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務司司長發言全文

*********

  以下為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今早(星期一)在立法會專責委員會上發言全文:

主席:

  請容許我作一個簡單的發言,解釋一下機場發展策劃委員會(以下簡稱「機策會」)在機場核心計劃中所擔當的角色,以及政府如何作出新機場啟用日期的決定。

組織架構

  我自一九九三年十一月起擔任機策會的主席,機策會的其他成員包括財政司司長、經濟局局長、工務局局長、庫務局局長、運輸局局長及規劃環境地政局局長。作為監督機場核心計劃工程進度的高層組織,機策會對於各項在政策或資源方面有重大影響的事宜,都會作出整體的督導。機策會的職權範圍,是檢討新機場及有關工程(包括運輸基建)的一般進度,並且解決由政策局局長轉介的各項問題。機策會定期舉行會議,很多時更會邀請政府部門、機場管理局(機管局)和地鐵公司等負責工程項目的高層代表出席,向委員簡報它們轄下工程項目的進展情況及提出重要的問題,以便在會上商討解決辦法。

  機場核心計劃總值1,553億元,是香港政府歷來所進行規模最龐大和最複雜的基建計劃。除新機場外,該計劃還包括九個大型的建設項目,分別是機場鐵路(機鐵)、青嶼幹線、西區海底隧道、北大嶼山快速公路、三號幹線(葵涌段及青衣段)、西九龍快速公路、西九龍填海計劃、中區填海計劃第I期和東涌發展第I期。由於機策會須監督一項規模如此龐大的計劃,因此,實在不可能顧及過於仔細或運作層面的事宜。機場及機鐵的計劃、興建及營運,是由機管局及地鐵公司根據它們各自的法例負責。機策會自從於一九九零年二月成立以來,已舉行過189次會議,所討論過有關機場核心計劃項目的文件共達499份。

關於機場啟用日期的決定

  我想扼要地講述一下決定機場啟用日期的過程。

  新機場啟用的目標日期原定於一九九八年四月,這個日期是在中英雙方就新機場及機鐵的融資安排達成協議後,由當時的財政司於一九九五年六月公布的。不過,對於這個目標日期,各有關方面都清楚明白到,政府必須聯同機管局在較接近這個日期時,根據機場整體工程的進度,以及機鐵是否能提早通車,再次確認,並作出公布。關於機鐵方面,地鐵公司原本計劃於六月二十一日完工,不過,基於該公司過往的記錄,大家都預期,地鐵工程的進度,很可能得以提前,以配合機場在四月啟用。

  由於各有關方面需要時間作好準備,完成工程,同時並考慮到機管局在合約上有義務在機場啟用前90日,正式通知它的業務伙伴,當局需要在機場的確實啟用日期至少三個月前公布決定。

  自一九九七年五月起,機策會一直要求機管局就機場整體上能否在一九九八年四月開始運作一事提出意見。在一九九七年五月及六月,機管局估計機場的工程應可在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完成,而其他工作如裝修、電腦系統及零售業和商業運作等各方面的有關工作,亦應可在一九九八年一月/二月完成。

  機管局在一九九七年十月向機策會提交了一份更全面的報告,其中附有一份經修訂的工作進度計劃。機管局代表並就工程進度、培訓、測試,以及應急計劃等各方面,向機策會作簡介。機管局代表在報告時並指出,香港空運貨站有限公司應有能力使其貨運設施於一九九八年四月底達致百分之五十的預定貨運能力,加上另外一個經營者的貨運量,足以應付機場啟用時的貨運需求。

  在交通方面,機策會曾經考慮過機鐵提前通車的可行性,但地鐵公司在一九九七年十月清楚說明把機鐵工程的竣工日期提前至一九九八年四月有基本困難。我當時向地鐵公司保證,無論如何,政府決不會放棄確保機鐵運作安全可靠的原則。

  機管局代表在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向機策會匯報時,對機場可於一九九八年四月啟用充滿信心,該局認為機場可於一九九八年四月一日開始運作,只是,鑒於香港空運貨站有限公司的工程進展出現延誤,該局認為四月底會是一個較為適合的日期。

