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司司長演辭

*******

  以下為財政司司長曾蔭權今日(星期二)出席亞太經合組織商務諮詢委員會電子貿易研討會的演辭全文:

各位先生、女士:

  歡迎各位出席這個研討會。今天能夠與各位共聚一堂,實在感到非常高興。儘管近期亞太區受到很多困擾,以及發生了有些論者所指稱的「亞洲金融風暴」,亞太經合組織商務諮詢委員會仍加緊進行其極具意義的工作,令我深受鼓舞。我們都知道,亞洲的經濟體系會從現時的逆境復原,而在任何情況下都能保持穩健的經濟體系,例如香港,更會最快復原。你們鍥而不捨在亞太經合組織商務諮詢委員會進行研究,必定可就明天的商業世界所面對的最切身問題,為那些屬於這個組織的亞洲經濟體系提供適當意見,使他們在日後再次振興,而且比以前更為強大。

  我很高興為這個研討會主持開幕的另一個原因,是與「電子貿易」這個主題有關的。我們不時都會掃視四方,搜尋重要的事物,就像裝了雷達一樣。我們可能會發現一些未成形而日後的發展也未可知的新事物,但憑直覺可以感到其重要性而加以注意。對我來說,電子貿易正是這樣的一項發現。我並非電子貿易的專家,可以講的不多,在這個專家雲集的研討會中,相信我能提供的意見很少。我雖然只是略知一二,但我確實察覺到,電子貿易的發展潛能足以令營商模式和社會運作形式產生巨大的變化,其影響力很可能會極為震撼,不過,我相信只要控制得宜,應不會造成嚴重衝擊。

  有關電子貿易市場增長的預測數字,肯定大得令人瞠目結舌。正如《商業周刊》(Business Week)最近報導,國際數據公司

(International Data Corp.)預料,美國的網上銷售額將由現時每年約四十億美元激增至二零零二年的二千億美元。至於亞洲(不包括日本),該公司則估計網上貿易額在三年內會由一點六億美元急升至一百六十億美元。對於這類龐大的預測數字,任何當財政司司長的人,都不能不重視。

  我相信,電子貿易對香港的利害關係特別大。長久以來,香港都是一個貿易社會,而善於經商貿易也是我們天賦的特質。服務業佔了本地生產總值的百分之八十四以上,顯示香港越來越倚重高增值行業,而這趨勢已不可改變。因此,如果我們要保持在亞太區的領導地位,把握電子貿易這類新科技所帶來的機會,是很自然的發展,也是必定要踏出的一步。

  大家可別以為踏出這一步輕而易舉,即使對香港來說,這也是不容易的。香港的特殊商業環境,是我們在制訂促進電子貿易的政策前必須考慮的因素。現在就讓我跟大家談談我對這點的一些看法。香港的工商業單位有九成屬於中小型企業。中小型企業就是在製造業中僱用少於一百人,或在服務業中僱用少於五十人的公司。這些公司規模很小,很多都是家庭式經營,而且富有進取精神。香港的這類企業為數眾多,約有三十萬家。這個情況與歐美國家,甚至亞洲許多鄰近地區都迥然不同。

  根據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最近一次調查的結果,有百分之八十二的受訪者表示,在他們的作業中使用電腦。不過,裝有電腦的中小型企業的僱員人數,平均為二十七人;至於沒有安裝電腦的中小型企業,其僱員人數則平均約為十一人。這情況顯示最小型的企業在這方面落後的程度。遺憾的是,在使用電腦的中小型企業中,只有約兩成表示安裝了局部區域網絡。同樣使人憂慮的是,只有百分之二十三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利用電子郵件與外間通訊,其餘百分之七十七則從未使用電子郵件。在這種特殊情況下,我們面對的挑戰,顯然就是要將這些使用數字大幅提高,但我可以肯定,我們必會成功。

  亞太經合組織商務諮詢委員會在這方面有一個任務,就是協助各地政府認識電子貿易,了解其運作,以及切實釐訂我們為妥善處理採用電子貿易的問題而須採取的措施。看過放在各位面前的擬議研討大綱後,我知道你們所提出的幾個很基本的問題,就是我和我的同僚現正面對的:

電子貿易是甚麼?

我們想從中得到甚麼?

我們在電子貿易方面正進行甚麼工作?

我們在這方面想些甚麼?

