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教育統籌局局長羅范椒芬發言全文(只發中文稿)

***************

以下是教育統籌局局長羅范椒芬今日(四月九日)在文匯報舉辦的「大學二十一世紀教育藍圖:基本理念與總體方向」座談會上的發言全文:

  自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於三月二十六日發表高等教育檢討報告書以來,社會上引起了廣泛的討論。今天的座談會讓高教界各方面的人士有機會聚首一堂,有助更全面分析報告書的建議,以及探討高等教育的未來發展。

高等教育回顧

  過去二十年,香港的高等教育發展迅速。在一九八一年,17至20歲的年青人中,只有2.2%入讀本地大學;在二○○○年,這入學比率已上升至接近18%,另有約10%的年青人修讀副學位課程。在這發展過程中,政府投入大量資源,擴充大學學額和提升各高等教育院校的質素。與九十年代中期相比,本地高等教育界在教學與研究兩方面,無論質與量,實在都有顯著的進步。

  作為一個國際都會,香港目前面對的客觀情況是,整體人口的教育水平偏低,不利於知識型經濟的發展。同時,院校之間存有隔閡,對課程的銜接與學生的流動造成障礙,不利於促進持續進修,終身學習,亦落後於國際上高等教育發展的形勢。此外,院校之間互相競爭但欠缺策略性的協作,令資源的運用未能發揮最大成效。

基本理念

  展望未來,專上教育的整體規劃必須從香港的整體利益出發,既要顧及社會和經濟發展的需要,亦要切合現實。基本的發展方向可以歸納為以下幾點:

擴充大專學額,鼓勵多元發展

  政府在二○○○年發表未來五年的人力供求預測,估計到二○○五年,大專或以上教育程度的人力供不應求,所短缺的人數將達到十一萬。因此,政府在過去兩年積極擴充高等教育學額,並鼓勵院校發展多元化的課程,以配合社會的多元發展和照顧個別學生的潛能和興趣。政府的目標是到了二○一○年,60%的17至20歲年青人,都有接受專上教育的機會,其中18%可獲得資助接受高等教育。目前政府無意更改這個目標。但由於人口增長,目前大學一年級的學額實際上低於適齡人口的18%。我們會考慮在下一個大學撥款三年期,增加大學學額,以達到18%大學參與率的政策目標。

  由於資源所限,新增的副學位都以自資形式開辦,政府除向辦學機構提供免息貸款外,亦為清貧學生提供資助,確保沒有人會因為經濟原因而無法升學。某些學科由於經費昂貴,市場需求不大,但如有助促進社會發展,政府會給予直接資助。我們亦會按照同樣的準則,檢視現時受資助的副學位課程,以確保政策一致。

(二) 建構靈活制度,回應社會轉變

  除考慮到資源有限這一事實,自資課程由市場調節供求,亦有助更迅速地回應人力市場的轉變,減少人力供求的錯配。二十一世紀是瞬息萬變的年代,建制亦必須跟隨時代的步伐而迅速作出回應。

  政府已決定於明年成立人力發展委員會,定期進行人力需求評估和分析勞工市場的狀況,並發表報告以增加透明度,讓僱主和僱員能夠更好地掌握形勢,培訓機構亦可以更有系統和更具前瞻性地安排課程。委員會亦將研究制訂資歷架構和質素保證機制,作為終身學習的基礎。

(三) 講求質素,追求卓越

  我們既講求量的推進,亦追求質的提升。高等教育檢討的核心問題,便是如何在現有的良好基礎上,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進一步提升高等教育的質與量。

  高等教育一方面要為香港培育人才,以配合二十一世紀全球一體化的知識型經濟發展,另一方面也要為建設香港成為文明昌盛的「亞洲國際都會」提供所需的研究,以支援政策,並扶植領袖人才。此外,教育服務日趨全球化,成為服務貿易的一個重要項目,高等教育界亦應該擴闊視野,結合國內學術界的力量,以發展香港成為亞洲高等教育中心為目標。

高等教育檢討重點

  剛發表的宋達能勳爵的報告書為香港高等教育的發展,勾畫出總體藍圖,並描繪了十年後的遠景。報告書提出多項高瞻遠矚的建議,今天我希望特別就三個問題,聽取各位的意見。

如何鼓勵院校分工和加強合作,以提升在研究和教學兩方面的整體質素和成效?

