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政務司司長記者會答問全文

************

  以下為政務司司長曾蔭權今日(九月三日)下午在記者會上的答問全文(中文部分):

記者:曾司長,想問在未公布這個消息之前,很多地產商都要求你們停建居屋。其實,這次決定是否受了大地產商的壓力,你們為了討好大地產商而罔顧小市民的利益呢?

政務司司長:剛才我所講,我們做這些決定是不會受任何既有份子左右。實在整個決定就是我們看到了現時香港宏觀經濟情況,特別最主要的是我們看到現時居屋市場已經侵蝕私營市場,做出一個惡性的競爭,最重要的是造成一個不平穩的情況。我們覺得政府不應該在私營市場塈韞[進行這種類似的干預。根本原底我們做居屋的計劃,都是使到一些不能負擔在私營樓宇婺m業的人士,來為他們服務。但現在因為時間、經濟的影響,加上我們調整的幅度不足夠時,造成現在市場重疊的情況。所以我們所做的目標就是將這種重疊情況消除;以及使到居屋市場有正常的發展,而私營房屋市場也有正常的發展。換言之,我們的目標是減低干預的程度,但最終都是為香港普羅大眾的利益虓Q。

記者:剛才你提到公營與私營的重疊,你們心目中覺得……

政務司司長:當然要調整的幅度幾多,是要由房委會自己去決定。但有些客觀的事實是很清楚的,譬如有些每月收入二萬元的家庭,如果他們能夠將他們百分之四十的錢來供樓的話,他們能夠購買大約一百八十萬元的樓宇。如果現時收入,每月家庭收入二萬五千元,如果能夠將他們百分之五十,即是一半的收入來作供樓的用途時,他們可以購買私營房屋,可以買到二百八十萬元的樓宇。現在私營房屋內,出售的樓宇有百分之七十,我們知道售價都是二百五十萬元以下的,這樣重疊的情況就會看見得到,但是很艱難很準繩地做到量化,很明顯這個重疊的情況是愈來愈嚴重。

記者:是否因為私人樓宇的市場已經到達了一個危險線,政府在居屋上不做任何事樓市就會崩潰呢?

政務司司長:我重申你那位同事的問題。我們最主要的目標是發覺現時居屋,我們現在申請的資格,使到這個市場有重疊,亦摧毀我們以前建造居屋的目標,我們覺得應該--現時資助人士去自置居所,或者資助任何房屋的話,都需要給予有需要的人士來做是最好的。我們覺得我們一定要調整這策略,就是這樣。當然市場如何回應,市場有自己的決定,但我們最終的目標是減少市場的扭曲,這就是我們想做的目標。

記者:你剛才說到停售居屋……現在只不過凍結了這一批購買力,……等待重新發售,……這一段時間對私人樓宇不會有甚麼起色,達不到你的目標。

政務司司長:我們不是因應私人市場的起落,我剛才所講我們不是想推高樓市、不是想托市,也不是想壓抑樓價,最重要的是消除了不需要的市場扭曲情況。凍結之後,我們所講的是不想將現在所囤積的房屋一次過推出市場,所以調校到每年大約九千個單位。建造這九千個單位我們考慮過很多問題,我們考慮到現時要建成、現時已經動工興建中的居屋,這個大約有四萬多個單位,我們不能夠空置太多。另外,我們要考慮到現時房委會有些重建的計劃,需要有一些居屋以吸納現時的住戶。

  還有一些情況是,除了這兩個原因之外,我們還要考慮到現時市場是需要保存一些房屋委員會本身興建居屋的能量。因為市場並不是時常都是一樣的,當市場突然好市時,我們不想面對供不應求的情況,而使到樓價突然急升,所以我們要保存房委會本身興建居屋的能量。九千個是平衡了各方面的因素而決定的。

記者︰司長你剛才說,日後恢復售賣居屋之後,都會逐步大幅削減,為甚麼你會看到日後樓市仍然會是現在這樣狀況呢,所以你出現的方向是逐步去減呢?

政務司司長︰我們的決定不是因為對於樓市的預測,或估計樓市會變好或者變壞,最主要是我們見得到政府資助房屋的方法,最好的方法就是用貸款的方法,貸款是用免息的方法去做的。現時房委會的貸款,自置居所的貸款計劃,可以讓人去申請,可以免息貸款去到六十六萬,這個讓人有更多靈活性、更加能回應市場的需要,選擇地點亦有自己的靈活,有更多好處,避免有些人說我們的居屋有些地點不是好適中,它們的大細又不是好適用,所以我覺得這個方法比現時興建居屋來說是勝一籌的。這樣說不是因為我們對於市場的預測是好或者壞而做這個決定,我們只是講,在政策方面來講,長遠來講,鼓勵居者有其屋的方法最好是透過貸款,不是透過自己興建居屋。

記者:你剛才所講現在已停了批居屋的地,其實批居屋的地可能三、四年後可以建樓,但現時賣地亦不見得好,是否意味茪T、四年後建成的樓會比較少,到時你只得貸款的時候,樓價會飆升,你們有甚麼buffer 可以處理?

