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局局長致辭全文(只發中文稿)

******************************

  以下是今日(星期三)資訊科技及廣播局局長鄺其志在立法會會議恢復二讀辯論一九九九至二零零零年度撥款條例草案的致辭全文:

主席女士:

  在上星期的兩天辯論中,我仔細聆聽各位議員的發言,很高興聽到不少議員談及並支持數碼港,感到十分鼓舞。財政司司長在預算案演詞中宣布政府在鋼線灣發展數碼港的意向後,無疑引起了社會人士的興趣,也令他們更清楚了解資訊科技對本港經濟發展的裨益。我特別注意到,市民大多認為香港需要建設一個數碼港。我感謝大部分議員和市民對這項計劃的支持。最令我們感到激勵的是,有很多議員在談及這項計劃時,均指出該計劃可在較闊的經濟層面上為香港帶來不少利益。這正是我們積極推行這項計劃的原因。

  雖然我們已不遺餘力闡釋何謂數碼港,但綜觀一些議員就這項計劃所發表的意見,和社會上若干界別人士的看法,我覺得我們有需要再努力去作解釋。讓我先把這項計劃的性質和目標說清楚。數碼港是一個資訊基建計劃,目標是盡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吸引頂尖的資訊科技及服務公司匯聚香港。這個計劃可發揮旗艦的作用,令香港在全球資訊科技發展的地圖上穩佔一個席位。

  雖然這項計劃獲得絕大部分市民的支持,但有些人卻質疑我們作出這項決定和發展模式的過程。我很高興有機會再次向議員詳加解釋。

配合資訊科技政策

  在逐一闡釋各議員關注的事宜之前,我想簡略重申政府的「數碼21新紀元」- 資訊科技策略,以便在討論數碼港計劃時,可以有適當的宏觀考慮。「數碼21新紀元」,是實現行政長官的目標,「使香港在資訊科技新紀元酐蚖漭」。有些人質疑這個目標,認為香港的資訊科技遠遠落後於區內其他地方。在製造某些電腦硬件方面,譬如電腦晶片、桌面個人電腦及一些電腦周邊設備,這點可能是不爭的事實。不過,資訊科技、電訊科技及多媒體製作科技迅速嶼y,加上互聯網使用的急劇增長,已帶來了全新的競爭局面。現階段競爭的焦點在於資訊的應用、服務和內容。如要在競爭中取勝,必須快捷有效地發展應用技術和服務,以提高本港各行各業的競爭能力。取勝之道亦在於提昇我們資訊內容創作的質和量,以第一時間傳送最新的資訊─包括國際性和本地的創作─以應付不斷增加和要求日益嚴格的需求。在這場競賽中,大部份人仍在起步點,但香港卻在很多方面享有優勢。我們究竟具備什麼優越條件呢?

* 我們擁有一流的電訊基建。本港的電訊基建設施在亞洲首屈一指,但我們不會固步自封。我們現正逐步開放本港的電訊市場,並改善規管制度,以鼓勵私營企業在市場作出更大投資,改革創新。

* 我們提供一個方便營商的環境。我想在這堹S別指出,資訊的自由流通及言論自由對開發應用技術和創作資訊內容十分重要。我們在這方面的優勢的確比很多亞洲其他地區的競爭對手強得多。

* 我們通曉中英兩種語文。 互聯網的資訊內容一向以英文為主。不過,隨著互聯網在全球迅速發展,愈來愈多地區的需求是以當地語言及文化為基礎的資訊。事實上,國際互聯網資訊供應商也意識到需要把資訊內容本地化,以便滿足顧客的需求。我們能夠以中英兩種語文溝通及創作資訊,在這方面極具優勢。

* 我們與中國內地的關係獨特。香港回歸祖國後,兩地的關係更形密切。我們佔有地利之便,可在傳達數碼信息方面擔當龐大中國市場的中介角色。

  為充分利用剛才所概述的優越條件,我們的策略,是「致力加強香港的資訊基建設施和服務,令香港在全球網絡相連的二十一世紀成為酐蚖漭的數碼城市」。擬建的數碼港,將會是整個策略中一項重要基建。數碼港將可提供最優良的工作及居住環境,吸引海外及香港的主要資訊科技及服務公司租用,從而匯聚一批具有共同意向和創意的高科技公司。我們的目標,是創造合適的環境,讓香港新進的資訊科技及服務公司能與頂尖的跨國公司在數碼港共處,交流意念、專業知識和經驗。把數碼港說成是物業發展項目或“地產”計劃的人士,是不明白匯聚專才效應對全球頂尖資訊科技城市或地區在發展資訊科技及服務上的重要性。他們也不了解為要確保數碼港在計劃之始便有把握達到匯聚主要資訊科技及服務公司的目標,在設計上必須切合這些公司的需要,而市場推廣策略亦必須部署得宜,才能吸引他們成為租客。如要達到上述目的,和我們合夥興建數碼港的機構必須是頂尖的私營資訊科技公司,並由這私營公司負責設計、建造和推銷數碼港。在這種合夥關係下,政府希望把融資責任和發展風險交由合夥的私營公司一力承擔。

