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立法會:教統局局長就恢復撥款條例草案二讀辯論致辭全文(只有中文版)

**************************

  以下為教育統籌局局長羅范椒芬今日(四月四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恢復《二○○一年撥款條例草案》二讀辯論的致辭全文:

主席女士:

  就二○○一至○二財政年度的預算案,議員對教育及人力事務提出不少中肯的批評,亦有許多寶貴意見。我謹向各位議員致謝,並就議員所關注的幾個主要問題作出回應。

  開發香港的人力資源是特區政府的重點工作,我們今天所面對的困難,並非香港獨有。美國新任勞工部長在接受電視台訪問時亦直言不諱,她任內最大的挑戰是處理人力供求錯配的問題。在香港我們要長遠解決問題,必須雙管齊下,一方面推動教育改革,另一方面提倡終身學習,鼓勵及協助現職人士提升技能,以應付經濟轉型的需要。

教育改革

  在教育方面,我們把重點放在學前教育和基礎教育,資源投放亦側重於幼稚園和小學。新財政年度學前教育的經常開支增幅超過百分之三十,但由於基點低,所以佔整體教育開支的比例仍然只有百分之二。但政府已下定決心改善幼兒教育的質素,而提升幼師的專業水平是改善質素的先決條件。我們正積極尋求辦法擴大培訓學額,希望可以盡早提升幼師的學歷。但全港目前有八千多名在職幼師,他們只有中學或以下的學歷,合格幼師亦只有百分之七十,不可能一下子提升他們到大學畢業生的水平。政府將會繼續投放資源,加強培訓工作。我們對於提升幼師專業水平的迫切心情,實在不比各位議員為輕。

  隨茈悅v的學歷逐漸提升,政府正檢討幼稚園資助計劃和學費減免計劃,以確保所有適齡兒童,不論貧富,都有機會接受優質的學前教育。檢討可望於今年內完成,屆時我們會向議員匯報,並徵詢業界的意見。

職業培訓

  至於職業培訓方面,政府近年投入大量資源,為離校生、在職人士、失業人士和低技術勞工,提供各類型培訓和就業服務。在二○○一至○二年度,職業訓練局(職訓局)的經常開支撥款超過二十億元,共提供超過十二萬個學額。僱員再培訓局的經常資助為四億元,提供約十萬個培訓學額。另外,為針對個別行業技能提升需求的撥款為四億元。並且成立三億元的培訓基金,以資助中小型企業為員工提供培訓,在未來兩年,政府亦會額外撥款七千二百萬元,資助教育團體及非牟利機構開辦實務成人教育課程,以協助內地來港定居的成年人,以及早年失學的香港市民,提升學歷和技能。這些措施,在在顯示政府對培訓的重視,為照顧不同人士的需要而安排適切和具針對性的培訓。

  多位議員都關注到現時職訓局和僱員再培訓局的培訓成效,以及資源分配是否用得其所。在終身學習的年代,職前培訓、在職培訓和失業再培訓的分野,已漸漸變得模糊。我們確實有需要全面檢視現行的培訓架構,模式和分工,務求加強協作,減少重疊,令資源運用得更有成效,培訓課程更切合市場和受訓人士的需要。我們預期在年底前完成這項檢討。同時,教統局亦就職業培訓的資歷認可機制進行研究,希望學員能夠學以致用。

輸入內地專才計劃

  教育是細水長流的工作,再培訓和技能提升亦難以一蹴即就。在資訊科技帶動全球經濟轉向知識型和趨於一體化的情況下,世界各地都爭相招攬人才,以推動經濟發展。人才短缺是形勢使然,經濟環境的急速轉變,是我們始料不及的。因此,我們一方面要加強培訓本地人才,另一方面要輸入專才,以解決中短期人才不足的現實問題。

  根據《二○○五年人力推算報告》的分析,資訊科技的人力需求在二○○五年將超過九萬八千人,每年的增長率為百分之十一點八,結論與教統局去年二月完成的《資訊科技業人力與培訓需求研究》,以及職訓局資訊科技訓練發展委員會在二○○○年三月進行的《人力調查報告》的預測相同。