政務司司長:我先說清楚,現時我們所做的,有關於租屋方面我們不會減產,我們一定要跟住特首的承諾,在2003年以後,使到所有等候租屋的人,不能夠等超過三年,所以現時租屋方面每年都會興建二萬三千個單位。其他人呢,我們有五萬個資助單位,剩餘的二萬多個我們會盡量透過貸款單位來做,如果市場將來突然好市,是供不應求的時候,我們剛才所說,房委會亦保留現在興建居屋的能量,那它自己會做。但我覺得最好回應市場波動的方法就是透過這個貸款計劃,大家都知道,居屋建成的孕育期,剛才我說過,差不多十年,就算現在做也不能夠看到十年以後的樓市會怎樣,我們最重要就是能夠適應不能夠在私人市場堶掄妎R物業的人,甚麼方法最好幫助他們,我覺得最好的方法,最理想的方法,就是透過這貸款計劃。

記者:你強調政府不要干預市場運作,但其實你現在停建居屋及增加貸款名額,目的都是推人去私人市場買樓,其實做到的效果都是托市,為甚麼不是干預市場運作?

政務司司長:剛才我所講的是現在我們供應房屋政策本身是干擾市場的一個大動作,如果我們減建居屋,就是減少干擾市場的手段。我們的目標完全不是因為想樓價升或降,我們覺得現時接受了居屋申請,或者現時批出居屋的策略,是有使市場重疊的情況,是扭曲了市場,所以我們將扭曲分開。但我們會繼續興建居屋,但數量只會維持一個房委員本身興建這類型房屋的能量,同時能夠適合某種人的需要,但最主要來說,貸款方面對於想要受資助來自置居所的人是最好的方法。首先數量就是將來他們是沒有損失的,如果我們是延遲出售任何的居屋的話,我是會如數增加貸款名額,而貸款的數量,大家所知,剛才我講給各位聽,可以去到貸款六十六萬,是免息的貸款,攤還期間可以去到二十年;有些去到二十年,有些去到十三年,這樣他們的受惠情況,我相信比較居屋來說,客觀來看,會更有效。但這樣做法是純然利用到一個市場,就是私營的市場,就不需要我們在公營方面插手,使到市場加強扭曲,所以我做的方法是減少現在市場干擾的程度。

記者:....現在情況比較差,其實政府今日公布這個措施,對於挽救樓市的成效,這個時候會不會高估了?

政務司司長:我們不是因為樓市而作出這個措施,我說過很多次,我們是想避免現時居屋的市場和私人市場重疊,市場會做出自己的回應,我們不會因為樓市,不是因為要托市而做,或者要壓低樓價而做,我們覺得現時我們分配居屋的政策方面,是有影響到現時不需要的干擾,一定要減少這種干擾。

記者:今次停減多少是否等於另一次入市干預,剛才你說是減少市場扭曲,換言之,過去的公屋政策一直都是有問題。

政務司司長:是的。我不覺得減少扭曲就是救市,我覺得這樣才是回復一個正常的軌道。

記者:如果你覺得這個貸款的方法是這樣好,為甚麼幾年前你不做,現時才做?

政務司司長:很多事情都要成熟期,既要市場的醞釀和經過某一種經驗才能有一個最好的答案。我們覺得現時來說,現時市場內,特別私營市場內,經過金融風暴之後,整體價格下調,才能有機會進行,可以做到,提供這一個貸款的計劃。以前用貸款的計劃來說,根本不可以買得到私人樓宇,只有現在,我們發覺都可以了,因為當他們現在建築的能量和效率和房委會的效率差不多做得到,在這樣的情況,我們覺得最後的方法就不應該自己參與這個市場,應該將這個市場用貸款的方法,讓人自置居所。

記者:....單位數目減至九千,但是房委會現在建出租公屋很多錢是來自出售居屋方面所賺下來,即是說政府在日後要繼續維持出租公屋數目的話,是否會在財政上資助房委會,可以繼續維持出租公屋興建的數目?

政務司司長:房委會現時財政是相當健全的,我們現時推遲出售居屋不是說它會減少收入,只是它在周轉方面出現了不同的導向。我剛才的聲明說得很清楚,如果因為這些措施房委會發覺資金週轉出現了問題的時候,財政司司長會特別幫助他們,但我們看不到這個情況會發生。

記者:會否將房委會原有的優質地皮交予給私人發展商?....