  這些都不是明知故問或無聊的問題。我本人就很想從你們那媕繸o問題的答案。我尤其想知道的是,有甚麼明確而具體的例子說明在推廣及促進電子貿易方面,特別是在香港有這麼多中小型企業的環境中,政府可以做及應該做的工作。不過,大家不應期望政府會承擔一切工作;我們必須適當地釐訂政府與商界所擔當的角色,至於兩者之間的界線如何劃分,相信各位在今天的研討會中會加以研究。

  電子貿易這類新事物出現後,政府往往要準備作出反應。官僚機構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可作出恰當回應,甚至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適當地更改、修訂和精簡法例及行政程序,以促進這些新事物的發展。香港清楚知道,現時全球的資金流動速度極高,那些反應過慢的政府定會喪失競爭優勢。我們不希望香港在這場競爭中落後,因此現正採取積極措施,協助香港發展為一個資訊經濟體系。

  去年十月,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在他上任後第一份施政報告中,對香港在這個資訊時代中的路向作了一個前瞻。他所提出的幾項措施已在推行中。本月初,我們重新劃定在政府內部制訂有關政策的責任,並成立資訊科技及廣播局,把電訊、資訊科技和廣播這三方面以往由不同政策局分擔的事務,撥歸一位政策局局長管理。

  我們把這些職責歸在一起,就能夠利用這三方面匯聚起來所產生的增效作用;另一方面,我們或許也能夠以較周全的方法去處理整個經濟體系的資訊基建設施問題。因此,我們會研究以下各項:

香港的資訊基建設施

資訊基建設施的應用

維持資訊基建設施有效運作所需的支援設備

  我們認為,香港的資訊基礎設施運作良好。我們開放電訊市場及引入競爭的政策,現在已見到效益。香港電訊最近提早交還其對外服務專營牌照,具有重大意義,這表示香港電訊業的各個環節,不久就會出現競爭性供應的情況。

  不過,我們承認在應用層面可以做多些工夫。全球首個商營視象自選服務已在港面世,而我們預期資訊科技在其他範疇的應用也有很大的潛力。這些範疇包括教育服務、醫療保健、社會福利,當然少不了商貿發展,因而也引起我們對電子貿易的興趣。

  我們也預料須在提供適當的支援服務方面要做很多工作。這些服務的範圍很廣,由維持一支能切合資訊經濟體系的需要而且訓練有素的工作隊伍,以至技術標準、保安系統、核證機構及保障私隱和知識產權等事宜,都包括在內。事實上,由於涵蓋的範圍很大,稍一大意,便可能會忽略了一些重要事宜,或把處理這些事宜的緩急先後倒置,以致工作受妨礙。因此,各位就政府在這方面應做的工作,以及進行這些工作的先後次序提出的意見,對我們的決策工作必定很有幫助。

  最後,我得在總結以上各點時,要求大家在討論電子貿易的問題時,持守正確的觀點。在過去多個世紀,人類對很多創新事物皆能適應自如,而這些創新事物在當時都可與那些沿用已久的辦事方式抗衡。各位只要想一想最初使用電報、電話、汽車、民航服務、貨櫃運輸、紙幣或以支票代替現金付款等的情況,就可以明白這點。在所有這些情況中,我們都需要修訂原有的法例或訂立新法例,而市民亦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對這些創新事物建立信心。

  電子貿易的使用同樣會遇到各種障礙,以致不能迅速普及,不過,這些情況有很多都不是政府所能控制的。電子貿易面對的重大障礙,包括建立一個足夠大的用戶基礎、在電訊網絡及用戶設備上作出所需的投資、消除市民的疑慮,以及讓他們覺得並非祇有在紙上的紀錄、合約和書面簽署才是可以信靠的。

  因此,電子貿易最先會在行業與行業之間的貿易廣泛採用,是不足為奇的。畢竟在這些有共同利益的團體,即閉鎖體系中,由於各企業單位能迅速建立信任,因此可以很容易確定交易的條件和合約責任;倘企業單位希望成為直線綜合式、不斷推陳出新的製造行業,例如汽車或電腦業的供應者,便必須先消除心理障礙。值得注意的是,行業與行業之間的電子貿易應用已有長足進展,無需政府積極介入。

  把電子貿易的應用範圍擴大至這些閉鎖體系以外的大眾市場,會有其他問題出現。一方面一般市民須加入使用者行列,另一方面也很可能需要政府更積極介入,即使原因只是政府利用電子貿易為市民提供更有效的服務,從中獲得很多利益。不過,一般市民相信不會像商界般迅速或樂意地使用電子貿易,也不像商界般以「損益盈虧」為茞朝I,因而較難接受改變。支票戶口、信用咭甚至流動電話這類新事物在大眾市場出現,都要相當長的時間,而且要一般市民花很多工夫學習,才能普及。即使在香港這個先進的經濟體系,互聯網的普及使用現仍處於萌芽階段,不能為更大有可為的電子貿易大眾市場提供支援。基於這點,我認為,在電子貿易引進後的發展,是一個漸變而非劇變的過程。電子貿易進入大眾市場的條件,在未來幾年會漸趨成熟,其間各國政府將可趁這個難得的機會去處理有關推動及促進電子貿易發展的問題,因為這就是他們的責任所在。同時,商界會進行試驗,以得知甚麼東西適用或不適用於這個新媒介。作了這個樂觀的預測後,我謹祝亞太經合組織商務諮詢委員會的電子貿易研討會成績美滿。

一九九八年四月二十八日(星期二)