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動議辯論:東南九龍發展計劃(只發中文稿)

****************

  以下為規劃環境地政局局長蕭炯柱今日(星期三)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東南九龍發展計劃」動議辯論致辭全文:

代主席先生:

  感謝陸恭蕙議員提出的動議,涂謹申和曾鈺成議員提出的修訂動議及議員們提出的意見。

  政府提出在維多利亞港進行填海工程的建議,在立法會內外都引起了辯論。這些辯論反映了社會人士對維多利亞港的關注及期望。在過去近兩小時的辯論中,議員對政府建議的「東南九龍發展計劃」,提出了廣泛的意見。有議員質疑政府規劃的方針,擔心工程可能對香港唯一及最寶貴的天然資源構成無可補救的損害。辯論中也反映了香港市民對建議的計劃可能引起的環境、交通及其他種種問題的關注。

  很明顯,議員的批評及建議,表達了他們對愛護維多利亞港的一份強烈感情。維多利亞港對香港的價值,確實不容置疑。她見證了香港在過去百多年社會及經濟發展中興衰起跌的過程。戰後初期轉口貿易是香港經濟主要命脈,維多利亞港所提供的海上交通及港口設施,正是很多香港人在經濟上的依靠。其後香港經濟轉型,工商業發達,對發展土地的需求殷切,維多利亞港港內的碼頭設施,也漸漸被商業及民居建築物取代。維多利亞港的蛻變正體現了香港那份靈活應變的精神。維多利亞港與香港成長和成就,息息相關。

  從議員的發言中,我感覺到今天我們不單是辯論東南九龍填海和發展的問題,或者是如何為將來東九龍居民提供房屋及交通等配套設施。今天的辯論,表達了議員對維多利亞港的珍惜,對保護上天恩賜給香港寶貴的天然資源的熱誠,對香港在二十一世紀發展的一些建議,和對我們如何為下一代設計我們的城市的一點理想。主席女士,政府完全認同各位對香港,對我們這個家,一切的珍惜、熱誠、理想和希望。

  在我未上任規劃環境地政局局長一職之前,已經有很多關心維多利亞港的朋友向我提起他們對維多利亞港的關注。跟議員們一樣,這些朋友對保留維多利亞港有一個共同期望。讓我引述一位朋友對維多利亞港的看法。他說︰「維多利亞港代表了香港人的精神,她是香港人的冠冕。我們現正肩負歷史上的重任,把環繞這個海港的地方發展成為一個國際超級城市。我們絕對有條件可以把維多利亞港發展得更美麗、更特出、使她能媲美世界著名的海港如雪梨的達令港及美國的三藩市灣」。

  政府在研究各項發展計劃,是否完全沒有考慮到維多利亞港對於香港的重要性呢?並非如是。早在一九八二年進行的海港填海及市區發展研究(SHRUG)的顧問研究中,已曾就這一點,提過以下的建議 - 「維多利亞港在整個市區發展中所擔當獨有的角色。‥‥‥任何發展計劃如果忽略了維多利亞港與城市發展之間的關係,便會使香港喪失了其成功之道的一個條件」。這個重要的精神和原則,在一九九一年製訂的「都會計劃」及一九九四年完成的「東南九龍發展綱領」中,政府也有詳細考慮過。而當時決定選擇發展東南九龍這個地點,最重要是為了解決一些當地的問題,包括:

-   在機場搬遷以後,如何盡量發揮這片土地的發展潛質,在滿足房屋土地需求的同時,為香港的整體社會帶來最大的利益;

-   如何藉這個發展機會,盡量加快及帶動附近舊區,如牛頭角、馬頭圍、紅磡、九龍灣等的大規模市區重建;

-   如何解決啟德明渠所帶來存在已久的環境問題;以及

-   如何改善九龍東西部之間的交通效率,特別是配合九龍西部及東部各區的發展。

    在規劃過程中,政府亦有考慮以下一些重要的規劃目標,包括:

