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財政司司長在深圳與新聞界談話內容

****************

以下為財政司司長梁錦松今日(十月十三日)在深圳參觀中國國際高新科技成果交易會展覽中心後與新聞界談話內容(只有中文):

記者:大家都關心新加坡的挽救經濟方案,為甚麼港府不會效法呢?

財政司司長:我想大家的方向是一樣的,方向都是想辦法用一些措施幫助市民,可以紓解民困。但香港除了面臨短期的經濟困境外,亦面臨經濟轉型。所以我們若只搞紓解民困措施而沒有經濟轉型,長期來說香港都會出現問題,這個董特首說得清楚。不過,大家也認識到香港與新加坡有幾大方面是不同的。

第一大不同是它的經濟結構與我們的不同,他們政府的影響力大很多,我們是依靠私人機構為主。第二大不同是香港有安全網,他們沒有類似綜援的制度,所以他們對低下階層的照顧力度要比較猛,而我們每年提供的綜援已經有一百幾十億元。第三個不同是新加坡現時面對的短期經濟困難比較香港還困難,大家看到它第三季度與去年比較,下跌了百分之五點六,雖然我們還未公布數字,但我們估計情況遠遠沒有新加坡嚴重。

記者:梁先生,新加坡提到高官減薪,不是公務員減薪,是高官要減薪,你覺得香港有沒有需要跟荌窗A與及你個人是否願意帶頭這樣做?

財政司司長:如果我個人來說,不一定需要說帶頭與否,我加入政府時有報章已經說我減薪百分之九十。

記者:你已作出了一個好的示範,那麼高官是否應該倣效呢?

財政司司長:我覺得不能夠因為一個人自己的情況而要所有人都這樣做。我們的加薪機制是跟私人市場的,所以如果今年私人市場是有調整時,政府是會跟隨的。當然,如果調整機制是否需要檢討,這要從長計議。不過,建立一個機制是需要很多時間的,你知道香港是一個民主的地方,我們需要諮詢許多公務員的團體,不能夠貿貿然說改便改。這方面希望市民能夠體諒。

記者:但如不是全體公務員而只是高官,例如只是司、局級官員?

財政司司長:但是,都是有機制的,所以如改動這些機制會有很大影響。

記者:其實新加坡有如此大的動作,香港未必一定跟足,有哪些地方可以參考?

財政司司長:當然,對於全世界政府做的事情,我們都會經常留意。所以,我們在一直注視經濟情況時,亦會看看有甚麼應變措施。不過,現時來說,在香港面對短期問題和經濟轉型問題時,特首施政報告所講的措施,我覺得是恰當的。

記者:是否擔心香港市民會覺得與新加坡政府相比香港政府特別「孤寒」?

財政司司長:有些人會這樣看,但我亦希望市民看得到,第一,新加坡面對的問題比我們嚴重,例如第三季與去年第三季(出口)比較,減了百分之五點六,香港的情況遠遠沒有新加坡的嚴重。第二,新加坡因為沒有綜援,所以要多做很多事情。市民應該看到政府每年單在綜援方面,支出已是一百三十多億元,是每年,並非一次過的支出,所以我希望香港市民能看得到。此外,今年施政報告中的數字,很多傳媒估計的一百五十億元,其實和新加坡的數字不一定可以互相比較的,因為例如減租等均由李顯龍一次過講,而我們的免租措施則不包括在施政報告中,而由房委會宣布,因此有時不容易將數字互相比較。

記者:今日上午談到香港發展科技的經驗,大陸發展科技的經驗,香港有沒有可以借鑑的地方呢?

財政司司長:當然可以借鑑。

記者:那些方面呢?

財政司司長:我想最重要的是,其實國內有很多優勢,國內有一個很大的市場,有很多香港欠缺的科研人才,特別是在所謂基本的科研上。但香港亦有自己的優勢,特別是在制度上的優勢,人才上的優勢。大家剛才亦看到在很多展館,如果大家未有時間參觀的話便請去看看。其實香港亦有不少科研人才,除了看有甚麼可以向國內學習,在短期和中長期最重要的,就是優勢互補,香港的人才、香港開發的科技、開發到的國內市場如何利用香港的法制、靈活的市場機制,去配合國內的市場,這樣的發展應能在短期內見到。所以我們經常去看別人在做到甚麼,但不是想荂u照抄」別人,而是優勢互補。

記者:好多負資產的業主都講到他們很困難,今日有一宗新聞就是關於一名負資產人士跳樓的,政府可否再幫他們呢?

財政司司長:對於負資產人士,我們當然很同情,亦理解他們的情況。我們希望盡量看看如何可以幫到他們。不過,香港其實亦有很好的安全網,我希望有困難的市民能與親友和各方面多些傾談,真的有困難時亦可向政府尋求幫助,因為香港的安全網其實是不錯的。香港政府的安全網一定保證不會有人因為沒有錢而沒有屋住、沒有飯吃、沒有書讀或者沒有醫療。所以我希香港人不要因為一時的經濟困難對自己的生命或健康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

記者:香港在出售官股方面有一定的經驗,你對現在國內國有股減持有甚麼建議?

財政司司長:這個我們跟他們有些建議,但我看現時不方便公開。

二○○一年十月十三日(星期六)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