的觀念,最終履行我們的憲制責任,落實執行這些法例。

  從多方面來看,這條條例草案的審議過程與其他條例草案沒有分別。然而,大家都明白,這條法例非比尋常 ── 它可以說是自回歸以來,我們所討論的法例中最重要的一條。事實上,它是全面落實《基本法》不可或缺的一環。它就是「一國兩制」的深層意義所在。作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我們現在自行立法,保障國家安全。毫無疑問,這是道義上的責任。我們不要忘記,《基本法》是中國全國性法律,而根據《基本法》,我們在憲制及法律上均有責任制定這條法例。國家給予我們自由,讓我們可自行立法,使新法例跟本港的普通法制度,以及《基本法》賦予本港市民及居民的權利與自由,得以互相配合。

一國兩制

────

  我將進一步闡述我們享有的權利和自由。《基本法》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而制定,是香港的憲制基礎。《基本法》的公布,讓香港特區可以實行高度自治。我們擁有獨立的法律制度和獨立的司法機關,我們並且是獨立關稅地區,擁有獨立的稅收和金融制度,以及獨立的選舉制度。我們有區旗區徽,在國際性和地區性的貿易和體育組織,例如世界貿易組織、亞太經合組織、奧運會和其他團體,都有獨立的成員資格。

  事實上,《基本法》所保障的「一國兩制」安排,無論在過去或現在,都為解決殖民地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提供一個獨特和切實可行的例證。就香港而言,自一九九七年以來,便一直妥善落實這安排。

《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

──────────────

  正如我較早前提及,正是這個概念容許我們自行立法,實施第二十三條。問題的核心分為兩個部分,包括:國家安全法例保障的對象,以及有關條文的合理性。

  首先,既然「兩制」已說明我們的生活方式,包括我們非常重視的普通法制度,會維持不變,因此,不論我們所持的政見或思想抱負,保障的對象顯然就是我們共同關注的「一國」。

  現在或許是時候提醒香港居民,香港特區的財政收入無須上繳,或支付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的費用,而香港市民亦無須服兵役。第二十三條訂明香港應訂定本身的法例保障國家安全,規定清晰而合理。

  某些人士或會反駁,指內地和香港的政治架構基本上不同,因此香港特區沒有義務保障部分人可能不接受的事物;又或指出,鑑於《基本法》第四十五條和第六十八條分別就選舉行政長官,以及立法會的組成所訂明的方式及時間表,香港不應茪漡磟I《基本法》第二十三條。

  不過,我們不應忽略回歸後的新憲制秩序。要真正體現「一國兩制」的精神,我們必須以「一國」的共同利益為本,給予實施「兩制」立足之地。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

中央人民政府

──────

  在立法的過程中,我們要考慮的,並非「提倡」以和平手段(例如在選舉中勝出)「推翻」中央人民政府的合法性,在政治上是否正確。我們所關注的,是要確保《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中不會有任何條文,意味茬o樣做會構成刑事罪行。這點帶出下一個論點。

  實施第二十三條的建議第二個最重要的考慮,是對擬禁止的罪行的制裁是否合理,以及立法建議是否符合國際上接納的權利和自由的標準。

  舉例說,藉蚞啋均B嚴重武力或類似恐怖活動的犯罪手段推翻中央人民政府,是否正確?若有人因為不同意內地的某些思想意識或政治手法而這樣做,是否合理?若有人因為不同意《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所訂明的中國式社會主義,而認為不應保護中國式社會主義免被任何人藉戰爭或其他殘暴手段推翻,是否正確?

  在今時今日的現代文明社會,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因此,如果國家安全條例草案目的只在於針對藉茼b香港或由香港市民作出相當於發動戰爭的殘暴行為,或採取其他手段危害整個國家的安全或穩定的人而施加懲罰,則任何明事理的人都不可能有異議。

  政府無意針對持不同政治意見或主張的人士,亦並非針對某些人士或團體。政府絕對沒有任何隱藏的意圖。

人權及國家安全

───────

  我們在草擬《國家安全條例草案》時,首要考慮是保障人權。為此,草案中不只一次,而是三次明文訂明所有條文的解釋,適用及執行必須符合《基本法》的第三章,並符合國際上有關個人權利和自由的標準。今天法律及憲法專家雲集,我冒茬Q指「班門弄斧」,想補充一點:《基本法》與其他廣為引述的憲法比較,有一點可能是比較特別的,就是它保障全港所有居民的權利和自由,而沒有附加國籍或公民身份等條件。

  但我們亦不能忽視保障「一國」的安全的需要 ── 而這「一國」,就是落實「兩制」的保證。

  即使回歸前,香港作為一個經濟實體,有賴與內地的緊密聯繫得以繼續成功(甚至生存)。內地的經濟在亞洲金融風暴中仍穩步增長,減輕了特區經濟轉型的痛楚;我們與內地在社會及商業上的聯繫是有目共睹的。

  舉例來說,去年跨境乘客平均每天超過三十五萬人次 ── 比一九九八年增長差不多五成。中央人民政府已承諾大力支持特區,包括正在磋商至接近完成階段的「更緊密經濟合作安排」。與此同時,我們獨立的入境及海關系統仍運作如昔。雖然內地與特區續有邊境分隔,但「非典型肺炎」肆虐一事清晰告訴我們,特區與內地的聯繫遠不止於經濟貿易範圍。正如行政長官最近談到,我們呼吸茼P樣的空氣,喝同樣的水,吃來自同樣農場生產的食物。我們屬於同一個國家。我想補充一點:我們縱使各有不同的方法去處理問題,我們對治安方面有相同的關注。

  因此,我們當前的任務是如何尋找合適的解決方案,去處理我們特有的形勢和市民不同的意見,用我們自己的方法去平衡「一國」的需要和我們開放及多元化社會的核心價值。

公開和透明的程序

────────

  我們的建議在政黨、傳媒、學術界及工商界之間引起了極大的興趣,並提出了很多問題,我們亦就這些提問一一解答。

  去年九月至十二月進行的公眾諮詢,是香港有史以來其中最大型的一次。相信沒有人目睹比是次更激烈的辯論、更具色彩的表達方式、或更詳盡的意見。這次公眾諮詢引發不同的意見及理解,但有兩點是不容爭議的。第一點,諮詢的全部結果已盡量以最清晰及客觀的方法向公眾公布。第二,大多數人支持香港須要立法保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

結論

──

  今天在座有很多從遠方而來的知名學者和專家,提醒我為何不能接受一些比較戲劇性的觀點;例如Huntington教授約十年前預測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之間會產生「文化衝突」。我卻認為來自不同文化及制度的人,正因為他們之間的不同,更可相互學習。

  香港是一個活力十足、多元化、及以制度為本的社會,一個融合東西方文化的大都會,但我們亦同時是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我們堅信,現時在立法機關進行審議及市民可參閱的國家安全草案,已經在保障國家安全這不容否定的憲制責任,和保障我們珍視的權利和自由之間,取得平衡。

  謝謝。

二○○三年六月十四日(星期六)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