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財經事務局局長演辭

*********

  以下是財經事務局局長葉澍i今日(二月二十一日)在立法會就「負資產」的動議辯論的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主席女士,

房屋局局長剛才已就動議第一部份作出回應。我會就議案第(二)和(三)部份講政府的立場。

2. 首先我想指出,政府十分理解負資產人士,包括在座部份議員及官員,所面對的困境。我們明白,置業是很多市民一生中最重要的投資。作為業主,眼見樓價下調,所購入的物業變成負資產的感受,我們是完全理解的。

3. 剛才議員提出了很多幫助負資產業主的建議。在作出回應之前,我想指出一點,銀行的樓宇按揭政策,是銀行的商業決定。在制訂按揭政策時,銀行需要遵守金管局的監管要求,銀行作為商業機構,當然亦要顧及本身利益及向股東交代。當抵押的物業變成負資產,而借款人還款出現困難時,銀行一般都會提供寬限,盡量以協商的方式,和借款人找出一個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方案,例如透過延長還款期以減少每月供款,避免中止貸款或將之撥入呆壞賬,銀行亦不希望收回物業再拍賣,因為將物業變成銀主盤出售,銀行不但失去客戶,亦會因樓價下跌而蒙受損失。所以銀行一般「為己為人」都會盡量幫助負資產業主。

4. 當然,銀行是商業機構,他們需要考慮有關貸款涉及的風險和回報,亦需要向股東及存戶交代。金管局作為銀行的監管機構,其職責是確保銀行體系的穩健及保障銀行存戶的利益。因為銀行的穩健,和香港整體的利益,是息息相關的。所以,金管局有必要確保銀行經營措施,不會增加銀行體系面對的風險或危害存戶的利益。

5. 事實上,任何投資都有風險。買住宅樓宇有,買商業樓宇有、買股票有,買期貨有,做任何生意都有。若果要銀行放棄審慎商業原則,不計風險協助負資產業主,那麼,銀行是否都要協助投資股票和其他生意失利的人士呢?若果要金管局放棄審慎監管銀行,會對銀行體系的穩健性造成什麼影響呢?這又是否符合銀行存戶和社會大眾的整體利益呢?我們不要忘記普羅大眾都是銀行的存戶,他們的利益當然亦需要保障。負資產的問題不是香港獨有的問題,世界其他地方亦有同樣問題。據我所知,其他地方的銀行監管機構亦不會要求銀行違背商業原則去解決負資產問題。

議案第二部份:對負資產採取寬鬆的按揭政策

6. 議案及修正案就銀行對負資產人士提供寬鬆的貸款政策,提出了多項建議。我們認為,這些建議的可行性,視乎銀行各自的樓宇按揭政策,和個案本身不同的情況而定。事實上,銀行界亦已指出很多建議已經被個別銀行採納。

7. 有議員提出銀行在追補按揭貸款與樓宇市價的差額時給予寬限。其實,銀行通常最重要的考慮是借款人的還款能力。因此,如果借款人,尤其是自住業主,能夠依期每月還款,銀行通常不會要求他們追補未償還貸款和物業市值之間的差額。據金管局獲取的按揭貸款拖欠比例數字顯示,去年十二月底的數字為1.26﹪。這個數字較國際標準為低。我們希望負資產業主的困境,可隨物業市道漸趨穩定和經濟逐步復甦得到改善。

8. 有議員建議銀行採取供本不供息或供息不供本的安排。從銀行審慎監管的角度來看,如果借款人完全不還利息的話,銀行便需將該筆貸款列為次級貸款,作出撥備。至於銀行是否願意接受供息不供本的安排完全是銀行自己的商業決定。剛才李國寶議員亦指出,供息不供本的做法已經為銀行採納,當然銀行會視乎個別情況作出決定。其實如果議員的提議是希望借款人可以減少每月還款的話,最通常的做法是銀行可以和借款人商討重組債務,透過延長還款期,便可減少每期的供款額,紓緩借款人士的負擔。事實上,銀行界亦指出這種做法已非常普遍。