進行直接磋商的原因

  為什麼我們選擇與一家公司直接磋商?答案是在選擇私營公司為合作夥伴時,我們希望該公司具備以下的條件:

* 該公司是一家先進的資訊科技公司,可確保數碼港的設計及支援服務符合未來租客的要求。

* 該公司將成為數碼港的主要租客,發展先進的資訊科技應用技術及服務。這樣可確保該公司不斷致力促使數碼港可以成功運作,也令到該公司在推廣這項計劃時,更容易取得其他租客的信任。

* 該公司能夠確保數碼港的發展符合政府所認可的規格,並如期竣工。

* 該公司願意承擔整項計劃的融資責任及發展風險。

  我們曾接觸一些主要資訊科技公司,但結果顯示,儘管這些公司可與政府成為合作夥伴,但他們一般都不願意承辦這樣規模龐大而且歷時經年的發展項目。我們決定直接與盈科集團商討,是基於該集團能夠符合上述所有條件。有評論關注到其他公司沒有機會競投這個項目,這點我們十分理解。不過,政府在衡量多項因素後,認為這個安排可予接受。這些因素如下:

* 數碼港的構思是由我們所選擇的合作夥伴提出;

* 這個合作夥伴能夠符合我們開列的所有條件;

* 招標工作會令計劃最少延誤一年,因為我們在準備招標時需擬定詳細的規定,包括投標者本身在資訊科技的投資、數碼港的設計、建築、共用設施、推廣計劃、融資等多方面的要求,才能評估不同的標書,但若延誤這麼長的時間,我們在資訊科技競賽中的優勢便會大受影響;

* 即使進行投標,我們仍會列出和我剛才所述相同的要求。只有符合這些要求的主要資訊科技公司才可競投:包括願意成為數碼港的主要租客;願意承擔所有成本及風險;以及願意確保計劃在最短時間內妥善完工。市場上似乎沒有其他公司完全符合這些條件。

  有些公司表示希望可以分享這項計劃可能帶來的利潤。我們願意考慮向他們出售政府在這項計劃中的股權。但是,即使認購了這些股權,他們對數碼港的設計、建造及管理也沒有決定權。這一點十分重要,因為我們不想阻延數碼港的預定竣工日期。

合適的夥伴

  第二點,我想談談盈科集團是否合資格承擔這項工作的問題。對於私營公司的信譽,無需由我答辯。不過,我獲得該公司答允,向外透露該公司計劃在未來六年投資24億港元在本港發展資訊服務業,並且由今年開始,在其香港的總部僱用大約1000人。這些投資表明了該公司決心在港發展,也有誠意促使數碼港成功。

並非物業發展項目

  第三點,我必須重申數碼港並非一項利用資訊科技為物業發展項目塗脂抹粉的項目。有些人拿擬出售的住宅部分的建築樓面面積,以及擬供資訊科技及服務公司使用的數碼港部分的相對比例作為論據,指出這項計劃主要為一個物業發展項目。這樣的比對像是拿蘋果和橙作比較一樣。由於數碼港部分提供高質素的工作及居住環境,以發展資訊科技應用及服務,故其建築樓面面積比率將遠遠低於住宅部分。事實上,數碼港部分佔該處用地約三分之二,規劃的建築樓面面積比率是“1”。住宅部分則佔該處用地約三分之一,規劃的建築樓面面積比率約為“3.8”。如要改變數碼港部分與住宅部分的建築樓面面積比例,我們只需在數碼港內多建樓宇便成。可是,這樣做就會有違我們的原意。單單茞援颽蛫麊澈媬v樓面面積,而沒有考慮原來擬定的發展目的,是有誤導之嫌。

  我也應該指出,在發展大型基建項目時,批出有關用地一部分的住宅發展權,以推動整個發展項目並不是數碼港獨有的。本港的鐵路興建工程是廣為人知的例子。鑑於數碼港是一個大型的關鍵資訊基建項目,牽涉鉅大投資和需時經年,政府同意有需要利用住宅部分的收入來協助整項計劃的融資。有別於一般地產項目,樓宇收入將首先用作發展數碼港,並扣除二億元作為發展基金用途後才可攤分利潤。

太多利潤予合作夥伴?

