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立法會:反對賭波合法化動議辯論(只有中文稿)

*****************

以下為民政事務局局長藍鴻震今日(星期三)在立法會會議上就反對賭波合法化動議辯論的致辭全文:

主席女士﹕

引言

我首先多謝楊耀忠議員提出這個動議﹐及多謝蔡素玉議員提出的修訂動議﹐以及各位議員剛才就打擊非法賭波活動和賭波合化法所提出的寶貴意見。

近日賭博成為社會其中一個熱門話題。賭波、境外賭博公司、互聯網賭博、賭場等問題﹐引起了社會各界和輿論的關注和討論。我認為在一個民主和開放的社會中﹐大家就所關注的議題進行討論﹐各抒己見﹐是一健康及正常的現象﹔各界熱烈討論﹐能充份反映社會各方面的意見﹐亦幫助政策的制定。今日的動議辯論﹐正好提供了一個適當的機會﹐讓本會議員表達對賭波合法化和賭博事務的立場。這些意見都會紀錄在案﹐作為制定政策的參考。此外﹐我亦希望藉茪竣撉瑣鷛|﹐躑z政府現時的賭博政策﹐及對非法賭波活動和賭波合法化的立場。

政策

政府的政策是不鼓勵賭博﹐但容許合法的賭博渠道存在。合法的賭博渠道主要是指由香港賽馬會舉辦的賽馬、六合彩﹐以及持牌麻雀館等。

政策制定的背景

政府是以實事求是及務實的態度制定上述政策﹐以平衡賭博人士對合法賭博渠道的需求及反對賭博人士的意見。我們明白社會上不少人視賭博為社交活動或消閒娛樂﹐另一方面社會上亦有反對賭博的聲音﹐認為賭博帶來社會及道德問題。政府將賭博活動限制在一些合法及受管制的賭博渠道內﹐正是務實地平衡兩方面的訴求及意見。

這政策的制定亦是為了打擊非法賭博活動。非法賭博活動一直存在。在七十年代以前﹐非法賭博尤為普遍﹐其中主要是外圍馬賭博及街頭的「字花」活動。這些非法賭博活動﹐不受政府監管﹐為壞分子所操控﹐帶來複雜的社會及治安問題。有見及此﹐當時政府分別於一九七三年批准香港賽馬會開設場外投注站﹐及於一九七五年根據《博彩稅條例》成立「香港獎券管理局」籌辦六合彩獎券活動﹐以便提供合法而受管制的外圍投注活動及獎券活動。這些措施推出以來﹐直接及有效地打擊了非法外圍馬賭博及字花活動﹐及很大程度上解決了非法賭博引起的社會及治安問題。這政策沿用多年﹐普遍為市民接受。

法例

根據上述政策而制定的《賭博條例》﹐訂明除了獲授權的合法賭博外﹐所有未經批准的賭博活動都是違法的。另外﹐根據《博彩稅條例》﹐香港賽馬會及香港獎券管理局分別須就賽馬及六合彩活動的收益繳納博彩稅。除博彩稅外﹐條例並規定六合彩活動收益的百份之十五須撥歸政府獎券基金。此外﹐馬會每年都捐款約十億元資助慈善團體及社會計劃。

賭波活動

賭波活動在本港是違法的。我們留意到﹐近年來非法賭波活動有漸趨普遍的跡象。例如﹐我們知道有一些非法收受賭注集團在香港以電話接受投注﹐或在一些直播足球賽事的酒吧收受賭注﹐市民亦很容易從各種途徑獲得賠率等有關投注的資料。這些非法的賭波活動﹐未經政府批准,缺乏規管;亦沒有像合法賭博機構一樣繳付博彩稅﹐影響本港稅收。政府對這情況非常關注。剛才楊耀忠議員及蔡素玉議員都提出應加強執法及公眾教育﹐以便打擊非法賭波活動。我亦想藉此機會簡述政府在這方面的工作。

執法行動

警方一直密切注意及偵查非法賭波活動。過去一年半以來﹐警方先後十五次成功搗破非法經營的賭波活動﹐行動中共拘捕了四十五人﹐及檢獲約三萬元現金及約五千三百萬元賒帳投注。特別是在去年世界杯期間﹐警方曾多次採取行動﹐成功瓦解了兩個經營賭波的犯罪集團。警方會繼續留意及偵查非法賭波活動﹐並採取果斷執法行動。

公眾教育

民政事務局一直以來都透過各種渠道呼籲市民不要參加非法賭博活動。市民向非法收受賭注者投注﹐都會觸犯《賭博條例》第八條﹐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罰款三萬元及監禁九個月。我們亦不斷提醒市民﹐參與這類非法及缺乏法例保障的賭博活動﹐可能受騙而招致金錢上的損失。

剛才我亦提過﹐合法的賭博活動如六合彩等均須繳付博彩稅﹐部份收入亦撥捐慈善用途。但非法的賭博活動經營者﹐例如經營賭波的人士﹐並無這些社會責任。如果市民從參與合法賭博轉為向這些人士投注﹐將會直接影響博彩稅及慈善撥款﹐最終受害的是市民大眾及香港的慈善團體及社會服務。

修改法例 - 海外賭博公司在港經營

我們亦留意到﹐近年來有一些海外賭博公司﹐在未經批準的情況下﹐在香港提供有關投注體育賽事(包括足球)的服務和宣傳其業務。現行的《賭博條例》並不足以對付這類活動。所以﹐我們現正著手修改《賭博條例》﹐以取締這種未經批准而有境外成份的賭博活動。我們已於十二月十三日(本週一)就有關的修改法例建議諮詢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法律草擬專員現正草擬有關條例草案﹐我們會盡快將該條例草案提交立法會審議。

