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立法會:保安局局長就涂謹申動議發言

********************************

以下是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今日(星期三)在立法局會會議上就涂謹申議員的動議修正案的發言全文:

主席女士:

政府強烈反對涂議員的動議修正案,為削減分目103(即警隊「酬金及特別服務」)而將總目122(香港警務處)削減106,152,000元。涂議員所持的理由是希望得知多些關於「酬金及特別服務」開支的資料。

我想先申明政府對於立法會《議事規則》的一些立場,對於立法會《議事規則》涉及《基本法》若干條文應用於立法會運作時的處理方法,政府是有所保留的。在不影響政府對此事的立場下,我現在闡述反對修正案的理由。

首先,財政預算案,正如剛才李家祥議員指出,是整份編製的,並以審慎平衡各項要求或利益為目標。若為求跟進某項要求或利益而破壞這種平衡,刪除其中的一項開支,這是錯誤的做法。

我亦必須強調,「酬金及特別服務」一項開支對警方在調查及偵破罪案的工作非常重要,對維持治安方面可說是紀不可缺少。削減該項支出,將會嚴重影響警隊撲滅罪行的能力。以這樣的手法來獲取更多資料,實在是罔顧公眾利益。

事實上,警隊的成績是有目共睹的,一九九八年的整體罪案率雖然有輕微上升但仍處於偏低水平,除了一九九七年以外,一九九八年的罪案率是過往二十五年以來最低的。從過往警隊卓越的表現,及近年大力提倡的服務文化,在在顯示警隊是一支專業的執法隊伍,嚴守法治,並竭力打擊罪案,使香港繼續成為一個安居樂業的城市。

我們擁有這支這麼優秀的警隊,實在是足以自豪,但警務工作也需要市民的支持和信任,作為市民喉舌的立法會議員,應該鼓勵及建立這種信任關係,使警民關係合作無間,但可惜涂議員的修正案卻是與此點背道而馳。

涂議員堅持政府就公帑運用,須向立法會負責,這點我們是絕無異議的,事實上,公共財政條例及審計條例就此已有充份的保證。但由於「酬金及特別服務」項目下所涉及的活動是屬於機密性質的,因此就此項目而言,我們須要在問責及保密原則兩者之間取得合理平衡。

「酬金及特別服務」項目下的開支,是受到一套嚴謹的程序監管,而絕非如涂議員所言是以「黑洞」模式運作,只是為了避免影響警隊在偵破罪案方面的行動,我們未能就開支內容予以仔細披露,利用修正案來獲取此等資料實在是強人所難。

我們已一再指出「酬金及特別服務」項目下的開支,性質機密,包括賞金和「線人費」,以及購置和維修一些設備的費用。有關撥款的使用、付款金額水平及批核當局,均須嚴格依從既定程序及庫務局所頒佈的指令及授權。發放款項前,一定經由部門獲授權的指定高級人員核證。在核證開支時,指定人員必須確信該項開支是適當的,以及必須歸入性質機密而不能公開用途的酬金及服務類別。指定人員只可批核限額以內的開支。除受到一套嚴格的內部查核機制監管外,酬金及特別服務撥款每年都須經審計署署長查核。

所以,議員可以安心,該項目的支出一定是用在警隊維持治安的用途。

我們亦不能同意在新的整筆撥款計劃下,警隊的透明度會隨此下降,在十二月四日的財務委員會上,政府已明確表示在該計劃下,公帑運用的透明度及問責性不會受到損害。政府又接納了議員的意見,為試行整筆撥款計劃加入兩個額外的保障,第一,和以往一樣,在財政預算中,我們仍會提供同樣的資料,並以分目形式列出;第二,政府亦承諾向財務委員會提交季度財政報告,以分目形式列出各項實際支出及任何款項調動。

