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立法會:《公眾假期條例》第6(1)條

******************

  以下為今日(星期四)立法會會議上,教育統籌局局長王永平就動議通過根據《公眾假期條例》第6(1)條提出決議案時致辭全文:

主席:

  我謹依照議程,提出我名下的動議。

  這項決議案的目的,是增補現時在《公眾假期條例》的附表中所列的公眾假期,將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定為公眾假期。

  我們提出這項決議案,是因應香港銀行公會較早前的要求,將本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定為公眾假期,使銀行在當天毋須營業,以便在除夕子夜前完成所有年終結算工作,並預留足夠時間核實及複製客戶資料(例如年終帳戶結餘),確保有關資料在踏入二千年後依然準確齊全。

  在提出這個決議案時,我想特別指出以下三點:

(i) 第一,把今年除夕列為額外公眾假期是一項積極的預防措施。讓銀行在無需向客戶提供服務的情況下,可有更充裕的時間,有條不紊地完成所有必需的後援操作(包括客戶資料備份工作)。我要強調這項安排並不表示金融服務業在解決公元二千年電腦數位修正問題上有任何困難。事實上,本港金融服務業在這方面的工作進度理想。到目前為止,絕大部分受監管的金融機構,如銀行、財務公司、交易所會員及保險公司等,已向有關監管機構申報完成所有主要系統的修正工作,包括個別系統的測試,以及系統間的聯繫測試。香港金融業在應付電腦二千年數位問題上所作出的努力及取得的成績,廣為國際金融界認同。財經事務局已在六月十五日向各議員提交參考資料摘要,詳細匯報金融服務業為過渡二千年而進行的各項準備工作,我不打算在這埵A複述有關的資料。

(ii) 第二,我們把本年除夕定為公眾假期的目的是讓金融界可以更妥善地為過渡二千年做好所需的準備工作。我們預期大部分金融機構的僱員在當天將會如常上班,為過渡二千年作好準備。

(iii) 第三,將今年除夕定為額外公眾假期是一項一次過的特別安排,不會影響一九九九年之後的公眾假期數目,而政府的政策仍然是維持一年十七天公眾假期。

  政府提出這個建議後,有評論認為我們毋須把除夕定為公眾假期,而應該把當天定為特別的銀行假期,又或是以行政手段指令銀行在除夕日毋須營業,以減低對本港其他經濟活動所造成的影響;另一方面,亦有意見認為我們應該把本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同時定為法定假日,讓本港所有僱員皆可享有額外假期。我想就以上兩種意見分別回應。

  就特別銀行假期而言,在香港現行法例下,並沒有法定條文可讓當局指定某一天為銀行或其他行業的特別假期。換句話說,要制定這樣的假期,必須先行制定主體法例。我們認為這方案並不可行,因為當中涉及相當複雜的法律問題。第一,我們無法在短期內逐一查閱所有79條有提述「假期」一詞的條例及其附屬法例,所以不能即時確定「銀行假期」對該等法例的影響。第二,我們難以確定訂立「銀行假期」對履行現有涉及時間計算和銀行交易的合約的影響。另有其他意見,認為政府無需立法,可以行政方法指令銀行於除夕休業一天,但是這樣做在法律上將產生同樣的不明確或不清晰的地方,並可能由此而引致難以估計的訴訟事件。我們現在建議根據《公眾假期條例》將本年除夕定為公眾假期,法律效果非常明確和清堙A因為除非有關合約另有訂明,否則在時間計算方面,《釋義及通則條例》已有條文作出規定,不會引起混亂。

  另一方面,有意見認為我們應該把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定為法定假日,倡議者主要的論據包括公平對待所有行業及其員工,以及全民休假共慶千禧。

  就額外法定假日的問題,我剛才已再三強調,把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定為公眾假期的建議是一次過的安排,純粹為積極回應香港銀行公會較早前提出的要求。我們希望建議得以落實,讓銀行可為過渡到二千年作出最佳準備。有關的建議,是希望通過把本年除夕定為公眾假期,確保銀行可以在明確的法律基礎下休業一天,其用意不在於提供額外的勞工福利,亦不涉及對金融界行業的僱員特別優待的問題。事實上,我相信有很多銀行及有關機構的員工,都須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上班,以處理有關年終結算、核實和複製資料的工作。

  至於迎接千禧年的慶祝活動,我相信除夕日的慶祝活動大部分皆由傍晚開始,而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及二日均為公眾假期,故此,市民大眾將有足夠時間進行慶祝活動。

  最後,我想強調本決議案是有其迫切性的。正如我們在有關的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中指出,我們必須就假期問題早作決定,以便銀行業能盡快修改必要的系統程式,證酗帤螺f業亦須為年底到期的股票期權和期貨合約作出適當的安排。此外,早日作出決定亦有利在本地及海外進行有關香港應付千年蟲的宣傳工作,並可增強公眾的信心。

  基於以上各點,我促請議員支持本決議案,把本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定為額外的公眾假期。

  多謝主席。

一九九九年七月八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