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政府與兩間電力公司的管制計劃協議

********************

  以下是今日(星期三)在立法會會議上經濟局局長葉澍i就「政府與兩間電力公司的管制計劃協議」動議辯論的致辭全文:

主席女士:

  首先,我要多謝李華明議員今日提出的動議辯論和各位議員就今日的動議所提出寶貴的意見。

  政府與兩間電力公司的管制計劃協議(管制協議),多謝楊孝華議員提供背景資料,目的是確保那些投資電力設施的投資者,以合理價格向市民提供可靠和具效率的電力供應。這目的是符合我們的能源供應政策,鼓勵私人機構,在不需政府資助下,供應能源給市民大眾。

  政府與中電/埃克森最早的一份管制協議在1963年訂立。與港燈最早的一份在1979年訂立。協議訂明電力公司在提供電力供應服務的責任,規限股東可賺取的利潤水平,及提供政府監察電力公司有關財政、電費、技術表現等事宜。協議並沒有授予兩家電力公司任何供應電力的專營權,亦沒有包含任何反競爭的條款。事實上,任何第三者都可以參與在本港提供電力供應服務,與兩家電力公司競爭,當然要加入競爭需要巨大的投資及深思熟慮的發展策略。

  現時的管制協議有效期為15年,到2008年屆滿,期間有兩次各為期十二個月的中期檢討,我們剛完成了一個中期檢討,容我於稍後交待及在2002/03年度進行另一次的中期檢討。雙方可在這些檢討過程中提出對協議的修訂,但需獲雙方的同意。

  雖然管制協議受到一些議員的批評,我們認為以整體來說,管制協議至今仍然能夠有效地達致其目的。現時兩家電力公司的供電穩定率超過99.99%,是世界最高水平之一。自1983年至今的15年間,電費累積增幅低於同期通脹率約45%。在環保方面,兩家電力公司的表現均符合我們的法例或規例要求。此外,根據管制協議提供的機制,政府可以適當地監察兩家電力公司的運作,保障消費者的權益。例如,兩家公司須定期提交未來數年的財政計劃,包括有關的電力設施發展計劃,以及需經政府審批預測的電費水平。兩家公司每年的電費調整,亦須經我們同意。在每年電費檢討過程中,他們需要諮詢能源諮詢委員會及向經濟事務委員會解釋其電費調整的理據,接受提問。我們每年亦對兩家電力公司的財政及技術表現進行審計檢討。在一九九六年的審計檢討中,剛才議員亦提到,我們察覺到電力需求增長較預期低,從而政府主動要求中電延遲裝設龍鼓灘第七及八號機組,避免用戶承擔不必要的供電設施費用。議員在去年初曾就這事件進行辯論。以上都表明管制協議對消費者提供適當保障,而電力公司的運作及其電費的釐定亦受到有效監察。

  現時的協議由1993年開始生效,距離屆滿期仍有十年的時間,在未找出一個比現時更有效的監察機制,或在未能清楚確定我們的電力供應市場結構在未來所應該採取的發展方向或模式前,我們現時,十年之前,就即時決定將管制協議在2008年屆滿時取消,我覺得是比較早,這樣做法亦未必符合消費者的最佳利益。並不是要待2008年才去考慮是否續協議,而是由現在開始。我們應該密切留意電力市場的發展及考慮其他管制的模式,諮詢公眾。

  剛才李華明議員也談及,我們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我們需要審慎考慮一個整體性、全盤的策劃,才可決定未來的取向。

  今日要決定十年後要即時取消協議,為甚麼我們認為是早一點呢?因為我們需要時間,去弄清楚如果取消後,我們要如何做?是否需要一個更好的協議來代替,或是不需要,如何推行競爭,我們需要對上述問題作出周詳的考慮,再諮詢公眾,才可決定未來的取向。

  在過去一年堙A我們與兩家電力公司在1997/98年度中期檢討中,就市民關注的事宜及對管制協議和相關安排的修訂建議進行磋商。政府在這個檢討的目的,是確保兩家電力公司繼續向市民提供穩定的服務,及消費者的權益得到保障。我們與兩家電力公司已原則上同意對管制協議作出的修訂,我們已將整個檢討的進展情況,向經濟事務委員會匯報,並在會議上詳細討論。我們會盡快就管制協議和相關安排所商定的各項修訂細節,提交行政會議考慮,希望明年初可以落實有關安排,使消費者受益。