賭波合法化建議

剛才很多議員都就「賭波合法化」發表了意見。事實上﹐近日賭波合法化已成為輿論的其中一個主要話題。我們留意到一方面有意見認為﹐既然不少市民對賭波活動有興趣﹐社會上又存在茷D法賭博活動﹐加強執法未必可以完全解決問題﹐因此﹐政府應務實地考慮將這活動納入正軌﹐使有關活動在受管制的情況下進行﹐亦避免金錢流入非法經營者手中﹔而且合法化又能增加政府稅收﹐資助各方面服務。另一方面﹐有不少人士及團體反對賭波合法化﹐認為這樣做會令更多人﹐特別是喜愛足球運動的年青人﹐參與賭博活動﹐帶來社會及道德問題﹐鼓勵不勞而獲的觀念﹐甚至影響足球作為一種健康的體育活動的性質。鑑於問題複雜及極具爭議性﹐我們認為任何與此有關的決策﹐都不應倉卒地下結論。剛才蔡素玉議員提出政府在考慮是否將賭波活動合法化前﹐應小心研究及考慮市民大眾意見﹐我深表認同。我亦想藉此機會對「賭波合法化」的建議作出初步回應。

開放新的賭博渠道的考慮

我們認為「賭波合法化」的建議﹐其實涉及到香港是否需要新的合法賭博渠道的問題。一如其他很多的政策課題﹐容許開設新的賭博渠道都會有正反兩方面的考慮; 所不同的﹐是賭博是一個非常富爭議性的課題﹐論者往往較難提出比較客觀及持平的意見。一般來說﹐贊成者都會集中提出它帶來的經濟利益﹐及打擊非法賭博的作用等; 反對者則會強調道德問題、以及「社會成本」等。

然而﹐我們似乎卻未有對這些「利益」和「成本」進行比較詳細及客觀的評估。例如﹐討論經濟利益時﹐我們有需要評估引入新的賭博方式﹐每年能帶來多少的稅收和慈善捐款。此外﹐我們應更深入了解現時市民參與非法賭博的情況﹐以及合法賭博渠道能在什麼程度上打擊非法賭博活動。在討論社會成本時﹐我們可能需要進行一些社會研究﹐探討新的合法賭博方式會帶來什麼社會、家庭及個人問題(例如各種罪案、家庭糾紛﹐病態賭徒的出現等)﹐這些問題會有多嚴重﹐需要多少資源去處理這些問題﹐及能否減少這些問題的出現等。在討論上述問題時﹐我們可以參考外國的有關經驗﹐以作比較﹐同時又應考慮到香港的特有情況。此外﹐市民大眾和社會各界的意願和看法﹐當然也是非常重要的考慮。這正好解釋了為什麼我在剛才指出﹐社會上廣泛討論這個題目﹐和議員在今天參與這個動議辯論﹐都是有益和有建設性的﹐有助政府制定的政策﹐反映民意﹐符合社會整體利益。

在講及政府立場及未來路向前,我想回應一下剛才幾位議員提及在除夕晚容許十八歲以下人士進入馬場的意見。當晚跑馬地馬場將舉行《龍騰燈耀慶千禧》的大型活動,是一項千禧活動,亦可以說是一生人只有一次的綜合性活動,讓男女老幼均可參與,共同見證這個歷史時刻。有見及此,政府特別准許十八歲以下人士在父母陪同下進入馬場。但我想強調這是一次技術性的豁免,政府是不容許青少年參與賭博活動,這個政策並沒有改變。而在當晚主辦機構亦會作出適當的安排,確保十八歲以下人士必須在成人陪同下才能進入馬場,而他們也必須在一個特別劃定的家庭區內活動。這家庭區內是不會有任何投注的設施。所有投注設施都會由有關職員看守,以防止兒童或青少年參與投注。至於是否帶同兒童及青少年參加這些活動,當然是由家長自己決定。

還有議員提及千禧馬票的意見,我想在此澄清一下,香港賽馬會這次舉辦的千禧馬票,事前已獲得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處根據《賭博條例》第22條發出獎券牌照。獎券牌照設立的主要目的,是為社會上非牟利機構及慈善團體提供一個合法途徑,舉辦獎券活動去籌集資金作慈善或非牟利的用途。另一方面,發牌的制度也確保獎券活動是在受管制的情況下才可進行,而不會為任何人或團體獲取私人利益,成為私人利益的工具。法例規定持牌人一定不能以現金作獎項,至於購買者亦沒有其他如年齡的限制。舉辦獎券活動的機構,可在業主同意的範圍內售賣這些獎券。香港賽馬會舉辦這次千禧馬票活動的牌照,也是根據上述原則簽發,當然馬會也需要遵照一切有關的規定。

我現在談談政府立場及未來路向。由於有關問題複雜和富爭議性﹐我想在此清楚指出﹐政府在現階段無意將賭波活動合法化。但是﹐由於社會上明顯對這個問題﹐以及其他一系列有關賭博的政策、法例和執法的問題有不同意見﹐政府會就這些事宜進行全面及詳細的研究﹐為未來路向作出建議。我們並會在適當時候﹐就這些建議進行諮詢﹐以評估市民及社會各界的意見。

結語

主席女士﹐我們了解市民和各位議員對「賭波」問題的關注。我們明白到有關非法賭波活動的執法和宣傳工作的重要性﹐亦希望市民大眾清楚這些活動的性質﹐不要參與其中。至於「賭波」應否合法化﹐我剛才已聽到議員不同的意見﹐我們會認真考慮。他們的意見將成為很重要的資料,供我們參考。我必須再次指出﹐開放新的賭博渠道涉及非常複雜的考慮﹐必須經過詳細政策研究及廣泛諮詢﹐才能作出決定。

多謝主席。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