政務司司長:我們有幾個解釋,第一,現時給了房委會正在興建居屋的地盤,或是已經打了樁、已經投了資的地盤,我們是不會收回的。這些現正興建中的地盤大約還有四萬三千五百個單位,這些房委會會繼續興建的。現在我們所說的是預留給房委會,但未曾花錢於地盤的,我們覺得應該可以收回,然後用作其他用途。但問題是,你要明白到,鄭先生所說的,是在房委會立場去看,而且問題都是可以理解的。

記者:何時停止凍結批地去興建居屋?

政務司司長:到明年六月底,這段時期,我希望與房委會完成一個檢討,之後,我們決定應該批多少地用作興建居屋用途。

記者:即時凍結或之前已凍結呢?

政務司司長:現在已開始凍結。

記者:你剛才提到的貸款方法....,為何不立即採用貸款方法,而不再出售居屋呢?或是你不想一次讓囤積的居屋推出市場,或是你想在售完貨尾單位後,就不再興建居屋呢?

政務司司長:我剛才說得很清楚,我們覺得現時的長遠房屋政策是對的。我們說的關於私營發展的土地政策是對的及靈活的,亦幫助了很多人改善居住環境,亦減少了很多臨時房屋的情況。我們現在做的是微調居屋與貸款比例上的問題,我覺得這樣做,純粹因為覺得市場有需要這樣做,更加是市場對這個貸款開始接納,而且外面的樓價已降到一個程度可以用貸款幫助普羅大眾去購自置居所。但長遠來說,我們不能夠停止這樣做,我剛才已說過,若將來樓市突然更加好,怎樣辦呢?我們當然要保留房委會有興建居屋的能力的,所以我覺得長遠來說,我們仍保留這個,不是說將來等如零,不是等如不會再做。

記者:....但這是基於樓市繼續不穩下去,....負擔能力,好像當年為何政府不依賴這個呢?就是因為當時樓價太高。其實你的背後,未來一直下去,你說看九千個單位,甚至日後會大幅減建,其實政府是在預測未來幾年樓市是否在這個現有水平繼續向下調呢?

政務司司長:我們覺得現時關於批地給私人物業發展用作住宅用途已經做得相當平穩,看得到從九九年開始,我們批地的政策,香港政府是做一個籠統的市場需求,就做了平整土地的方法,平整土地的方法是用申請的形式列出有甚麼土地可以用,發展商可以自動勾地出來買,作發展土地用途。我覺得用這個方法已經達到一個平衡市場價格,亦不能容許某一些發展商壟斷市場。在這個情況下,我相信將來物業市場會比較以往在九十年代更平穩地發展,當然市場沒有人可以完全預測得到,但現時的情況,我們較以往更加有信心市場將來的發展會比較平穩。換句話說,隨虒g濟的增長,隨茪g地的需要會繼續向上,會慢慢跟虒g濟走,軌跡會是一樣的,不會突然間離開軌跡,突然間C升價錢,或者突然間價錢會滑落。

記者:財政司司長曾提到香港應該經濟轉型,要擁抱轉變、要拋棄以地產為經濟核心。但現在這個政策是否有違背呢?同時,是否應該等樓價回落才可以令香港的競爭力增加呢?

政務司司長:樓房市場都是香港經濟的一大支柱,以前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但我們不是依賴地產市場的進帳來維持政府的收入,這就是財政司司長的意思,我相信你一定不會曲解他的意思。

記者:其實,過去居屋的角色,都是私營市場的供應不足,所以推出居屋。無疑這一段時間私營樓宇是比較多,但這一段時間停售和停止批地,出現了一個真空期。我想問究竟你們曾否做過一個客觀的評估,相信可能在未來幾年的時間,可能私營樓宇的吸納量都未必能夠找到市場吸納得到,以至你作出這樣的決定,令我們相信這個決定並不是短時間「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措施呢?

政務司司長:我見到我們的策略是短、中期的,但一定要有一個審慎的考慮。現在凍結期是十個月,並不是十年;另外,我說停止批地也是十個月,不是十年。我希望在這十個月的冷靜期,我們可以與房委會搞出一個好的方案出來,一方面批地給他們,適合他們興建居屋,另一方面,能夠讓他們有機會調整現時是資助人士自置居所的方法,是最好的方法來做,我想這才是最有意義。但在這個期間,我們是否停建呢?不是,我剛才說過現時興建中的居屋有四萬三千五百個單位,這足夠將來直至二○○五、二○○六年的使用。所以大家不用擔心我們會完全脫離居屋興建這個承諾。但最重要的是我們找到最好、適應香港經濟轉型的方法,利用這個機會造出更好的方法、更好的策略來迎合普羅大眾的需要,這是最重要的。多謝各位。

請同時參閱答問全文英文部分

二○○一年九月三日(星期一)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