  我想借此機會重申,任何對管制協議條文的修訂,必須得到兩間電力公司同意,這是現時管制協議的條文,我們必須遵守合約的法律精神。

  議員在動議辯論中要求我們積極與兩家電力公司的商討,希望達成一些對管制協議作出重要修訂的協定,可為消費者帶來經濟利益及更多保障,這點不需議員提出,我們已作出跟進,在過去一年來已很積極地做,可以將成果告訴大家。我向大家談談所訂定的安排。例如,如果日後新裝設的發電機組導致出現過剩發電容量,部分機器和設備的成本將從計算股東回報的固定資產淨值中予以扣除,即這部分的開支,將不會為電力公司股東帶來回報,雖然現在可以這樣做。這個新安排對用戶提供更多保障,因為股東日後須為本身的投資承擔風險。

  至於准許回報率,在檢討過程中,我們要求電力公司考慮降低准許回報率。電力公司認為不能接受我們的建議,同時指出有關回報率的條文是管制協議內重要和基本的條文,他們是在這協議的基礎上進行和訂立重大的投資和商業合約。經過談判磋商後,兩家電力公司同意,把日後從超出現時用戶按金總額的款項所作固定資產的投資,其回報率予以降低。

  至於環保方面,港燈的管制協議已有條文訂明對環境的責任。中電/埃克森已同意在管制協議內,加入一項相似的責任條文,規定他們的經營方式,須同時顧及環境生態與社會經濟需要的平衡。這顯示電力公司確認電力供應與環境的相互作用、社會人士對環境日漸提高的期望,以及在經營與電力有關的業務時必需取得平衡。

  政府就上述中期檢討與兩家電力公司同意對管制協議將作出的修訂,長遠來說,一定有助減低用戶須承擔的供電成本,減低電費加價的壓力。

  回應議員要求我們積極爭取,剛才我已談及,我們已作跟進。剛才亦有議員希望我們施壓,但亦有議員要求我們尊重合約的精神。我告訴大家,我們亦是根據這兩個原則去做,希望盡量達致有一個健康的壓力,同時亦尊重合約的精神,而得到的結果,雖然不可以滿足所有的消費者,但基於我們的手被綑綁,因為是要雙方同意,我們要尊重合約的精神。但是無論如何,我們已積極爭取了一些改善。當然我們會繼續,不會放棄,在下次的中期檢討積極爭取。

  大家不需要擔心政府會反對競爭,或者引入競爭,這是我們主動提出的考慮一些其他的選擇,雖然這是一些較長遠的選擇,但是今時今日我們察覺世界的電力市場的發展,我們需要考慮各樣的可行性,各樣的模式,所以這個顧問報告是踏出重要的第一步。這個顧問研究亦將會於一、兩個月內完成,研究的結果會被公布,並會諮詢大家,因為這是一個重要的議題,要廣泛諮詢,聽取大家的意見。

  我亦想在此指出,兩電聯網是否可行,是否可解決所有問題,所需要的成本及對消費者帶來的利益,會否影響整體供電的可靠性,實施時可能遇到的各樣問題,如何分擔所需有關的費用,如何規劃及監察,及將來與內地聯網的可行性都需要詳細考慮,聯網當然亦不可以一夜之間實施或是解決所有供電問題,兩電聯網當然可以減低備用發電容量的需要,但長遠來說,我們仍然需要考慮如何應付未來供電需求增加的問題,因為聯網不能增加發電的能力。我希望議員同意聯網是一個很重要和十分複雜的問題,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在未作出決定前,我們要審慎考慮上述各項問題和顧問初步的研究結果,稍後要聽取各方面及大眾的意見,可能更需要作出更深入的探討。

  以技術和行政上來看,電力供應,能源效益,聯網競爭,以及監管模式是需要整體考慮,我們並不想跟李華明議員所說的「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一般,這絕不是我們的意圖,所以對這件複雜而重要的事項,我們要審慎整體地處理。電力供應行業涉及大規模的基建投資和長遠的承擔。我們必須採取這看法來考慮市場改革,因為推行任何主要的結構改變,必須要有周詳的計劃,與有關的人士進行深入討論,廣泛諮詢,亦要考慮是否需要新的監管架構及訂立新的法例,我們現正朝茬o方向考慮聯網的可行性及成本效益及是否有其他的選擇。