  經過多年的努力,八所教資會資助院校在教學及研究方面都已奠下良好的基礎,個別領域甚至達到國際水平。如果我們有無限的資源,最理想當然是讓每一所院校都繼續自由發展,令水平全面提升。但現實的情況是,香港的大學絕大部分的經費來自政府,面對龐大的結構性財赤,我們有需要按照擇優原則,對表現卓越的院校和教研人員,提供更多支援,好讓他們在本身的卓越領域內精益求精,冀能達到國際一流的水平。

  我們亦鼓勵院校努力開發社會資源,並且集中力量,發展本身的優勢和具潛力達到卓越境界的強項。大學的使命是創造知識,培育人才和服務社會。我們的撥款機制要反映和獎勵在這三方面的卓越表現;既鼓勵院校間通過公平競爭以激勵進步,亦促進院校各展所長,互相合作,建立關鍵的教研力量(critical mass),提升整體教學和研究的質素,減少資源重疊所引起的浪費。

如何強化院校的管治及管理,以平衡院校自主及向公眾問責的需要?

  隨著香港社會更趨開放民主,高等院校作為社會的照明燈,必須與時並進。在維護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的大原則下,引入機制加強院校運作的透明度和問責性,並制定公平和公正的評核準則,按表現作出獎勵和懲處,建立追求卓越,精益求精的校園文化。

  宋達能勳爵的報告書指出院校的管治組織和制度目前存在的一些問題,值得各院校的校董會和管理層反思,各自進行檢討然後作出改善。院校必須做到定位清晰,上下理念一致,權責分明。在行政方面要善用資源,提高效率,對教職員要賞罰分明,對學生要訂立合理期望,並嚴守學術水平的要求。

如何建設一個靈活及多元化的高等教育體系以配合終身學習社會的發展?

  目前以院校一年級學生人數為基礎的撥款制度,多年來深受各方批評,甚至被指為是影響院校質素的一個重要原因。教資會建議改以學分為資助的單位是一大進步,可以促進橫向和縱向的學生流動,進一步更可打破課程的年期限制,讓學生可以按個人的情況和學習進度,以不同的年期完成課程,取得資歷。

  我注意到大學校長對「學分積累及轉移制度」中「撥款跟學生走」的部分有很大保留,但總的來說,靈活互通的學分制不僅是世界潮流,而是在終身學習體系中一個不可或缺的環節。同時,隨荌|校的分工將來會逐漸明確,「學分積累及轉移制度」可讓學生在課程上有更多選擇。當然,互通學分必須透過院校間的協議,有秩序地進行,以確保學生選科的合理和連貫性,並確保質素和避免對個別院校造成太大衝擊。

展望未來

  高等教育檢討報告書的內容,側重理論與概念,要落實報告書的建議,還需要下一番功夫,研究具體的細節安排。教育改革給予我的ㄔ頇O,在原則方向上取得共識尚不難,但把原則轉化為具體方案時,免不了會觸及既得利益,引起爭議。我希望大家在考慮高等教育檢討報告書的建議時,一方面要有宏觀的視野,亦同時就執行的細節提出關注之處,讓教資會和政府可以集思廣益,為香港高等教育的未來發展作出妥善的規劃。

  報告書第六章對香港高等教育十年後的遠景,有相當詳盡的描述。我認同宋達能勳爵對前景所表達的樂觀。本地的院校擁有優良的設備、豐富的資源、優秀的教研人員和龐大的發展潛力。只要各院校能高瞻遠矚,勇於接受挑戰,分工合作,互補優勢,香港的高等教育定能綻放異彩,與國際級大學一爭長短。

二○○二年四月九日(星期二)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