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統籌局局長就「發展持續教育」議案致辭全文

**********************

  以下為今日(星期三)立法會會議上,教育統籌局局長王永平就「發展持續教育」議員議案致辭全文:

主席女士:

  首先,我很感謝譚耀宗議員提出這個有關發展持續教育的議案和各位議員發表的寶貴意見。我樂意藉此機會,詳細說明政府在推動持續教育方面的政策、近年採取的措施,以及未來的工作。

  政府在一九八六年,便認同教育統籌委員會(教統會)在第二號報告書提出發展公開及持續專業教育的三個基本目標:

第一,為中學畢業後並未繼續升學或沒有機會繼續升學的人士,或年齡較大時才有需要升學的人士,提供第二次進修機會;

第二,為完成大學教育後就業的人士提供持續教育,使他們的專業技能追上最新發展並不斷改進;

第三,為工作了好一段日子的人士提供再培訓,使他們能拓展或學習新的專業技能或技術技能,以適應科學技術、經濟和社會的轉變。

  為了發展專上程度的公開教育,政府在一九八九年成立香港公開進修學院。在政府的支持,以及校方的努力下,學院在短短九年間發展成為香港第七所大學。公開大學提供遙距課程,以靈活的教學形式,讓那些由於各種原因未能在離開學校後繼續升學的人士,獲得第二次進修的機會。公開大學現提供多個副學位,學位以至研究生課程,並已有八千多名畢業生和二萬四千多名學生。

  回應多位議員的發言,我想指出,一直以來,政府向公開大學提供不少財政上的支持:

(一) 在創校首四年,我們撥款一億八百萬元支持學院的經常開支,並額外撥款五千八百萬元作為學院的成立經費。在校方的努力下,大學在一九九三/九四年度開始財政自給。

(二) 一九九二年,政府撥款一億五千萬元,為公開大學興建永久校舍,現時位於何文田的校址也是由政府以象徵式地價批地。

(三) 政府於一九九三年撥款一億元給大學的發展儲備金,專用於發展足以自負盈虧的新學科,其中特別茩咱H中文教授的科目。

(四) 過去三年,政府亦先後撥款二千萬元,資助公開大學成立電子圖書館,以及六百萬元的研究基金。自一九九八/九九度年起,政府會退還公開大學繳付的差餉,大學每年可省回約一百三十萬元。

(五) 為了支持公開大學的發展,在成人及遙距教育方面建立卓越地位。在一九九七年,政府再次注入非經常撥款五千萬元,鼓勵公開大學開辦及改善中、英雙語成人遙距課程,為香港、內地以及海外華人社區提供更多高等教育的機會。

過去十年,公開大學的成立及發展成為一所財政自供自給的高等持續教育機構,是拓展成人及持續教育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其間政府也有一定的貢獻。

持續教育

————

  除了公開大學之外,整體的持續教育在過去多年亦有長足的發展。粗略估計,香港約有三十二萬人正接受持續教育,約佔勞動人口的十分之一,課程林林總總,大概可歸納為十大類:

(a) 教育署在四十二個中心為成人提供多個由小學至中六程度的教育課程,並撥款資助志願團體舉辦成人教育課程;

(b) 五所接受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資助的院校設有特別部門,以自負盈虧的原則,開辦持續專業教育課程。課程範圍廣泛,包括學位及專業課程,以及興趣、語言、電腦等其他多個科目;

(c) 職業訓練局提供各類教育進修課程,包括其轄下的香港管理專業發展中心開辦有關管理技術的研習班及研討會等;

(d) 僱員再培訓局透過政府不斷的注資,撥款支持多個培訓機構,分別於一百二十四個中心提供超過一百四十項培訓課程;

(e) 香港生產力促進局是另一個有開辦持續專業教育課程的法定組織。除了為個別公司開辦內部培訓課程外,亦設有晚間課程;

(f) 多個慈善教育及專業團體開辦不同課程,切合會員及不同階層人士的需要;

(g) 現時約有四百五十個非本地課程,根據《非本地高等及專業教育(規管)條例》註冊或豁免註冊,提供持續教育;

(h) 一些在港的外國機構〔例如法國文化協會,英國文化協會和歌德學院〕也有提供語文課程;

(i) 不少商業機構均有開辦不同類型的語文及商科課程;

(j) 除此之外,本港多間企業機構亦有為僱員安排內部培訓。

  以上簡略的介紹了現時由各院校,教育和其他機構所提供的持續教育進修課程。這些不同類型的課程大部分是因應需求而開辦。接受市場的考驗,是值得我們支持,另一方面,我亦同意,政府可以考慮扮演一個更積極的角色,例如協調特別是公帑資助的課程,保障進修人士的消費權益,以至訂下更長遠的策略,配合香港長遠的社會和經濟發展。順帶一提,持續教育和職業培訓有許多方面,例如語文、溝通、應變能力,以至服務態度,實在不可分割,所以把教育和人力放在一個政策局,是一個非常合理及具成本效益的安排,亦配合現時政府提倡的資源增值計劃的精神。

確保課程的質素

———————

  為確保非本地課程的質素,政府已制定《非本地高等及專業教育(規管)條例》,提供一個法律依據,規管非本地高等及專業教育團體在香港開辦課程的質素、運作和宣傳,以保障香港消費者的利益,防止一些非本地課程,在主辦機構當地未能獲得認可,但卻在香港招收學生。法例規定,所有在本港開辦而且向學員頒授非本地高等學術或專業資格的課程,必須申請註冊或獲得豁免註冊。