  至於金融服務業的人力需求,則估計在二○○五年會達到二十二萬人,每年的平均增長率為百分之三點七。其中銀行、保險及其他金融機構的人力短缺,估計至二○○五年將高達一萬六千八百人。同時,財經界人力資源諮詢委員會較早前向政府提交第一份報告書,亦指出有需要輸入優秀人才,以紓緩人才短缺的情況。

加設輸入人數的上限

  社會上普遍認同確實有需要輸入內地專才,但對計劃的執行細節則有不同的觀點。有議員提出輸入內地專才應設上限。事實上,我們一向都有從外地輸入專才,並且不設人數上限。現在只不過把輸入專才的範圍擴展至中國內地。即使內地人力市場龐大,與香港亦有地緣,但我們無須憂慮會引致大量專才湧入。因為輸入專才的其中一個先決條件,是他們必須具備對香港有價值而本地又缺乏的技能、知識或經驗,而薪酬待遇亦必須與本地市場水平相若。況且,建議的輸入專才計劃只限於兩個特定的界別,而這些專才都是全球爭相招攬的對象,相信內地專才來港工作的人數將低於預測人力短缺的總數,因此,訂立輸入專才的人數上限意義不大。如果上限訂得太低,只會作繭自縛,既減低內地專才來港的意欲,亦為香港添上保護主義的色彩。

  我們理解議員對本地專才就業情況的關注。根據就業資料顯示,資訊科技及金融服務範疇的本港大學畢業生在二○○○年分別有百分之九十九和百分之九十八點三繼續升學或就業。因此,輸入內地專才應該不會對他們的就業造成任何威脅。為了減低社會上對無限額輸入內地專才的憂慮,我們會定期向立法會匯報有關批准來港工作專才的資料,包括人數、薪酬及技能分類等。我們亦會研究制定一套適時的檢討機制,並密切留意本地專才的就業情況,確保本地專才獲得優先就業。

防止計劃被濫用

  有議員關注輸入內地專才計劃被濫用,政府會審慎考慮議員的意見,在設計執行細節時,既要防止計劃被濫用,亦要避免製造過多行政障礙,影響計劃的成效。我相信入境事務處憑茼h年來處理輸入外地專才和內地優才的豐富經驗,當可在兩者間取得合理平衡。

大學撥款

  有議員批評政府一方面輸入專才,另一方面削減大學經費是自相矛盾,亦有議員擔心大學教育的質素會因此而下降。我希望議員及大專教育界能夠從歷史角度持平地看待大學撥款的問題。由一九九○年至二○○○年的十年間,政府對大學的經常性撥款增加了百分之三百二十四。隨茪j專教育進入整固期,及社會對公營機構資源增值的訴求,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早於一九九六年,與院校達成協議,在一九九八/九九至二○○四/○五年度的六年間,共削減百分之五的撥款,而大學亦有長達六年的時間來進行流程重整和資源調配,以達致資源增值的目標。

  雖然如此,大學學額並沒有減少。第一年學士學位的數目仍然維持在每年一萬四千五百名,而研究生的學額在下三年期更會增加百分之二十。有鑑於學生的組合改變,政府亦已原則上同意盡快檢討學生單位成本的計算方法,在資源許可的情況下,考慮在未來三年追加撥款。

增加大學學位

  有議員建議在未來五年增加大學學位以應付專才短缺的問題,也有議員要求即時增加第一年學士學位的總體名額,以達到百分十八適齡人士入讀大學的比率。我必須強調,百分之十八的入讀率,只是一個規劃目標。是否擴充大學學額要視乎合資格學生的人數、大學的教學條件和人力供求的情況。現時每年提供的一萬四千五百個學額,已可滿足百分之九十五符合基本大學入學資格的香港學生。為了促進學生之間的良性競爭及維持收生的質素,一萬四千五百是一個合理的水平。事實上,除了教資會資助的院校外,其他院校如香港演藝學院及公開大學,每年提供逾千個學額,可以吸納有能力又願意繼續進修的青年。