此外,涂議員在給各議員的信中,指出由於立法會較早前已批出臨時撥款,修訂並不會令警隊頓時陷入危機。這觀點並不正確。立法會在三月十日通過的「臨時撥款」決議,旨在使政府能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一日新財政年度開始至《撥款條例》通過的一段期間,有撥款繼續提供各項現有服務。在動議通過臨時撥款決議案時,庫務局局長已明確指出,當《撥款條例》獲得通過,「臨時撥款」決議發揮的效能,即由《撥款條例》所取代。換句話說,假若經修訂而通過的《撥款條例》已刪除了警務處總目下「酬金及特別服務」分目的撥款,警隊即喪失支取該筆款項的權力。這後果必大大影響警隊維持治安的正常運作,懇請議員三思。

但鑑於涂議員對此項目的關注,我們願意就該項目的監管機制為議員舉行閉門簡報會,提供較多的資料。

剛才我也留意到已有議員指出我們這項建議可能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因為如果我們只解釋這項目的監管機制,有些議員可能仍然認為是不足的,我想就此浧清幾點:

第一,剛才涂議員發言的時候,我很高興聽到他留意到其實今年我們提供的資料已經比過去幾年為多。換句話說已有進步。這進步其實亦相當之有意義。因為全世界來說,任何政府都有保護這些比較敏感資料的責任。剛才涂議員和劉慧桫陪都有提到,希望交代一下一些外國政府的做法。涂議員時時提到美國的做法,就是議員在簽了保密令之下,有監管責任和這樣的權力。其實我們就世界各地的民主國家的增加透明度和問責性的安排,作出了不少研究。以美國為例,我們發覺,美國雖然有一些監管國會的委員會的議員是有一定的權力,其實他們都是引進了相當之多的保障措施,不單只是涂議員所說的要簽保密令。當然簽保密令,亦等於他們如有涉露機密的話,要負刑責。而根據我了解,亦有其他措施,例如那個有關的國會議員要接受一些深入的品格調查。換句話來說,任何一個政府當它公開一些敏感資料時候,它一定要很詳細、很仔細、很審慎地全盤考慮需要甚麼保障措施,和用什麼形式才可提高透明度和問責性。

我亦有與最近一個訪港的民主國家的國會議員商談過。這個國會議員其實就是類似我們的立法會保安小組主席的工作,他負責監管保安、情報、國防工作的,他告訴我在他的國家來說,其實他國會所得到資料是非常之有限,基於兩個原則,是整個社會接納的。第一,就是每一個政府都有保護政府責任,這包括保護一些機密的資料;而另一個原則就是議員和大眾人士都需要有一定程度信任政府,除非有很大的不當的行為暴露出來。我們香港沒有這樣的情形,正如我剛才說過,我們警隊表良好,各位是有目共睹的。我亦可以向涂議員保證,剛才他說過的政治活動,我們的警方是沒有監視或打壓政治活動這些活動,這一筆錢亦不會這樣使用。至於將來可以怎樣增加透明度,我目前只可以講,我們將來一定會與各位議員有對話。正如剛才有議員提出,明年我們仍然會再回立法會,這不是一次過的,是一個經常性的項目,仍然面對同樣的問題,我們一定會與各位議員對話,希望共同研究長遠來說,如何提高我們這些保密工作的問責性的。

最後我想重申通過這樣的修正案,的確等於對警隊投下不信任票,不單只會大大打擊警隊的士氣,亦會打擊警隊撲滅罪行的能力,以及維持香港治安的能力,後果一定非常嚴重。剛才發言時,很多議員都已經留意到,提高透明度和通過這項撥款是兩回事。提高透明度的工作是比較長遠性和敏感性,我們需要多些時間研究,及和議員商討,但如果各位議員不通過這項撥疑,很快就會令警方在這個很重要的工作陷於癱瘓。所以我希望各位議員能以大局為重,反對涂議員的修正案,使警隊得以繼續運用「酬金及特別服務」的撥款,維持香港的治安和穩定。多謝各位!

一九九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