  對於機管局當時所持的樂觀看法,機策會成員並非完全同意。從新機場工程統籌署所作的報告中可以看到,有些工程的進展已落後於原定的進度計劃,而為系統測試、訓練和模擬運作所制訂的進度計劃亦十分緊迫。由於機鐵未能提前完成,所以機策會在同一會議上,亦有考慮有關機場於四月啟用其他可行的交通安排,機策會成員普遍認為,雖然該等安排在技術上是可行的,但始終未必及得上機鐵那麼有效率,而且在形象上亦未能與現代化的機場相稱。

  在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七日的特別會議上,機策會關注到機管局在涉及機場啟用日期的問題上,仍不斷就香港空運貨站有限公司及航班資料顯示系統的情況,作出帶有條件的承諾。我又留意到,機管局在按照它制訂的進度計劃施工時,曾遇上困難,未能在各個關鍵日期完成有關工程,我在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五日致函機管局主席,向他提出一些具體的問題,從而確定機場是否一切準備妥當。

  機管局主席於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十日給我回覆,就我提出的每一條問題作出回應,並向我保證,該局在極之全面地檢討過機場各方面的進度後,認為機場將可於四月最後一個星期中一個適當的日子啟用,並且能安全、順利和有效率地運作。

  機策會於一九九八年一月二日舉行了一次關鍵性的會議。會上,與會者曾仔細比較將機場啟用日期定於一九九八年四月或六月所構成的影響。經過全面的討論後,由於機策會對應急交通安排是否足夠感到疑慮,以及不能肯定機場各項系統和香港空運貨站有限公司是否準備妥當,所以決定押後機場的啟用日期,確保新機場在啟用首天便達到世界級水平,並且有高效率的運輸設施加以配合。

  在認定四月並非機場啟用適合的日期後,機策會決定以一九九八年七月一日為機場開幕典禮的日期,這樣機鐵便可有更多時間準備通車,而這個日期,亦可配合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一周年紀念的日子。但我們明白到在開幕典禮後仍需要一段短時間,為搬遷機場行動作出準備。

  在一九九八年一月八日的特別會議上,機策會決定新機場啟用日期定於一九九八年七月六日(星期一),以便在星期日晚上,交通比較疏落的時候進行搬遷行動,而星期一的航空交通亦不會很繁忙。其後,我向行政長官匯報機策會的討論內容,並解釋把機場啟用日期由四月押後至七月的原因,對此,行政長官表示支持,並同意應把該項決定及宣傳策略知會行政會議。行政會議於一月十三日接納機策會建議的啟用日期,政府隨即在會後公布有關決定。

  開幕典禮日期後來改為七月二日,以避免與計劃在七月一日舉行的慶祝活動有所衝突。

  政府把機場啟用日期定於一九九八年七月六日,是在小心謹慎地評估各項建造工程的進度、電腦系統及香港空運貨站有限公司等機場運作關鍵部分的準備情況,以及交通方面的安排之後所作出的。我們清楚知道外地某些新機場在ㄔ峸氶A運作上都遇到不少嚴重問題,因而引起負面的報導,所以機策會竭力避免同類問題發生。雖然政府在公布有關決定時,因機場延遲啟用而受到批評,但我們相信這是一項審慎而正確的決定。

  新機場啟用日期公布後,機策會仍繼續監察新機場啟用籌備工作的整體進展情況。為確保機場運作順利和有效率,機管局進行了五次試運作,其中兩次更同時有乘客和飛機參與。事實上,在一九九八年六月十四日進行的最後一次試運作中,參與者包括12 000名扮演旅客的人士、35家航空公司、所有停機坪飛機服務機構、4架飛機,以及機場鐵路。機管局管理層曾多次向機策會保證,該局有能力如期完成航班資料顯示系統工程。由於機策會不斷對顯示系統在機場啟用時的穩定性表示關注,我們於三月要求機管局裝設一套後備系統,並要求該局確保在使用系統方面為員工提供適當培訓。後備系統其後亦已安裝妥當,及完成測試。至於香港空運貨站有限公司方面,其高層管理人員曾表示,該公司可在新機場啟用時準備就緒,以供運作。他們從未提及有關軟件或機械系統方面的問題,而只把重點放在建造工程和臨時入伙紙的事宜上。臨時入伙紙於一九九八年七月三日發出。在交通安排方面,機鐵如期於六月二十一日通車。因此,機策會當時沒有理由相信機場不能在七月六日正式啟用。