9. 另有建議銀行調低按揭利率。我相信大家都非常清楚,現時銀行樓按利率的競爭相當激烈。有些按揭已做到最優惠利率減2.3厘。由於銀行通常都不會要求負資產業主追補差價,因此,若果再調低按揭利息的話,銀行便會面對高風險、低回報的情況,為確保銀行的穩健性,銀行通常會視乎個別客戶情況作出考慮,考慮的因素包括負資產的數額,借款人的還款能力,及客戶跟銀行的關係等。當然,是否調低利率是銀行的商業決定,有關這個問題,議員可能有興趣聽聽昨天某報引述一位苦業主的說話:「銀行都是有人情講的,只要你肯嘗試,原來他們也會減息給我們這些苦業主。」我相信、亦希望見到多一些有人情味的銀行家。

10. 過去數天亦有人提到按揭證券公司亦應加以援手,解決負資產的問題。我想指出,香港按揭證券有限公司亦是根據審慎的商業原則運作。該公司主要在二手按揭市場活動,從銀行購入按揭貸款。和銀行一樣,按揭證券有限公司會考慮為已購入的按揭貸款作債務重組,例如延長還款期,以幫助有供款困難的業主。

議案第三部份:對 一二手樓按一視同仁

11. 至於有建議鼓勵銀行對新樓及二手樓採用相同的按揭政策,金管局認為,銀行在制訂一、二手樓按揭政策時,最重要的,是保持審慎穩健的原則,而現時銀行對這兩種物業的貸款準則,並沒有重大分別。

12. 根據金管局的每月住宅按揭統計,去年第4季以低於最優惠利率2厘批出的新貸款共10,797宗,其中2,323宗是用作購入一手物業,4,992宗用作購入二手物業,3,482宗是再融資(轉按、加按或調整現有按揭條款)。由此可見,在減息競爭下,不單是一手物業,二手物業的借貸人也可以取得相當吸引的借貸條件。

13. 當然,對於樓齡較高的物業,銀行一貫都會採取較審慎的態度。但是,如果銀行認為某個二手物業容易出售,銀行便會採取與一手物業相近的貸款準則。這是銀行在考慮過物業的風險和回報之後,作出的商業決定。

14. 剛才有議員建議為負資產物業放寬銀行七成按揭上限,金管局認為無理由放寬銀行只可承造七成樓按上限的規定,該措施屬有用的風險管理工具,不應當作影響樓市或達到房屋政策目標的工具。該措施自九一年實施至今,效果良好,尤其在金融風暴期間更發揮保障銀行的作用。此外,按揭證券公司現在已提供高至樓價九成的按揭保險計劃。所以金管局認為沒有理據支持政府放寬現時審慎的按揭指引。

15. 剛才亦有議員建議政府放寬供樓利息免稅額,減輕供樓人士交稅的負擔。其實,這並不是新的意見,過去已經有議員提出過。政府會將這個建議,和收集到的其他意見一併考慮,制訂財政收入的建議。

總結

16. 主席女士,議員剛才提出協助負資產人士很多建議,其實銀行已經採用,可見銀行的樓按政策,已經能夠彈性地處理負資產的問題,幫助業主減輕負擔,我們當然歡迎銀行繼續寬鬆處理有關負資產的貸款,但我想強調我們不應干預銀行的商業決定,不應干預自由市場運作。我相信議員亦會留意到過去幾天的輿論亦絕大部份指出政府不應扭曲市場運作,不應干預商業決定,很多社論都指出用公帑援助負資產業主並不合理,以下是一些近日社論標題:「經濟改善,負資產者自然解困」,「只有市場可以協助負資產者」,「負資產只能按市場規律解決」,事實上,這亦是其他地方處理負資產的做法,我希望各位議員同意,除了負資產人士之外,我們也要考慮銀行的穩健性和銀行存戶的利益。如果金管局不堅守審慎監管銀行的原則,影響到銀行的穩健性,最終受害的,將會是銀行的存戶和市民大眾。

17. 剛才聽到余若薇議員講今日其實這個動議她覺得沒有實質意義。剛才我亦聽到許多與銀行界有關的議員講過,他們不需政府教銀行怎樣做生意,和銀行可以做得到的亦已做了。我希望大家亦同意這看法,政府不應教銀行做生意,我相信田議員、丁議員都不希望政府教他們怎樣做生意。我在此鼓勵議員支持政府的立場,我們最好是不干預銀行的商業營運方式,不要干預自由市場運作。

18. 多謝主席女士。

二○○一年二月二十一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