  至於附屬住宅發展項目是否過大這個問題,和我將回答的第四個問題息息相關,那就是政府有否給予和我們合作的私營公司一個牟取暴利的機會。換句話說,風險和利潤的比例是否合理,而這個比例又是否符合政府和本港社會的整體利益。從政府的角度來看,我們投入的資金計算額,將會是在批出住宅部分用地發展權當時的市價。政府並沒有提供土地成本補貼。由於政府希望優先發展數碼港,加上這幅土地亦有其他工程上的實質限制,所以盈科集團必須先行建設數碼港,由二零零一年年底或二零零二年年初至二零零三年分期完成。至於住宅部分,則只會在計劃發展後期竣工,亦即是在二零零三年之後才建成。因此,盈科集團必須首先動用資源來完成數碼港部分,而日後出售有關住宅單位所得的收益亦必須先行再投資在數碼港計劃(包括住宅部分的建築成本及設立發展基金),然後方可分紅。此外,即使地產市道比預期好,政府仍可在攤分利潤方面得益。同時,政府亦保留數碼港部分及這部分上所有建築物及設施的擁有權,而無需分擔任何融資或建築方面的風險。

  我這樣詳細解釋計劃的各期發展情況,原因是有不少報導,錯誤以為在計劃初期便可發展住宅部分出售,而無須顧及首先完成數碼港所需的資金投入,或把出售住宅單位所得收益再投資在數碼港的規定。憑普通常識便可知道,要符合上述兩個規定,所得的回報自然會比一般物業發展項目所得的為少。不過,我亦明白要有較詳細的資料,才可作出公允的判斷。在未來數星期,待我們和盈科集團的詳細磋商完成後,我必定會向各位議員全面匯報有關情況。

大有機會取得成功

  第五點,有人曾經質疑數碼港成功的機會,因為其他地方亦有類似的發展項目,競爭非常激烈。不過,我認為在目前的形勢上,我們仍有機會在資訊科技和服務業建立本身的地位。如我較早前已經指出,在發展資訊科技的應用、服務和資訊內容創作方面,我們確實有優勝之處。我們曾徵詢主要資訊科技公司的意見,這些公司亦指出本港資訊和電訊基建達世界一流水平,又擁有方便營商的環境,而且位置優越,是通往中國市場的門戶,加上港人又極具創意,所以本港在這幾方面確有優勝之處。當這些公司選擇在甚麼地方發展多媒體製作、資訊內容創作、電子商業以及其他同類業務時,上述因素非常重要,可以左右其決定。而數碼港正正是發揮我們在這方面長處的策略性基礎建設。

  數碼港將提供一個優越的環境和設施,讓這些資訊科技及服務公司擴展業務。這項計劃並非只為跨國企業公司而設,規模較小的公司,無論是海外還是本地公司,亦可以同樣受惠。因為數碼港設有一流的電訊和資訊基建和共用設施,例如多媒體實驗室、多媒體創作和展示設備等,以迎合不同業務的需要。市場推廣、把研究成果商品化等支援服務亦在籌劃當中。我們也會向風險投資公司推廣在數碼港設立據點,提供資金。我們的目標是製訂一套全盤計劃,協助資訊科技及服務公司踏上成功之路。

總結

  我們深信數碼港對於資訊科技及服務業,甚至整個經濟來說,是一個關鍵的基建項目。不過,我們很清楚了解單靠這項計劃,不足以推動我們邁進明日的資訊世界。許多議員也有提出同一觀點。值得特別關注的地方,是培育資訊科技方面的專才。我們現正著手推行「與時並進善用資訊科技學習」的五年策略,並已為這個五年期撥出資本成本32億元。由一九九九至二零零零年度起,我們的全年經常開支達5.7億元。

  數碼港這個重要基建項目將有助資訊科技及服務公司充分利用我們建立的有利環境,並會為整個社會帶來不少利益。本地公司將有機會在數碼港內和海外的頂尖資訊科技及服務公司共處,互相交流,從中獲益。這項計劃也為資訊科技及服務業的從業員提供更多職位。我們預期本港的專業人士,將可透過數碼港內的公司獲得過往不曾有的機會,學習嶄新的技能,發揮創新的意念。我們也相信在數碼港建立一個專業社區,將鼓勵本港年青人投身資訊科技及服務業。

  自從財政司司長在預算案演詞中宣布數碼港計劃後,世界各地多家頂尖資訊科技公司紛紛表達他們對數碼港的興趣,向我們查詢。對於我們致力向海外投資舠擰P香港的努力,這項計劃無疑起了事半功倍之效。

  關於議員對數碼港計劃的安排所提出的主要疑慮,我相信我已解釋清楚。我很懇切的希望,這些疑慮不會再轉移我們的視線,以致使我們忽略這項基建計劃在整體宏觀的經濟層面上會為香港所帶來的利益。我促請議員支持這項計劃,讓我們迅速付諸實行,令香港能在資訊科技的世界地圖上穩佔一個席位。

  多謝主席!

一九九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