  在嘗試採取任何市場及監管改革步驟前,我們須要確信這些步驟會在廣義的經濟層面下,為消費者及社會整體提供長遠利益。我們現在擁有世界其中一個最可靠的電力供應系統。這系統亦是我們經濟基石之一。我們必定要確保任何的市場改革不會危及可靠及安全的電力供應,或發放錯誤的信息給有興趣的電力工業投資者,因為要開放市場,我們需要多些投資者。

  在現階段,我們亦會盡力推行用電需求管理以節省能源。這方面的工作對減低需求有一定的幫助。但若果以為推行用電需求管理可以短期內全面解決問題、應付需求增加,是不切實際,這雖有幫助,但是一個長期性的措施。我想告知李卓人議員,我們並不是由電力公司支配,我們已給予電力公司很多適當的壓力,由現在至2001年,已訂有節省發電容量的目標,兩家電力公司會短期內公布這些目標的數字和推行用電需求管理項目的詳情。

  用電需求管理並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我們必須繼續積極進行,有一個目標。注意情況,作出計劃,確保香港有足夠的發電容量,以應付未來的需求。

  剛才丁午壽議員提及工業方面的需要,是否可以在電費方面照顧工業界,我們已向中電作出反映,我理解到中電將於短期內作出提議,跟工業界磋商。

  各位亦非常關注港燈增建發電機組的建議,可否推遲?大家都知道政府目前對建議仍未有結論。我們的顧問現正深入研究港燈的有關發電設施及財政計劃建議。環保署現正審議港燈就建議擴建南丫島發電廠提交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之後,我們會將該報告提交環境諮詢委員會和能源諮詢委員會等,聽取該委員會的意見。

  我們會仔細審議電力需求的增長、透過節約能源計劃來應付部分需求的可能性,以及相關的經濟、工程和環境事宜,我們亦會將議員及市民所發表的意見,正進行中的聯網及電力行業競爭研究報告所提出的相關資料和建議,以及各個委員會的意見,提交行政會議加以考慮。

  主席女士,我覺得在能源問題上,我們需要審慎、周詳,考慮各種方案的可行性及成本效益,各種技術上的問題是否會影響電力供應的穩定性和可靠性,可達致合理價錢及環保等要求和消費者的利益,這些均是重要的考慮,我們需要一個整體的策略,不能夠在目前這一刻將自己雙手綁荂A缺乏彈性地說到2008年一定會即時取消計劃,因為我們需要有一個計劃,如何能最佳保障消費者的利益。

  至於聯網方面,剛才我說過我們已主動提出聯網作為一個選擇,所以在五月時曾主動進行了一個研究報告。同時亦指出聯網會帶出很多問題。我們並不是在今日決定是否進行聯網,我只是指出我們應該周詳、審慎地去考慮在實施聯網時會產生的問題,一定要考慮清楚是否所有問題均可解決,並可滿足我們,對消費者帶來最佳的利益,這些均是十分重要的考慮,但在今日我們並未能掌握全部的資料,而顧問研究報告只提供了初步的資料,所以在這個複雜和重要的問題上,我們需要更多的資料,進行廣泛的諮詢,作詳細的考慮。對於開放及引入競爭,我聽罷各位議員所講的,我認為大家的看法是一致的。李華明議員的動議是用心良苦,分歧只是在於取態,如何進行。問題是我們不需要在這一刻決定在2008年就取消,我們應該更加周詳地去考慮。所有議員均同意一點,就是我們所作的決定必須以消費者的利益為依歸,以供電的穩定性為大前題,這些均是十分重要。我們如何開放或競爭均是需要考慮。在引入競爭,開放市場方面大家是一致的,沒有分歧,只是做法不同而已。各位議員,政府的做法,如我剛才所說的,我們需要審慎、周詳去考慮各方的意見和各項問題,當然不會等待至2008年,當我們已掌握所有資料,認為可以作出一個整體性的決策的時候,我們會盡快向大家匯報。

  多謝各位。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