結語

  主席,市民對於新機場起初未能順利運作的關注和失望,我亦都深有同感。我並非試圖強辯,而只是希望指出下列幾點,讓大家可以從整體的角度看待此事。

  首先,我們必須緊記,機場核心計劃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大型的基建發展計劃,其規模非常龐大,而各項工程亦十分複雜,不論在本港或海外任何地方,均無可比擬。把赤P角這個偏遠島嶼建成世界級的機場,並以高效率的運輸網絡和新市鎮作為配套項目,實在是一項艱巨的任務。面對這項挑戰,政府動員了本地及海外的人才,並成立了機策會,以便就有關機場核心計劃的重大事宜,進行整體的督導工作。在機場核心計劃的高峰期,參與這項計劃的人數超過三萬四千人,挖泥船佔全球同類船隻總數的百分之七十五,而所用的填海物料容量更高達每日四十萬立方米。機策會於一九九零年成立時,赤P角只是一個偏遠的島嶼,出入只能靠並無定期班次的街渡或直升機,在短短八年內,這個島嶼已成為全球最先進的機場之一,由市中心乘坐機鐵或從陸路前往新機場,分別只需23分鐘和40分鐘。此外,機場島的面積差不多相等於整個九龍半島,上面的客運大樓則是世界上最龐大的建築物,而機場本身,亦是一個每天共有四萬五千人上班工作的地點。由十個龐大工程項目所組成的機場核心計劃,已為我們提供了合共1 669公頃可供發展的土地、長達34公里的公路、第三條過海隧道,以及一個在初期可容納二萬名居民的新市鎮。除新機場外,其餘九個項目均已順利在預算費用之內,按照原定進度計劃完成啟用。

  第二,七月五日至六日徹夜進行的機場遷移行動,也是一項規模龐大的工作。要把機場由啟德遷往赤P角,是需要政府、機場管理局及其業務夥伴協力進行的。遷移行動經多個月的仔細規劃和悉心編排,配合準確的行動,並在各有關方面的合作和支持下進行。整項行動為期三個月,機場啟用前夕是最關鍵的時刻,當晚有超過三千三百個搬運項目經海、陸、空三路遷移。最值得注意的是,在所有參與人員的全力投入,以及市民的了解和支持下,夜間搬運得以在全無事故的情況下順利完成。結果,在一九九八年七月六日破曉之前,所有須調動的飛機及機場運作所必需的設備都已全部順利遷往新機場。

  第三,雖然機場啟用初期曾發生過一些問題,但各有關方面均已竭力解決所遇到的困難。經過各方面的努力,機場的服務水平不斷提升,在投入運作的第二個星期,服務水平已達到可接受的程度。在投入運作的第二個月月底,機場的服務水平已經可以媲美啟德機場,有些服務甚至已超越啟德的水平。事實上,愈來愈多市民對新機場所提供的服務給予好評。此外,嶺南學院最近所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在接受訪問的機場使用者當中,有85.6%表示對機場的服務感到滿意。

  第四,機場的旅客及貨物流量在初ㄔ峸匢鷁M受阻,但在航空保安及空中交通安全方面,卻絕對符合國際標準。

  機策會充分理解到,新機場對香港的經濟非常重要,並對本港作為一個重要的國際及地區民航、貿易及金融中心的聲譽,影響深遠,因此,在決定新機場的啟用日期時,機策會採取了小心謹慎的做法。雖然機管局保證四月底是一個切實可行的啟用日期,但機策會認為,如將新機場啟用日期定於七月,當可減輕各方面的壓力,讓他們有更充裕的時間作好準備,令機場得以順利啟用。

  政府一直期望新機場在啟用當天會有效率地運作,可惜,事與願違。我們會與專責委員會全力合作,找出問題的原因。機策會所有討論內容均已記錄在案,有關文件亦已提交專責委員會。

  我想作這樣的總結:政府向來的目標,是為香港市民興建一個既安全,又有效率的一流國際機場,並在機場一切準備妥當後開始運作。我們當時相信機場在七月六日的確可順利投入服務,但如果在此之前有絲毫跡象顯示機場在啟用當日未能應付旅客或貨物方面的流量,政府一定會毫不猶疑地把機場的啟用日期押後。

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一日(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