  儘管如此,我們會密切留意社會情況和學生水平的轉變。在適當時候考慮增加第一年學士學位的名額。有議員建議增加資訊科技和金融服務業的學士學額,目前資訊科技的學士學額已佔受資助的第一年學士學位總數的百分之十三,而商業/管理/金融則約佔百分之二十五,合共百分之三十八,這已是相當大的比率。為確保大學的學術工作取得平衡發展,在整體學士學額維持不變的情況下,實在難以再增加這兩個界別的學士學額。但公開大學和其他大學的校外進修部每年提供三千多個大學程度的資訊科技培訓學額,此外,職訓局亦有為非本科的大學畢業生舉辦資訊科技入門課程,可以補充這方面的人才的需求。

  為了加強培訓資訊科技人才,資訊科技及廣播局已成立專責小組,成員包括業界及培訓機構代表,負責研究並建議實施一連串培訓措施,包括:

* 引進國際著名的資訊科技培訓機構,為本地學生提供國際認可的培訓課程;

* 邀請具規模的跨國資訊科技公司如微軟、太陽電腦等,為本港中學生提供短期的專業訓練;及

* 研究資助本地資訊科技人才往海外資訊科技培訓機構或公司受訓及實習。

政府在培訓本地資訊科技人才方面將不遺餘力,但建立新制度,開拓新領域,是需要時間籌備和醞釀,希望議員理解。

小結

  要解決專才不足的問題,我們需要做好長遠的人力策劃,並配合教育及培訓工作。這是龐大而長遠的工程。培育人才對香港的發展至為重要,我們將會悉力以赴,但歸根結底,我們必須建立終身學習的社會文化,才能適應社會和經濟環境的變化,避免「臨渴掘井」的情況再度出現。

政府外判服務工資和工作保障

  代表勞工界的議員關注到某些政府外判服務的合約未能保障承辦商的僱員得到合理的工資和工作條件。在這問題上,政府的立場是盡量避免干預勞工市埸的運作,亦無意立法規定最低工資和最高工時,但亦絕不會容忍僱主罔顧法紀,剋扣工資或縮減假期等。在不牴觸自由市埸和公平競爭的大前提下,庫務局及教統局正積極研究改善政府外判服務合約的安排。

  我們的構思是要求所有部門在考慮把低技術勞工的服務外判時,規定投標穻b標書內有關工作建議的部分,清楚列出他們準備聘請員工的數目,工資水平,工作時數等。政府部門在評審標書時,除了考慮投標價格外,還會衡量承辦商提供給僱員的工作條件是否合理和是否足以確保優質的服務水平。我們會要求有關部門訂定客觀的計分制度,適當地平衡標書質素和投標價的比重。

  我們亦會規定所有投標者在中標後,必須履行標書中的承諾,未經批准,不得擅自作出更改,否則便屬違約。為方便監察,我們會要求承辦商,除了短期替假員工外,必須與所有僱員簽訂書面合約,列明僱員的工資及其他重要的僱傭條件,例如休息日安排等,令僱員清楚知道本身的權益。

  新的安排仍會以市場作主導,而非由政府硬性規定最低工資或最高工時等。但由於計分制會把員工的安排和工作條件列入評審標書的考慮之內,而投標秅S必須履行標書的建議,我們相信新安排能為政府提供一個既靈活又有效的機制,以防止無良僱主剝削僱員。

  我們正就新安排諮詢有關部門,希望一至兩個月內可公布詳情。與此同時,勞工處和有關部門將會繼續巡查和執法,確保僱員獲得法例賦予的合理權益。

總結

  我希望今天的發言,能夠令議員釋疑。在提升教育及人才素質上,我們的目標基本上是一致的。既然在大原則和方向上能有共識,在執行細節上也可以通過溝通協商減少分歧,消除矛盾。政府在逼切需要的項目上,應該多投放資源,但必須確保資源運用得宜。

二○○一年四月四日(星期三)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