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 政府主網頁

教統局長出席家校會慶典致辭全文(只發中文)

***************

  以下為教育統籌局局長李國章教授今日(五月十七日)出席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十周年紀念慶典暨專題研討大會的發言全文:

  半個世紀之前,當我還是個小學生時,記憶之中,「見家長」對我們來說是特大事件,只會在很特別的情況之下才會發生的,譬如說操行特別差,再記一次大過就要被趕出校;或者是成績特別低劣,成績表「滿江紅」。

  校長或者老師要見家長固然罕有;反過來,家長亦不見得熱衷於主動聯絡學校。我父母會在甚麼時候接觸學校呢?我記得,除了要替我告病假,就是應邀參加學校的開放日、畢業禮。但他們就算去到學校,也分不清楚誰是我的班主任和科目教師。

  以我自己的經驗來做標準可能是有點以偏概全,但在我年代的學生們,大部分是在學校和家長不相往來的情況下長大的。我們當時並不覺得有甚麼不妥,反覺頗有安全感,因為在學校頑皮,不會有人往家裡告狀;在家裡不聽話,父母亦不會搬出老師來鎮壓。那個時候,「家長教師會」好像不大普遍,只有少數學校有類似的家教會,但也不見得特別活躍。

  到了今時今日,情況當然大大不同了。現時全港有接近一千四百間學校成立了家長教師會,當中包括超過九成的公立和津貼中、小學。過去幾年間,在不同地區更發展出「家長教師會聯會」這個新生事物,全港現時就有十三個這樣的聯會。無論是家教會或者是家教會聯會,目的都是要發揚家庭和學校合作這種精神,全面推動家校合作活動。今日的家長,會在學校講故事給小朋友聽,照顧他們的午膳,組織親子旅遊,參加他們的運動會、賣物會,替學校籌募經費,做學校的義務律師、會計師、建築師、工程師;今日的學校,也會邀請家長評審學校的表現,加入校董會,參與學校管理,為學校的長遠發展方向提供意見。這類家校合作已漸漸成為香港社會的普遍現象。

  究竟這幾十年間發生了一些甚麼事,令學校和家長的關係產生了這樣根本的變化呢?

  有人會說,這是由於九年免費的普及教育取代了精英教育。要培育大量背景和騣幙ㄓㄕP的學生,就需要各方面更緊密的配合。

  有人會說,這是由於香港社會過去廿多卅年間急速發展,為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帶來了很多難以獨立解決的新問題,於是促成雙方的合作。

  有人會說,近十年來教育面對全球一體化,知識爆炸,資訊科技高速發展,經濟轉型等等大潮流的衝擊,必定要與時俱進,徹底改革;學習活動的最終目的是甚麼,應在甚麼階段,甚麼場所進行,如何進行,誰人參與,誰人評核等等的概念,都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提供了家校進一步合作的契機。

  又有人會說,其實大部分是由於政府政策上的鼓勵,以及新一代家長渴望對子女的教育作出更直接的參與和更大的貢獻。

  我想,這些全部都是原因,不過,還有一股很大很大的推動力,是來自「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如果沒有委員會過去十年來的盡心竭力,家校合作絕不會這麼順利地在香港生根,成長,開花結果。一切都只不過是十年間的事,但香港學校的透明度是越來越高,越來越重視和歡迎家長參與學校的日常運作;家長的積極性亦越來越強,對學校的貢獻亦更直接和多元化。雙方的合作,當然大大有利於教改的推行。

  今日,「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慶祝成立十周年,我衷心祝賀前任主席狄志遠先生,現任主席曾潔雯博士,以及歷屆委員,在短短十年間,取得如此佳績;我更要向所有家長教師會和聯會的主席、幹事,會員和義工致敬。你們每一位都是教育界的有心人,不問報酬地為深化家校合作,為推動香港教育的改進而獻出個人的時間和專長。

  我在這裡多謝你們,為廿一世紀的香港家長塑造了全新的形象:他們不單照顧子女在家庭內的成長,更參與他們在學校的活動,關注社會的整體教育政策和方向。我也要多謝你們凝聚了家長的力量,傳遞了家長的訊息,向政府和學校反映寶貴的意見,協助我們更好地擬定教育政策。

  說到這裡,我必須再三多謝各位在過去一個多月來,在學校的停課復課問題上,給予教統局和所有學校的意見和支持。透過你們,我們更清楚知道家長擔憂的是甚麼,要求的是甚麼,有助我們作出正確的決定。透過你們,我們可以更有效地落實停課復課的安排。我知道在停課期間,不少家長教師會的會員協助學校編排「停課不停學」的計劃,讓小朋友充份利用時間繼續學習;有些則協助清潔校舍,購置抗炎物資,為復課做好準備;有些則於復課當日返學校協助測量體溫,維持秩序;林林總總的家校合作,目的只是讓小朋友可以開開心心,安安全全地逐步恢復正常學習生活。我是多麼希望,在教育決策上,我們都可以用類似的方式磋商合作:政府,學校,家長三方面,一齊為香港的下一代做到最好。

  香港教育的改革,如果沒有學校的支持,家長的配合,只會是舉步維艱,事倍功半。非典型肺炎疫症的重要啟示之一就是:無論做甚麼,開放、透明、合作和全情參與,才是致勝之道。政府和學校都要開放、透明,家長亦要熱心參與,積極合作,那麼香港的教育,就會充滿生機,充滿希望。我深信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一直都是朝著這個大方向,充當橋樑的角色,不斷鼓吹和推動;我再次恭賀委員會過去十年所取得的成就,並且祝願下一個十年將會更加成功,更加美滿。

二○○三年五月十七日(星期六)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