給予進修人士的財務優惠

———————————

  為鼓勵市民進修,政府提供多方面的財務優惠。第一,我們已於一九九四年撥款五千萬元予公開大學,用以成立學生貸款基金,從而設立學生貸款計劃,讓經濟有困難的學生能夠在公開大學進修。自計劃設立以來,已有六千四百九十名學生受惠,以年息百分之三貸款繳交學費。我們在一九九八年向這個基金額外注資五千萬元,為失業或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學生提供資助,讓他們能夠修讀或完成有關課程。我們估計,這筆額外款項可令每年受惠學生人數增加二千名。除了以上的貸款基金,我們於一九九八/九九學年開始,擴大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的範圍,包括樹仁學院及公開大學的學生,以及修讀政府資助專上課程的兼讀生。自九月底開始接受申請以來,我們共批核一千一百九十個申請,其中約四百二十個來自公開大學,申請人平均貸款額是二萬四千元,於完成課程後開始還款。除此之外,自一九九六年開始,納稅人就修讀與受僱工作有關的課程而支付的個人進修開支,可獲稅項寬減,最高可達三萬元,足以應付絕大部份兼續課程的學費開支。截至九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本財政年度稅務局共接獲十三萬宗申請,涉及款額達十三億七千萬元,平均每宗個案款額為一萬五百四十元。

資歷階梯

————

  至於譚耀宗議員提及要建立具透明度的學歷評審機制及完整資歷階梯,我們認同這個發展方向。一九九八年施政報告提到,為了建立一個明確的教育和培訓晉級體制,讓受僱人士和失業人士接受教育和培訓時,能逐步提升技術和資格,政府會就職業訓練局和僱員再培訓局的課程,訂定評核學員技術水平的客觀標準,使僱主對這些課程更有信心,並承認所頒授的資格。我們預期會在今年年底前制訂初步建議。

未來專業發展趨勢

————————

  展望未來,持續專業發展,可能有以下發展趨勢:

(a) 隨茯鴔瑑o展,將有愈來愈多的持續專業教育課程,跨越地區領域,邁向世界市場。網上課程也日漸普遍。這些發展會對課程的認可、銜接及監管產生一些深遠的影響。

(b) 在全球各地,持續專業教育均不斷增長。在一些地區持續專業教育與基本高等教育逐步匯合銜接。據我了解,「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多年來倡議的政策,是縮減傳統高等教育的「前期投資」,以及把節省下來的教育資源延伸為終生教育。在香港,政府投入的教育資源,有三分之一是放在高等教育。是否需要重新釐定持續教育與高等教育,以至其他教育範疇的關係,以及資源是否需要重新分配,將會是政府和教育界共同面對的重要課題。

(c) 現時在香港有幾十萬年逾四十歲而只有小學或初中程度或只擁有低技術的工友,對這些人生經驗十分豐富,但基本技能比較低的人士,如何更有系統地鼓勵或推動他們不斷進修,特別在現時講求不斷要求高值增及高生產力的時代,顯得愈來愈迫切。

  我會應張文光議員的要求,回應他剛才提到類似教育票據的建議。這個概念,首先由美國著名學者佛利民在許多年前提出,要求在教育方面實施,以貫徹他的自由市場和消費者自由選擇的理論。在美國,票據制度在兩方面實施過,一是第二次大戰後,美國國會通過法例,讓每一位退伍軍人拿一筆錢,完成大學課程,但不規定進入那所大學。這法例在往後多年獲得許多學者欣賞,認為無論在教育方面,在推動社會平等方面,在促進少數民族接受教育機會方面,的確起了很大作用。另外,現在美國有幾個省州,通過法例,把資助中學生的平均公帑,變為票據,讓學生自由選校。但我要指出,這類的票據制度,實際上不僅於該幾個省或州,甚至在全國已引起很多爭議,而最近有興趣知道這件事的人士,亦都會知道是會涉及憲法上的訴訟。詳細情形,由於時間關係,我將不作解釋。所以如果要考慮是否以這個方法或類似票據的理念發展香港的持續教育,首先要決定會否涉及額外資源,或者好像我剛才說,是現有資源的再分配。這樣做會觸動很多既得利益人士及機構及為整個教育界帶來革命性的影響。所以任何政府,當然包括香港特區政府,都要小心考慮,但是我個人不排除就這個概念,以及這個概念在香港的可行性。

長遠目標及策略

  無可置疑,持續教育是教育制度中不可缺少的一環。我們亦同意要為持續教育制訂長遠目標和策略。教統會現正全面檢討香港的教育制度,檢討的第一階段是希望確立中、小、幼及大專教育的總體目標。我期望教統會可在檢討的較後階段,研究並確立其他主要教育範疇的目標,包括職業教育、非正規教育、終生學習及持續教育。因此,我認為在現階段無需急於成立有關持續教育的專責委員會,實際上在教育方面我們絕對不缺少委員會。我和教統局的同事在未來一年會蒐集更多有關香港的持續教育的資料,並與其他政府部門和有關機構緊密合作,研究評核和加強保障的問題,建立一個基礎,以便為香港訂立更明確的長遠目標和策略。

結語

——

  行政長官在一九九八年施政報告中指出,隨荍畯怐漯懋|越來越以知識為本,持續教育變得更為重要。政府期望香港成為一個崇尚學習的社會,而我同意學習還可以有利個人心智的發展,做人處事的態度,職業技能的提升,甚至文娛藝術的興趣。這次辯論中各位議員提出很多有關持續教育的理念和具體的建議,亦使到我期間不斷學習及不斷修改我的發言。所以本人樂意就這個重要課題和議員及社會人士共同努力,促進香港持續教育的發展。

  多謝主席。

一九九九年一月十三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