-   如何為維港創造一條極富創意的海岸線;

-   怎樣才可在海旁的新發展區提供有生氣及多姿多彩的娛樂及飲食設施,給市民和旅遊人士享用;

-   怎樣的環境才能吸引廣大市民蒞臨海濱,盡情享用屬於他們的海港;以及

-   怎樣的城市設計才可提供多一點綠蔭,少一點石屎等等。

  其實政府部門的共同目標,就是希望東南九龍發展計劃可為香港提供一個優質的居住環境,除了房屋本身以外,市民應享有更多的活動空間及綠化環境,有完善的教育、文化及康樂配套設施。居住與工作地點之間的距離亦務求減到最短。市民固然可以繼續擁有及使用私人交通工具,但這堛熄剪暽B輸系統會比私人交通工具有更高的效率,同時亦會更舒適,更環保及更具吸引力。關於交通運輸需求設計方面,政府現在其實正朝茼U位議員今日提到有關集體運輸系統的方向進行設計。

  既然政府在設計東南九龍發展計劃的背後有這樣的理想和目標,議員及市民為甚麼會對這個計劃草圖作出這麼大的反響?這堨i能有兩個原因。第一,可能是政府在該計劃的土地運用設計過程中,未能成功帶領社會進行透切的討論及讓社會各階層感覺到他們得到充份的參與。第二,可能是政府未有清楚表達計劃的目標及其城市設計背後的理念,使市民感覺到這些目標和理想如何在「城中城」的設計藍圖上實踐。

  現在的問題是,議員和政府如何處理這課題?首先,我想說明政府的立場,政府有責任為東南九龍作出規劃,但政府絕不會盲目地實施規劃的內容,而我們現在正透過城市規劃委員會,處理收到各方面的意見、建議和反對。至於和立法會合作方面,我們不應忽釣銋篢糷銴]有很多共同的想法。我相信沒有議員會反對政府發展啟德機場現址及跑道,或者是填平啟德明渠。至於在九龍灣方面,我相信大部份議員都會支持政府發展鐵路以及新的東西及南北快速幹線。剩下來需再探討的問題大致是如何為東南九龍人口、交通、城市設計等問題作出最好的安排,在九龍灣需進行的填海工程範圍應該多大,除了建議中的「都會公園」之外,是否有更好的建議可以保存這片海面,好讓它發揮其海灣的功能?怎樣才可進一步減低建設道路所帶來的環境影響?有沒有更佳辦法去興建及處理雨水渠,和如何在東南九龍發展計劃的設計上,達到持續發展的方針等等。

  以上問題非常重要,一定要討論,一定要解決。但恐怕不能用動議辯論方式找到問題的全部答案。解決這些問題有一個方法,就是在今天的辯論之後,政府與各議員可以在一個適當的小組,例如是何承天議員主持的一個內部小組坐下來,透過耐心的討論,求同存異,共同就九龍灣的填海規模及在其上的土地運用找到一個大家都可接受的設計方向。以往我們都曾在一些大型基建項目上,如新機場的設計和財務安排,西北鐵路等等,都透過同樣的方法,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案。我有理由相信,憑茯F府與議員的共同誠意,我們可以同樣為未來的東南九龍及維多利亞港的建設找到雙方都能接受的方案。與此同時,城市設計委員會亦會依照程序,處理收到對東南九龍發展計劃的意見和反對。

  就動議文字內容而言,促請政府「撤回」這計劃,在這階段可能有點不切實際。啟德機場的龐大土地不得不發展;在東南九龍擬建的鐵路及主要交通幹線有其迫切性,不得不興建。如何找到一個各議員、社會各界人士都能接納的東南九龍發展計劃,才是我們的共同目標。我和我同事已作好準備與各位議員攜手合作,共同努力,使我們對東九龍發展的夢想成真。

一九九九年一月二十七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