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一九九八年酒店住宿(雜項條文)條例草案

***********************

  以下是署理民政事務局局長盧鎰輝今日(星期三)在立法會動議二讀《一九九八年酒店住宿(雜項條文)條例草案》致辭全文:

主席:

  我謹動議二讀《一九九八年酒店住宿(雜項條文)條例草案》。

  條例草案的最主要目的,是修訂《酒店東主條例》和《酒店房租稅條例》中“酒店”的定義;及《旅館業條例》中“旅館”的定義,以清楚界定這些定義的涵蓋範圍。

  目前上述三條法例對“酒店”及“旅館”所界定的定義,使到一些為某些限定類別人士(例如:只招待某一國藉人士或某一些旅行社的顧客)提供住宿的處所,可不受管制而經營。一九九六年高等法院的一宗判決,亦限制了條例的適用範圍。在該案件中,法庭裁定招待預先訂房的顧客的酒店,並不在條例的管制範圍之內。這項判決造成了一些漏洞,使到一些處所可聲稱他們只是租出房間予預先訂房的顧客(例如:電話預訂)而得免受到法例監管。為使《旅館業條例》的發牌制度能繼續適用於所有酒店,以確保其安全受到監管,以及使到所有酒店遵守《酒店房租稅條例》繳納酒店房租稅,上述的法律漏洞必須加以堵塞,否則會嚴重影鉈w房收入。

  草案第2、4及5條,建議修訂《酒店東主條例》和《酒店房租稅條例》中“酒店”的定義,以及《旅館業條例》中“旅館”的定義,以解決上述的缺點。

  草案亦建議對《旅館業條例》作出一些技術性修訂,以改善發牌制度的運作。草案第6及第7條修訂條例使牌照事務處可發出為期最多三年的牌照,以免除目前的每年續牌的手續。我們打算按個別情況而考慮發出三年期的牌照。原則上,只有那些具有良好紀錄,證明一向履行消防及樓宇安全規定,而且不會濫用這項手續的酒店,才會獲發給三年期的牌照。

  草案第8及9條,建議容許根據條例第19及20條發出的通知,以張貼於有關旅館當眼處的方式送達,而毋須寫明收件人的姓名。現時,牌照事務處可根據條例第19條,以專人送遞或掛號郵遞方式向旅館負責人送達通知,指示有關負責人必須進行某些補救工程,以及告知該負責人當局打算根據條例第20條向區域法院申請封閉令。如果牌照事務處不清楚旅館負責人的下落或身分,則在送達上述通知方面便會有困難。如果發出的通知得以用張貼在旅館當眼處的方式送達,而毋須寫明收件人的姓名,則對條例的執行工作會有幫助。

  草案第9條建議同時修訂條例第20條,以容許任何獲民政事務局局長書面授權的人士,在封閉令有效期間進入旅館進行糾正工程;而草案第10條規定獲授權人士進入該等處所不屬違法。這些修訂可改善條例中不足之處,因為處所一旦被下令封閉,則工作人員即使為了進行糾正工程亦不能再進入其內。如果不能進行糾正工程,便無法改善處所的安全,而旅館亦不能重新開業。

  草案第11條建議延長條例下各項罪項的檢控時限。根據《裁判官條例》第26條的規定,倘某一罪項(例如:違反牌照條件)是在牌照事務處發出傳票前超過六個月觸犯的話,牌照事務處會因時限關係而無法提出檢控。這情況有欠理想,因為有些罪項可能是在牌照事務處人員在牌照續期時剛視察有關樓宇後才觸犯的。在此情況下,有關罪項便不會即時被發現。因此,很多罪項可能會因時限關係而得以免被檢控。草案第11條建議在條例內增添一項新條文,以訂明提出檢控的時限,是由觸犯有關罪項後計算的六個月內,或由牌照事務處發現或獲悉有關罪項後計算的六個月內,兩者以日期較後者為準。

  主席,條例草案可改善三條法例中的定義,以確保所有旅館的消防及樓宇安全,在《旅館業條例》的發牌制度下,繼續受到監管;同時亦確保所有酒店繳納酒店房租稅。草案亦會改善《旅館業條例》下發牌制度的日常運作。我謹此推薦本條例草案。

  多謝主席。

一九九八年九月十六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